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經典小說《浣紗劍》一葉知秋上官英杰全文免費閱讀

經典小說《浣紗劍》一葉知秋上官英杰全文免費閱讀

時間:2020-03-31 07:02:14編輯:笑藍

浣紗劍

推薦指數:10分

《浣紗劍》在線閱讀全文

小說主人公是一葉知秋上官英杰的名稱叫《浣紗劍》,是作者阿鮑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仙俠風格的小說,小說文筆極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雪山下的積雪還沒有融化,但是我卻已緩步走在了那初出嫩芽的青綠上,緩步行走在整個江湖之上,在那最高的山巔,持劍而立,等待著你的歸來……

《浣紗劍》 第4章 免費試讀

玄武聽了,頓時就沖了出去。不一會,眾人便押進來了一個人,之間此人衣服夜行衣之裝扮。

玄武摘去黑衣人之面罩,上官英杰打量著眼前之此來歷不明之黑衣人問道:“吾當一位何人呢,原來亦不過是一只發了情之野貓而已?!?/p>

身穿夜行衣之人罵道:“汝此個閹人,一個大內之太監,居然亦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汝還有臉不?”

賀蘭納怒道:“小子,汝別多管閑事,到時候得汝為何死汝都不知道?!?/p>

身穿夜行衣之人反口大罵道:“有種之就盡管放馬過來,老子不怕汝等此群閹人?!?/p>

賀蘭納更急了伸手就要打卻被玄武給攔住了。玄武看著身穿夜行衣之人問道:“請問閣下高姓大名?!?/p>

身穿夜行衣之人問道:“好曰,本人做不更名,站不改姓,沈九天!”

玄武聽了后突然一楞結結巴巴之曰道:“汝……汝……汝便是江湖中之九天歸一之沈九天?”

沈九天曰道:“玄武汝別跟吾套近乎,像汝此樣助紂為虐之人不配和吾曰話!”此一通話曰之玄武滿面通紅。

賀蘭納道:“玄武,別理他,先把他關進天牢,日后再處理!”

突然一個紙團打在了上官英杰之臉上,只見上官英杰之臉上頓時青了一塊。上官英杰大怒一聲將紙團拆開:“賀蘭納汝領人趕快去看看?!?/p>

賀蘭納接過紙條一看,臉頓時刷白了:“不好,快跟吾去看看,快!”

賀蘭納之表情搞之玄武莫明其妙向上官英杰問道:“為何了,出什么事了?”

只見上官英杰哭喪著臉曰道:“寶貝,吾等之寶貝得人給偷走嘍!”

玄武一拍腦袋頓時曰道:“遭了,吾等上當了?!?/p>

上官英杰頓時站起身來,對站在一旁之四名士兵曰道:“汝等四個給吾好好之看住此個姓沈之,其他之人跟吾去看看?!?/p>

一到地庫就知道事情不妙了,幾名守衛之士兵都被點了穴道。玄武替他們解開穴道,賀蘭納\"哈”了一聲,曰道:“完了,沒了,寶貝真之沒了,看來真之被人給偷了?!鄙瞎儆⒔苈犃撕蟊阋黄ü勺诹说厣?。

玄武問道:“看清了何人嗎?”

賀蘭納頓時像掉了魂似之曰道:“根本不知道何人,看來之確是個高手?!?/p>

玄武道:“汝等先扶上官大人總管回去,其他之人再給吾到處仔細之搜搜?!?/p>

玄武來到客廳,只見客廳里之一切變了樣,心亦頓時懸到了嗓子眼上,客廳內變得黑暗無聲。玄武點明燈,只見看守沈九天之被人點了穴道直直之站在了那里,而沈九天亦沒了蹤影,只見地上落著一根被砍斷了之繩子,玄武給他們四人解開穴道,問道:“看清楚了何人給汝等點了穴了嗎?”

一個士兵低著頭默默之曰道:“吾等只見燈先滅了,之后就一個飛快之身影閃了過來,吾等就動不了了?!?/p>

上官英杰歸來了被眾人扶坐在椅子上,他問玄武:“玄武,汝曰曰看,到底何人干之?能不能查出來?”

此時此刻玄武之腦袋中亦在想此人到底何人呢?但是他始終便是想不到。此時,賀蘭納似乎好像發現了什么,他展開那張皺巴巴之紙條曰道:“總管大人,您看看此地有一處留言?!?/p>

上官英杰氣急敗壞地曰道:“上面寫著什么?念,快給吾念!”

賀蘭納沒有念,將紙條遞給了上官英杰曰道:“最好還是您自己看吧!”

上官英杰接過紙條,此一看差點沒把鼻子氣歪了,只見紙條上面此樣寫著一句話:頓時解除婚約,否則就將汝之寶貝拿出去飼狗,好自為之。

賀蘭納問玄武:“玄武,黑白兩道汝都很熟,汝看看能否查出何人干之?會不會是九叔呢?”

玄武木訥之搖了搖頭曰道:“九叔之為人吾很了解,他是不會此么做之,亦沒理由。不過汝此一曰倒是提醒了吾,為今之計沈九天便是一條唯一有價值之線索,只要能夠找到沈九天,就能找到那個人?!?/p>

上官英杰恍然大悟之拍手曰道:“對,好主意,趕快派人汝查查那個姓沈之下落,死要見尸,活要見人。順便亦查查他和那個小婦人到底有什么關系?!?/p>

玄武補充道:“此件事只能暗中查探,千萬不能打草驚蛇,亦不要跟他們交手,只要查到他們之下落,吾自有辦***對付?!?/p>

天剛剛明,賀蘭納歸來了,他把查得之情況告知了玄武,并且查之很細,上官英杰問玄武:“下一步該為何辦?”玄武道:“吾馬上回驛館帶齊人馬到沈九天之必經之路上去埋伏,逼他曰出他之同伙,得他交出此個人?!彼娚瞎儆⒔茳c點頭,又補充道,“沈九天和此人到底是否有關系,目前還不能肯定。曰不定他們之目之只有一個,便是想阻止汝和那個小婦人結婚,眼前他們之目之達不到恐怕是不會善干擺休之?!鄙瞎儆⒔芎萘撕菪牡?“那就以他們之要求,和那小婦人解除婚約!”

一葉知秋此面亦準備起程,店小二從后院牽出兩匹馬,一只馬備之是皮革馬鞍,而另一只則只是用粗糙之木材打制出來之而已,店小二牽著兩匹馬走到一葉知秋之面前曰道:“客官,您看,此兩匹馬真好,皮膚黝黑,肌肉發達,跑起來賊有勁。此不過此匹馬之皮革馬鞍沒有了,吾只能找一個木制之代替了?!钡晷《钢瞧ツ局岂R鞍之馬。

一葉知秋此個氣啊,狠狠之瞪了店小二一眼心里曰道:“此要是騎起來不把人屁股給摃裂開花才怪呢”

沈九天道:“哎!湊候著用吧,世上沒有如此多十全十美之東西?!?/p>

一葉知秋感慨之曰道:“亦只能此樣了,希望不在在半路中把吾摔下來。?!?/p>

沈九天道:“別埋怨之了,趕快上路吧?!?/p>

一葉知秋上了那匹馬,只覺得自己之屁股下面十分之難受。只能盡量得自己之屁股懸空起來不與那堅硬之木鞍保持一定之距離。。

沈九天和一葉知秋他們走出了大概三十多里之路,發現前面有一片小樹林,樹林之中間豎著兩顆蒼天大樹,看那兩顆大樹與其它之樹相比就知道此兩棵樹已有上百年之歷史了。而此兩棵蒼天大樹之中間便是他們之必經之路。青龍、玄武、朱雀、白虎等四人早已在兩旁等著了。.沈九天遲疑了一下,一葉知秋曰道:“沈大俠,汝不是他們之對手,看來吾等還是繞道而行吧?!币娨蝗~知秋話曰之話如此詆毀自己,沈九天勒緊馬韁曰道:“笑話,吾沈九天怕過何人?吾等就從此地過?!币蝗~知秋心想:哎!等著看好戲吧。

玄武跳下馬,走到沈九天之面前一抱拳道:“沈兄,別來無恙,吾等又見面了,如今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您沈兄可否幫到?”

沈九天道:“是什么事?”沈九天心里似乎知道玄武要曰什么。

玄武道:“吾想昨天晚上之事沈兄應該不會不記得了吧,寶貝丟了,不知道那晚和沈兄在一起之人何人?只要您能夠把他叫出來?!?/p>

沈九天道:“昨天吾沒和任何人在一起,而臥沈某人在江湖上亦是獨來獨往,根本不需要和任何人在一起,此吾想汝等應該是知道之吧?”

玄武道:“那何人砍斷汝之絕索,把汝放走之呀?”

沈九天道:“此事吾亦很迷惑,只見那人像一陣風一樣從汝身邊吹過,吾之繩索就斷了,究竟是什么人吾根本就沒看清楚?!?/p>

玄武道:“既然沈兄不肯曰,那就勞煩沈兄再跟吾等去一趟將軍府,解釋清楚?!?/p>

沈九天道:“那看來沒有別之路可以選擇了嗎?此得要看汝問問老夫手中之此口寶刀答不答應?”曰罷,沈九天拔出隨身佩戴之那口寶刀跳下馬準備應戰。

青龍亦隨即跳下馬,明出手中之寶劍,曰了聲請賜教,一出手便是六劍劍花。玄武使著一口獅頭開山大刀,專攻沈九天上三路,不愧是兄弟,青龍和玄武之一刀一劍真是神出鬼沒,把整個沈九天都籠罩在刀光劍影之中。

經過五十多個之回合,沈九天焉能應付,但是再過五十個回合,沈九天漸漸地就露出了敗跡,青龍抓住了沈九天一個破綻,那劍直奔沈九天之肋下,沈九天此時卻被刀劍弄得不知所措,自己之肋下正中了此一劍。

一葉知秋手一抖,一顆石子正好打在青龍之右臂筋骨上,就連手中之寶劍顯些落地,青龍回頭一看站在馬后邊之只有一葉知秋,他完全不相信一葉知秋會有如此內力雄厚之功夫。一葉知秋心虛,一抬腿上了身后邊之那顆蒼天大樹,青龍轉過身來走到樹下,沖樹上之一葉知秋一笑并且手一揮曰道:“放狼鷹”只見那鷹似乎懂得靈性一般,隨著青龍之手沖向了天空。那只狼鷹盤旋了了幾圈之后,便向躲在樹上之一葉知秋俯沖而下。一葉知秋等那鷹離自己不大遠順手發出了一顆瑪瑙石,正中那狼鷹之翅膀,只見那狼鷹痛叫一聲便拖著受傷之趐膀停在了另一顆樹枝上。青龍沖身后之白虎和朱雀以及幾名錦衣衛兵揮手曰道道:“白虎、朱雀汝等帶著其他人去幫玄武,此個交給吾?!?/p>

朱雀和白虎還沒上陣,沈九天和玄武兩人便打個平手,待白虎和朱雀等人一上,沈九天之勢力又陷入了被動,慢慢之變處在了下手,一葉知秋見此個時候不出手是真不行了,雖曰玄武招招留意刀下留情,可白虎和朱雀等人卻都是要命之玩,招招緊逼,一葉知秋一踏樹枝,借著樹枝之彈力飛到了朱雀和白虎等人之面前,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蜻蜓點水,白虎和朱雀等人手中之刀幾乎同時落地。白虎和朱雀等人渾身發麻,已經知道自己被點了穴。站在一旁之白眉眼神很犀利,看之很清楚。白眉一揮手喊道:“大家都別打了,寶貝在那個臭小子之手里?!?/p>

一葉知秋此時便從懷里掏出一個精致之小竹筒曰道:“汝等想要之寶貝之確在吾此地,將軍府亦是吾闖進去之,貓亦是吾放之,東西亦是吾偷之,紙條亦是吾留之,沈九天亦是吾放之,汝等奈何吾?”

玄武一見那精致之竹筒心里全明白了,原來沈九天亦只是此小子之一個誘餌。玄武上前一步,來到一葉知秋之面前曰道:“此位小兄弟,在下跟您下跪懇請您交出寶貝?!?/p>

玄武沒有跪下來,一葉知秋用刀鞘頂住了玄武之膝蓋,一葉知秋從不用手去扶人,此是他師父教他之。

一葉知秋把那裝有竹筒之寶貝扔給了玄武之后問道:“是否有按吾紙條上面曰之所做?”

玄武接住了那只竹筒回答道:“人已經放了,多謝小兄弟,今天早晨沈九天不是把他們一家都送到九叔家里去了嗎?”

最氣之是沈九天,堂堂之一位遼沈大哥居然得一位年輕氣盛之少年給耍了,此要是傳出去可如何在江湖中抬頭啊。不過此事亦不能怪一葉知秋,要怪亦只能怪沈九天已老技不如人而已。

青龍走了過來打趣地看著一葉知秋曰道:“真是深藏不漏看走眼了,沒想到吾堂堂之青龍竟然栽在此位英俊之少年手中,吾早該知道以九叔身份他是絕對不會給一位無名小輩駕車趕馬之?!?/p>

玄武從腰帶中掏出一張銀票曰道:“此地是五百兩銀票,不成敬意,希望小兄弟手下?!?/p>

一葉知秋搖搖頭曰道:“免了,某人缺錢還不至于缺到此種地步?!?/p>

玄武道:“此就當是吾等一點意思,感謝汝之酬金而已?!?/p>

一葉知秋大笑曰道:“哈哈哈…………….酬金?吾還是第一次聽曰過上人家里拿人家之東西還給酬金?酬金吾就不要了,吾只不過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己。吾看汝此匹馬不錯,汝就把它送給吾吧?!?/p>

玄武一狠心曰道:“成,只要小兄弟有意,那吾就將此馬贈與小兄弟?!?/p>

浣紗劍

浣紗劍

作者:阿鮑類型:仙俠狀態:已完結

雪山下的積雪還沒有融化,但是我卻已緩步走在了那初出嫩芽的青綠上,緩步行走在整個江湖之上,在那最高的山巔,持劍而立,等待著你的歸來...

小說詳情
平码平肖论坛 期货配资 江苏快三下载官方网站 刘伯温四肖中特资料 上证指数官网 吉林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股票大额配资 辽宁35选7开奖查询 万达商城娱乐登录平台 凤凰彩票app幸运赛车 吉林十一选五最新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