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問骨2:骨惑在線免費閱讀 (大周葛程)小說無彈窗廣告

問骨2:骨惑在線免費閱讀 (大周葛程)小說無彈窗廣告

時間:2019-12-30 12:35:02編輯:冰楓

《問骨2:骨惑》主人公叫大周葛程,是佚名編寫的靈異小說,目前正在快看連載。全文講述了《問骨2:骨惑》以主人公“我”(一位作家)和法醫大周的經歷為背景,以實錄的方式講述故事,力圖用*科學的尸骨鑒證方法,把一段段關于白骨的真相展現在讀者面前。全書由一個個短篇故事組成。

《問骨2:骨惑》 第二章銀色子彈 免費試讀

1

人生自古誰無死,只不過死的時間我們無法確定,就連人的生命怎樣結束也沒個準兒。比如說生命好像是鐘表里不斷磨蝕的石英,又或是宛如一支逐漸熄滅的蠟燭,這就是自然死亡的貼切形象,這里說的自然是指生命緩慢的消逝。

但是死亡有時也具有一些異于常態的節奏,一些生命戛然而止,那是一種極快的節奏,讓人很難反應。雪崩、雷擊、車禍造成的喪命叫做事故;斧劈、刀砍、槍擊、毒藥等導致的死亡謂之謀殺;除此之外還有***,這三類死亡的節奏是非自然性的。

無論是上述哪一類非自然死亡,都必然有兇手存在,事故和***都不例外!有兇手就得捉拿歸案,即使事故沒有原因,倘若死因不消除,死亡的威脅必然還會危及他人性命。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法醫正是為了追尋死亡的真相而存在的職業。但是,死亡往往被圈套,錯覺,還有惡意籠罩著,這就需要法醫的睿智和精明。

還好,大周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總能夠有條不紊地撥開所有的迷霧,找出最后的真相。但即便是這樣,法醫還是有很無奈的時候。

2011年5月27日,我市體育中心附近舉行了一場大型的馬戲表演。據說這個馬戲團要在我市逗留一個月,所以我很興奮地約上了大周和葛程來觀看表演。

大周帶上面色冰冷的葛程坐在我的旁邊,雖然有些不自然,但是我的注意力還是很快被精彩的節目抓住了,沒工夫去理會葛程的冷淡。

空中飛人表演完了,觀眾們報以了熱烈的掌聲,而葛程卻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

下個節目即將開始,舞臺工作人員此時正在忙著將舞臺的背景布置成蒙紙的白墻,把一張漆得錚亮的小桌子置于電燈前。我能清楚地看到那張桌子上擺著兩支左輪手槍和一支槍管很長的手槍。

報幕員此時站在了臺子中央,說道:“下一個節目是一個驚天絕技,有請神槍手羅杰!”觀眾此時已經開始議論紛紛,據說很多觀眾不是為了來看獅子大象,也不是來看空中飛人的,而是就奔著羅杰的表演來的。

羅杰在小樂隊演奏的輕快插曲的伴奏下,緩緩走入了臺中央,對觀眾做了一個單手彎腰的禮節后,便站在了臺中央。他是個極富魅力的老男人,更是這個馬戲團的副團長,他精湛的特技在全國都聞名。而他多年的搭檔,也就是他的妻子王辛葉女士,也就是這個馬戲團的團長,也和他一同走上臺,對觀眾行了禮,場內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熱烈掌聲。就連大周此時也隨著大家的興奮勁拍了兩下手,不過葛程仍舊沒有反應,眼睛死死盯著舞臺。

王辛葉站到了白色的墻幕前,然后對羅杰微笑著點了點頭,示意可以開槍了。羅杰神速地從桌子上抓起兩把手槍,這個舉動使得全場頓時鴉雀無聲,緊接著羅杰左右開弓,連續扣動了扳機,噠噠噠噠噠噠,僅幾秒鐘的時間,左輪槍彈槽里的子彈就被他打空了。

槍響結束后,只見王辛葉緩緩挪動著身體,把白幕亮了出來,原來在白幕有上十二個彈孔清晰地勾勒出了她美妙的身材,觀眾頓時掌聲雷動。

少頃,全場又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知道,剛才并不是這個表演的***。

王辛葉從一個助手手中接過了一個擱著三支蠟燭的三柄金屬燭臺,她把這燭臺慢慢舉過頭頂,定在了自己的頭上,燭臺晃晃蕩蕩,半天才被固定好。四周的光線突然暗了下來,這幾支蠟燭像是在舔舐著黑暗一樣。羅杰拿起了小桌上的那支長筒手槍,我還以為他將射擊王辛葉頭頂上的蠟燭,因為那樣已經足夠驚險了,但是很快我就知道,我想錯了。

羅杰竟然背對著王辛葉站立,要借助擺在他面前的一面鏡子瞄準目標。射擊即將開始,羅杰拿著長筒手槍筆直地站立著,他看著鏡子,將手槍的槍筒搭在了自己的右肩上。我終于知道羅杰要干什么了,但是他要怎樣逆向射滅閃爍的燭光呢?我的心中有著這樣的疑問。

槍響了,第一發子彈準確命中了目標,最左邊的蠟燭熄滅了。又一聲槍響,第二支蠟燭也熄滅了,現在只剩下最后一支蠟燭了。觀眾中有的嘖嘖稱贊,有的高聲吶喊:神了!神了!

羅杰似乎沒有受到觀眾們熱情的影響,仍然異常鎮靜地站在那里,準備射出最后一發子彈。

意外就在這時發生了,第三聲槍響后,蠟燭只是閃動了一下,并沒有熄滅,隨之而來的卻是一聲女子可怕的慘叫聲,這聲音響徹了整個場館。我永遠也無法忘不掉那一刻發生的事情,燭臺從王辛葉的頭上倒下來,摔在地上,燭光也跟著熄滅了,臺上只有微弱的燈光,依稀可辨人的影像。

我看到王辛葉慢慢倒下了,隨后羅杰跪在他的妻子面前,不管怎樣用力都沒能把她扶起來。而此時,樂隊本來高昂而熱烈的節奏也中止了,臺上臺下的人在這一刻都不知所措。

“作家,出事了!”全場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大周,他快步撥開觀眾,跳入了場地中央,直奔事發地點,而我也跟著跑了過去,沒有想到的是這次葛程沒有袖手旁觀,也跟著我們跑了過來。

“對不起,請讓開一點,我是醫生!”大周用有力而堅定地聲音對還在一直搖晃王辛葉的羅杰說道。

“她怎么了?還能恢復過來嗎?”羅杰的聲音里帶有著顫音!

大周沒有說話,先查看了王辛葉的傷情,發現她的左眼上有一個撕裂的無規則的入射傷口,子彈已經射入大腦,由于燈光昏暗,大家并不知道,此時舞臺上已經滿地血泊。子彈貫穿了王辛葉的頭骨,使其腦漿迸裂。大周抬起頭,沖我搖了搖頭,我知道王辛葉不可能得救了!

此時,葛程卻在一邊死死地盯著被羅杰扔在地上的那把長筒手槍,口中喃喃說道:“柯爾特手槍,很少見的品牌??!”

工作人員和演員們此刻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圍圈,把我們五個人圍在其中,而觀眾們已經開始躁動起來。

在警方趕來前,舞臺上的一切被原封不動的保留著。大約過了十五分鐘,警方便趕到了,為首的仍然是副大隊長。

“周法醫,你發現的尸體?你都快變成毛利小五郎了!”副大隊長一臉郁悶,看了看大周,又看了看旁邊的我,那表情像是在責怪我為什么又出現在兇案現場一樣。

大周點了點頭,“我希望你們盡快把現場的照片拍下來,這很重要?!?/p>

副大隊長點了點頭,安排刑偵人員立即展開工作。

大周走到我和葛程面前,問道:“作家,你怎么看?”

“怎么看也不像是事故,怕是謀殺!”我聳了聳肩膀說道。

葛程在一旁冷笑了一聲,指了指地上的手槍說道:“作家,你還是先不要臆斷了,這個案子的重點是這個特技表演到底是怎么實施的!”

2

在隨后的審訊中,我的想法被進一步認證了,羅杰確實有殺妻子的動機,不只一個人聽到過最近他和妻子之間時常爆發出爭吵,但是為什么爭吵,卻說法各異。有的馬戲團成員說,是因為王辛葉把錢握得太緊,羅杰甚至拿不到一分零用錢;還有的人說是羅杰和另一個女助手發生了婚外情;也有人說是因為馬戲團的經營出現了問題,入不敷出,兩個人心煩所致。

副大隊長似乎已經把這起案件定性成為了偽裝成事故的謀殺案,他在現場的詢問帶有著很明顯的傾向性。

“我沒有殺我妻子!”羅杰聽出了副大隊長口氣中的懷疑,所以提高了嗓門。

“可是王女士確實是你打死的!”副大隊長的語氣越來越強硬。

羅杰滿頭是汗,因為當時的情境真的是百口莫辯,他猶豫了半天,才開口:“我真的不理解事情是怎樣發生的,非常不理解!因為這個表演只是個魔術而已,我從來沒有使用過真正的子彈?!?/p>

“你的意思是,子彈并非是從你的槍里射出來的嘍?”

羅杰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不是!絕對不是!”

當時,我和大周就在審訊室的隔壁,大周聽完這話后,笑了笑。

副大隊長哼了一聲:“羅先生,你最好老實點,之前發現尸體的那個醫生,是個法醫,他當天就用硝煙試紙對你表演時候所穿的那件衣服進行了檢查,他發現了硝煙反應,也就是說你開槍的時候,槍里確實有子彈?!?/p>

我很奇怪:“大周,什么是硝煙反應?”

大周的語氣依舊不緊不慢:“所謂硝煙反應,是指子彈的觸及部彈殼中的火藥隨著子彈一起噴出而形成的,火藥殘留物會一直留在射擊人的衣物上。一般用硝煙反應試紙就能測試出這個人是否開過槍,原理也很簡單,用比硝更活潑的金屬化合物取代硝產生顏色的變化,只要試紙的顏色一發生變化,就代表著這個人曾經觸發過手槍的扳機?!?/p>

“原來如此!”

大周指了指眼前的玻璃,那是一面我們能看到那邊,那邊卻看不到我們的玻璃,玻璃那頭的羅杰這會正在咆哮!

“我實話跟你說吧!這根本不是什么特技,而是魔術!魔術你懂嗎?就是騙人的?!?/p>

“魔術?我倒愿聞其詳?!备贝箨犻L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

羅杰還是有些猶豫,魔術揭秘,就如同砸了魔術師的飯碗一樣,不到迫不得已是不可能說出口的,但眼下事關人命和自己的清白,他也只能吐露出這個節目的機關:“我使用的根本不是真的子彈,而是假子彈,這種子彈的彈頭是用蠟混合物制成的,那東西一出膛就已經融化了,根本不會傷人?!?/p>

“那觀眾們看到的彈孔是怎么回事?”

“那不是彈孔,而是蠟彈碰到白幕后留下的黑色印跡,所以說,我是不可能***的!”羅杰一臉無辜地看著副大隊長。

“對不起,羅先生,我們隨后可能對你的房間進行搜查,您也暫時不能離開本市?!?/p>

“隨你的便!”羅杰的語氣強硬了起來。

大周嘆了一口氣說道:“他說的是實話,所有的鑒定結果,跟他說的是一致的。不過,還需要有一點需要確認!”

“什么?”

“跟我來吧,作家!”

“去哪?”

“回法醫研究所!”

3

大周要驗證的事情是,那顆殺害王辛葉的子彈,到底是不是從那支柯爾特手槍中射出的?

大周先在實驗室中將那支柯爾特手槍拿了起來,左右看了看。

“葛程好像認識這種手槍,叫什么來著?”我突然想起葛程那天一下子就叫出了槍的名字。

“柯爾特!是美國西部牛仔當年槍戰時常用的槍?!?/p>

“這種槍的槍管好長!”

“手槍這種東西不同于步槍,由于槍管很短,子彈出膛的初速度就很小,所以子彈飛行路線的穩定性不高,這種槍正是想加大子彈出膛的初速度而這么設計的,出膛的子彈比起一般的手槍更穩定,威力也更大?!贝笾苷f著,將一張濾紙卷成紙筒插入槍管內,然后將實驗臺上的一小瓶試劑倒入了一個試管內,開始加水稀釋。

我抓了抓腮幫子,問道:“你這是在干什么?”

“這叫手槍的印模實驗,可以用來判定子彈是不是就是從這支柯爾特手槍中射出的?!?/p>

“什么是印模實驗?”

大周一笑,道:“就是對槍管里的殘留物進行提取的過程。我現在要倒入含量百分之十的氨水,等氨水全部浸濕濾紙后,再將其取出,槍管內的射擊殘留物就被提取到濾紙上了。然后再提取子彈里的殘留物進行比對,可以證明子彈是不是從這支槍的槍膛里射出來的?!?/p>

“聽起來蠻復雜的!”

“嗯,確實不容易,不過美國現在已經有了簡潔的方法?!?/p>

“什么?”

“一種很先進的儀器,只要測試子彈上的劃痕就可以了,簡單的說就是每一顆子彈在射出時都會和膛線產生摩擦,而形成特定的劃痕,就像人的指紋一樣,每一支槍射出的子彈劃痕都有各自的特點。根據這種歸納原理,在美國只要拿著那支槍朝著一臺特定的機器開一槍,再用電腦進行比對測試就可以了。不過我們的科技還達不到這種程度,我們只有繼續用這種土辦法?!贝笾艿恼Z氣非常沮喪。

“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土辦法只要能準確推斷出結果,不放過兇手就可以了?!?/p>

大周笑了笑,說道:“話是這么說,但是先進的科技對法醫鑒定上的幫助還是很大的,我們需要更多更先進的技術,應用到刑事犯罪的調查中才好?!?/p>

當天下午鑒定結果就出來了,射入王辛葉頭部的子彈,被確定就是從羅杰的槍里射出的。警方也隨后在羅杰的彈藥箱里發現了兩種不同的子彈,一種是羅杰所說的蠟丸彈,而另一種是實彈,和打死王辛葉的子彈型號相同,這證明羅杰有重大殺人嫌疑。

羅杰隨后承認,在他的工具箱里,確實有實彈,那是他平常做射擊練習用的子彈,也就是射擊運動員用的專業子彈,這些子彈都是經過國家安全局備案登記過的,每一發的使用都有著記錄。

副大隊長查閱了安全局的檔案,發現確實如此。但是,殺死王辛葉的子彈就是出自這支彈藥箱中,也就是說有人故意更換了兩種子彈。

除了羅杰之外,還有誰能這么做呢?

我突然想到了那幾個傳言。有人說,羅杰和一個女助手發生過婚外情,這件事到底有沒有發生過呢?

副大隊長隨后仔細調查了這件事。羅杰也承認了這件事,說自己確實和一個叫劉小萍的助手很要好,但絕不是妻子想象的那種關系,妻子吃醋后,劉小萍也知趣的辭去了馬戲團的工作,現在正在北京的一家酒吧里表演魔術。劉小萍確實有不在場證明,很多人都在案發當晚看到了劉小萍的現場表演。

現在唯一具有作案動機和條件的人,就只有羅杰了。在案件研討會上,副大隊長提出準備向檢察院申請,正式逮捕羅杰。

“能不能再等一等?”大周此時又攔住了副大隊長的話。

“周法醫,你還有何高見?”副大隊長有些不耐煩。

“能不能給我和作家一點時間,我們想去見一次羅杰,問他一些問題?!贝笾芎苌賲⑴c案件的問詢,我倒是有這個意愿,不過我的身份卻不允許我這么做。

副大隊長有些猶豫,最后還是同意了:“現在羅杰還是自由身,你們的問話,不算在正常的司法程序中,請你們抓緊時間吧!”

大周點了點頭。

問詢在當天下午展開,是在馬戲團的后臺,由我提問。問題很簡單:“請問,在上臺時,王辛葉女士有沒有什么反常之處?”

羅杰沉思良久,終于說道:“我不知道她那個猝然的動作是不是和這個案件有關系?!?/p>

我往前探了一下身子:“無論有沒有關系,請先說來聽聽?!?/p>

“我在打第三槍前,她突然動了一下,我當時小聲喊她要站穩,因為魔術這種事情,馬虎不得的!一點點失誤都會造成魔術失敗或者給演員造成生命危險。不過我發誓,我在打她第三槍的時候,她又動了一下,說實話,我一直認為,我打中她,是因為她在射擊時突然站了起來?!?/p>

“開玩笑!我們也一直在觀看著節目,當時王女士一直就這么站著的,怎么還會站了起來?而且我們也沒有聽到你的聲音??!”我看了看旁邊的大周,想獲得他的同意,但是大周卻陷入了沉思。

“那種聲音很微弱,只有舞臺附近的人才能聽到,否則不就穿幫了嗎,那是演員間的一種默契,在演員的臺步或者站位出現問題時一些特有的提示,觀眾是不可能聽到的。我說的當時她站了起來,是指她突然踮起了腳尖?!绷_杰的眼神已經陷入了絕望,他恐怕已經知道了自己被列為頭號嫌疑人的事。

我把這個情況反映給了副大隊長。后臺中的幾個馴獸師,表示確實聽到了羅杰讓王辛葉站穩的話。

聽到這件事后,大周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兇手果然不是羅杰!”

我問道:“那是誰?”

“作家,你要跟我再回一趟法醫研究所,做一次實驗?!?/p>

4

大周將從王辛葉頭部取出的子彈,放在一個強光聚集的儀器中,把儀器的探頭伸了進去,隨后他就坐在電腦前仔細地分辨著什么。

“大周,這又是什么秘密武器???”

“光譜分析儀!”

“這是干什么用的???”

“用來測量這顆子彈上的微量金屬元素的,現在看來在這顆子彈上有黃銅的痕跡?!?/p>

“黃銅?”

“你還記得嗎?王辛葉頭上頂著的那個燭臺,就是黃銅的!我對這個案件一直都有懷疑,是因為子彈的入射角度。解剖尸體時,我就認為子彈入射角度過大,入射傷口比平常所見要寬且不規則,子彈的形變也和之前我遇到過的案件有很大的不同,不過之前我沒敢妄下結論?,F在我知道了,彈頭應該是在飛行的原有方向上遇到了障礙,從而碰擊障礙物后跳彈,才擊中了王辛葉的前額,故而撕開了一條大口子?!贝笾苡钟帽硶恼Z氣說出了自己的分析。

“你的意思是說,子彈是碰到了燭臺,跳飛后又射入了王辛葉的頭顱,那燭臺上應該會有碰撞后的痕跡才對啊?!?/p>

大周點了點頭:“我檢查過了,燭臺上確實有反射的痕跡,而且有很多,這可能是之前羅杰在練習這個魔術時留下的,我一直沒有往這個方面去想,直到聽到了羅杰剛才那番話?!?/p>

我松了一口氣:“看來,羅杰不是蓄意要謀殺王辛葉的,像羅杰這樣的射擊高手,如果真的要殺她,那他就直接瞄準她的前額就行了,用不著弄這個不可控制的反彈路線來殺人??磥磉@是一起意外,羅杰只是過失殺人!”

大周的表情變得嚴峻起來,說道:“作家,真的是這樣嗎?你想過還有別的可能性沒?比如,王辛葉為什么要突然踮起腳來?”

聽到大周的話,我突然感到了一絲涼意,拍了拍自己的腦門,說道:“王辛葉是一名訓練有素的女演員,她不可能不知道在表演的過程中稍微一動就會有危險,況且之前羅杰已經提醒過了她一回。難道是……王辛葉是***,子彈是她偷換的!”我越想越可怕!

大周沒說話,已經開始收拾他的實驗臺了。

這起看似事故的案件后來又被警方懷疑是謀殺,但刑警和法醫最終認為神秘的死亡純屬被害人王辛葉的***行為,這樣的戲劇性結局讓很多人感到了意外。

后來,王辛葉***的動機也被確認了,是為了陷害羅杰,當然理由并非是羅杰搞什么婚外情,而是羅杰打算解散這個馬戲團。

原來,很多民間的馬戲藝人,開始將國家級的馬戲團承包,到全國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巡演。在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馬戲紅極一時,王辛葉的父親就是當時綽號“獅虎王”的著名馴獸師王元。

這個馬戲團在最紅火的時候,曾經養過17只老虎,6頭獅子,還有猴子、灰熊等很多動物,是全國最大的民營馬戲團之一。羅杰進入這個馬戲團的時候,正好二十出頭,當時還是個名頭并不怎么響的魔術師,不過他常常銳意創新,總是能創造出驚險而富有新意的魔術來,漸漸成為了這個馬戲團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同時也贏得了王辛葉的芳心。

羅杰和王辛葉結婚后,馬戲團在這對夫妻的經營下更加紅火了,這令王元很高興??傻搅诵率兰o后,馬戲團的生意卻急轉直下。

馬戲本就是個燒錢的行業,單就一只獅子,一天的牛肉攝入量就要十公斤,隨著物價的飛漲,馬戲團的運營成本大大的增加了。而近些年來,國家政策不再支持這個行業,將動物放歸民營團體的動物監管部門,卻不再下發任何的補助,很多大城市由于動物保護主義者的阻礙,馬戲團難以進入,再加上馬戲團的節目表演單調,內容乏味,還保持著幾十年前的老套路,觀眾流失十分嚴重。

很多馬戲團已經到了破產的邊緣,王元在這樣的環境下,憂郁成疾,最后被診斷為癌癥。彌留之際,他把女兒叫到身邊,讓她無論多難都要把馬戲團堅持下去,因為這是王家幾代人的信仰,也是王家唯一可以立足于世的資本。王辛葉含淚答應了父親的要求。

王元病逝后,羅杰夫婦苦苦支撐馬戲團,好在羅杰的魔術當時已經在全國有了很大的名氣,甚至有了中國的“大衛科波菲爾”的稱號,近些年來,羅杰又創新出多種驚險刺激的高端魔術,深受觀眾的愛戴。與其說觀眾買票是來看馬戲,倒不如說是想看羅杰的魔術,這個馬戲團才勉強支撐到了現在。

即便是這樣,馬戲團也難以擺脫入不敷出的現狀,王辛葉甚至已經開始大舉舉債,來支撐馬戲團的經營。羅杰萌生了退意,和妻子商量,想要解散馬戲團,他們夫妻二人日后可以專攻魔術,這樣他們既甩掉了大包袱,也可以變富裕。

沒想到這成為了他們夫妻矛盾爆發的開始,解散馬戲團,那動物們如何安置呢?這些動物并非是豬狗之類的小動物,有一些動物已經年齡很大了,只能小心供養,普通的動物園根本不肯接收。還有馬戲團的一百多號員工,他們日后的生活怎么辦?這些人除了會馴養動物,別無長技,輕易解散馬戲團,會使得這些人遭遇滅頂之災。

但是,如果不解散,又能怎么樣?國家政策上沒有支持,這些動物又退不掉,員工還要薪水,羅杰夫婦的矛盾越來越大。

隨后,便有一些馬戲之外的演員出走了,比如雜技演員和魔術演員,羅杰最得力的助手劉小萍就是其中之一,她本是羅杰的徒弟,因不能忍受馬戲團這種清苦的生活而離開了。

當然,王辛葉不肯解散馬戲團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永遠也忘不了父親臨終前的話,還有父親的眼神。羅杰卻不這么想,他已經開始主動聯系可以接收動物和各類馴獸師的團體,暗中轉讓馬戲團里的動物。馬戲團每走到一個地方,動物就會少一些,而羅杰的說法是,他給這些老齡的動物找到個頤養天年的地方。

王辛葉起初認可了這種做法,但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當她看到網上的一張照片后,她的心徹底涼了,照片里顯示一個年輕人把一只猴子的皮都割掉了,然后展開給大家看,情景非??刹?。她認得,那只猴子,就是他們馬戲團的功勛元老“猴將軍”。她真的急了,跟丈夫大吵了一架,質問他到底把動物賣給了誰。

羅杰不置可否,王辛葉也徹底對丈夫失望了。

此后,馬戲團沒再轉出任何一只動物,她希望給這些動物一個說法,希望它們能夠善始善終。

而羅杰在來我市演出前,又聯系了一個大的動物商人,商人答應收購馬戲團的所有動物,并給羅杰合理的價格,而那些員工,他也一并給予工作的機會。羅杰把這件事告訴了王辛葉,沒想到王辛葉斷然拒絕了。在她的腦海里,涌現出的是被活著取膽的黑熊,是被餓得沒有精神的老虎,還有那只被人剝了皮的“猴將軍”!但羅杰堅持,并提出如果她不答應,兩個人就離婚!他再也不想過這種負債累累的生活了。

王辛葉哭了,哭得很傷心,她最后答應了,她說在我市演完最后一場,就把動物們都賣了,解散馬戲團,她和他一起去演魔術!羅杰欣然答應了。

結果悲劇就在我市演出的那個晚上發生了,王辛葉偷換了子彈,并且踮起了腳尖。她倒下了,她幾乎成功地陷害了羅杰。羅杰要結束她的信仰,而王辛葉就想把她深愛的男人連同她的夢想一起帶走,這起悲劇終于以這樣的結局落幕了。

5

“無辜者有時只有使用自然科學方法的驗證才能免遭冤枉?!蔽遗d奮地說道。旁邊的大周喝著咖啡沒有說話,葛程似乎根本沒有聽我說話,低頭看著一本書??Х瑞^里氣氛怪異。

“喂喂!二位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我故意提高嗓門,想調節一下氣氛。

大周終于接過了話茬:“案件本身倒不是重點,我總是覺得國家制度的不健全,才是造成這起悲劇的原因。把動物轉手給民營馬戲團,然后又不能給予足夠的政策保障,動物的生命隨時會受到威脅。從這點上來說,王辛葉對動物和馴獸師們負責,沒有錯,而羅杰想要擺脫這種狀態也沒有錯,錯在我們國家還沒有建立完整的動物保護政策,對動物和民營動物團體的保護都不到位?!?/p>

“大周,我發現你最近變了很多啊,不僅越來越感性,現在竟然對政治也感興趣了!”我說著,故意看了葛程一眼,她仍舊沒有反應,***脆舉起咖啡杯,“好啦,好啦!不管怎么說,破案是件令人高興的事,咱們也應該慶祝一下!”

“慶祝?有什么好慶祝的?”葛程終于說話了,“你們真的認為這個案件破了嗎,就我看來,這里邊還有一個很大的疑點?!?/p>

“疑點?”我有些不解,故意拉長了聲音。

葛程抬起頭來,說道:“你們想過嗎,案發現場為什么只有一支槍是柯爾特手槍,而其他的兩支都是普通的左輪手槍?”

“大周說過,柯爾特手槍的精度比其他手槍的精度要高,背對死者射擊恐怕需要更準確的射擊角度吧?!蔽艺f出了自己的看法。

“是嗎?但是你看過羅杰在其他地方表演這個節目時的照片嗎?”

我搖了搖頭,大周似乎也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把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

葛程這時從包里掏出了iPad,尋找著什么,不一會把iPad放在了我們的面前,那是一張網上的照片,照片里正是羅杰背對王辛葉射擊的動作。她說道:“你們來找找照片上的亮點?”

我仔細看了一遍,頓時冷汗直冒:“根本沒有柯爾特手槍?!?/p>

葛程點了點頭:“這是一個月前羅杰在其他省市演出的照片,這樣的照片我找了很多張?!备鸪陶f完,用右手在iPad上滑動著,一張張照片展現在面前,全都沒有發現那支柯爾特手槍的蹤影。

大周的眼神空前的嚴肅:“羅杰是在這次演出前不久才開始使用這支手槍的!”

葛程點了點頭:“原因你應該也知道了吧,柯爾特手槍的子彈出膛速度更快,威力更大,觸碰銅燭臺的時候,反彈殺死王辛葉的可能性也就更大?!?/p>

“那為什么有人聽見羅杰說讓王辛葉站穩呢?”我知道,案情此時正在戲劇化的反轉中。

“他們只是聽到,可王辛葉動沒動,你們誰看到了?只是羅杰一個人在說而已。我現在沒有更多實質性的證據,但是我想,這個殺人的實驗恐怕在一年多之前就已經開始實施了,否則那個燭臺上為什么會留下這么多的痕跡呢?一般做這種射擊練習,用那種蠟丸彈就可以了吧?不至于去使用實彈吧!”葛程說完,就不再說話了,而是收起了iPad,繼續看她的書。

我想起在現場時葛程就一直盯著那支手槍不放,還準確說出了那支手槍的名字,看來她從那時起就開始懷疑羅杰了。

但是,之后的事情也讓我很意外,大周拒絕將我們這次談話中的推斷提供給警方,因為法醫提供主觀臆斷是很危險的事情,他的工作也做完了,剩下的事是警方的工作了。

最終,這起殺人事件以王辛葉***而告終,一場軒然***也隨即平靜了下來。

不久前,有個本市的朋友和我談及此事時,我對他說出了我們當時的推斷,最后我對他說:“我現在才知道,法醫最大的敵人,不是別的,而是人心叵測!科學推斷最終能夠還原現場的一切,包括現場所有人的每一個動作,但卻永遠不能測出人心到底如何所想?!?/p>

我對這起案件至今還耿耿于懷,時常會把一張照片拿出來看,那是當時一個攝影師在案發現場抓拍的,照片幾乎把當時的細節都展現出來了,照片上羅杰背對王辛葉表情深邃,而王辛葉的臉上充滿了驚慌和對死亡的恐懼,這起神秘的死亡事件的真相到底是怎樣的呢?這是個連法醫都不能解釋的問題,我更不敢妄加斷言了。

問骨2:骨惑

問骨2:骨惑

作者:佚名類型:靈異狀態:已完結

《問骨2:骨惑》以主人公“我”(一位作家)和法醫大周的經歷為背景,以實錄的方式講述故事,力圖用*科學的尸骨鑒證方法,把一段段關于...

小說詳情
平码平肖论坛 神来棋牌官网苹果版 美人捕鱼95至尊 陕陕西11选5走式 海南本彩4十1开出6870 澳洲幸运8是哪个国家开奖 意甲解散球队 qq四川麻将技巧 管家婆六肖期期免费 心悦吉林麻将官网 德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