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問骨2:骨惑小說免費看 大周葛程大結局在線閱讀

問骨2:骨惑小說免費看 大周葛程大結局在線閱讀

時間:2019-12-30 11:22:09編輯:半青

熱門好書《問骨2:骨惑》由著名作者佚名最新寫的一本靈異風格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大周葛程,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問骨2:骨惑》以主人公“我”(一位作家)和法醫大周的經歷為背景,以實錄的方式講述故事,力圖用*科學的尸骨鑒證方法,把一段段關于白骨的真相展現在讀者面前。全書由一個個短篇故事組成。

《問骨2:骨惑》 第一章倩女幽魂 免費試讀

1

2011年,由于經濟的不景氣,公司給我多開了一個月的工資,并告知不能與我續簽勞動合同了,也就是說,我再次成為了一個無業游民。這樣的打擊對于較早獨立的我來說,并不是什么世界末日,我早已習慣了這樣脫離體制下的生活狀態。那段時間,我一邊靠寫作為生,一邊尋找著新的工作。

令人郁悶的是,這一年的霉運還沒有結束,我的寫作也陷入了瓶頸,起初的幾篇稿件都被出版社退了稿,之后的幾周,我竟然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比起丟掉工作,這顯然要更痛苦。

就在這時,我接到了久違了的電話,是大周打來的,在那種狀態下,這個電話真的像是給我打了一劑強心針。

“作家,我要回來了!”大周這句話瞬間喚起了我的情緒,我聽到了電話那頭依舊是吸吮液體的聲音,顯然他在喝著咖啡……

新的故事緣起于2011年5月7日,夾雜著巨大的噪音,一架波音客機在我市機場緩緩降落。

機場出行的人流不斷,我瞪大了眼睛,生怕錯過了什么,好在大周辨識度高,即便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也絕對可以一眼把他認出來。

而那一天大周的出現真的是有些灼人眼球,他本就高大帥氣,無論到哪都有很高的回頭率,而那天他的身邊偏又跟著一個驚艷的女人。

那個女人的裝扮實在是特別,她的身材并不高挑,披著黑色風衣,里邊是雪白的羅拉襯衣,右手拉著旅行箱。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她頭上戴著黑色的短筒禮帽,左手竟然持著一條文明棍,儼然一副英國紳士的打扮。

這樣另類的打扮,還不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讓人一見難忘的是她白皙的皮膚,那是任何美白化妝品產品廣告中的美女都不曾有過的嫩白膚色,再配上她那精致的五官,那副畫面呈現出的是足以打動任何男人的女性魅力。

當我們三個人走到一起的時候,我們的表情各自不同。

大周,依舊沉著自信。

我,驚喜外加驚愕。

禮帽女,冷若冰霜。

她的出現,竟然讓我來不及與大周擁抱、寒暄。

“大周,這是?”

“我來簡單介紹一下,這位是葛程,她是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的社會學博士,這次是回國任教的,我們正好搭乘一班飛機回國?!贝笾芏Y貌地向我介紹了葛程,又向我擺了擺手,“葛程,這是我常跟你提起的作家!”

我伸出了右手:“你好,葛小姐!”

葛程接下來的動作讓我大吃一驚,她竟然抬起文明棍指了指我,臉上面無表情:“握手嗎?西方的禮儀規范一定是要女士先伸手才行!”說完,她便拉著箱子從我的身邊走過,之后她也并未和我們搭乘一輛車。

大周算是我認識的人中,最難以接近的那種了,而我是那種和任何人都可以打得火熱的類型。但是葛程的出現讓我知道了我的定義出現了偏差,大周絕不是最難以接近的人,而我也不是可以輕易接近任何人的。

我沒敢詢問他們之間的關系,在葛程的冷漠態度中,我依稀嗅到了一種不和諧的味道。

新的故事,就在這場有些奇怪的會面中展開了。

2

兩天后,我們又回到了熟悉的法醫研究所。

雖然離開了兩年,但是大周仍舊有著極高的人氣,特別是對于法醫研究所的未婚少女來說,他簡直是神一般的人物,而我給她們的印象最多就是個神父,只能談談心,卻不能被崇拜。

是為退役球星封存球衣一樣,大周的辦公室被貼上了封條,甚至連他用過的工具都被封存了起來,這也算是對一個法醫的最高禮遇了。

當大周打開那扇貼著封條的大門時,一切都像是回到了兩年前。他按動墻壁上的開關,辦公室一下子重現了光明,那兩具骨架依舊一左一右站在大周辦公桌的兩旁,像是在歡迎它們的主人一樣。

大周穿上白色的大褂,坐在辦公桌旁,兩具骨架配上他的嚴肅表情,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一種滑稽感。

“作家,有新的案子嘍!”大周的語氣有些無奈。

“剛剛回來就接到案子了?”

“法醫更希望自己失業,但是罪犯可不這么想!”

大周所說的案件發生在我市治下的獨山縣境內。獨山縣地處山區,此地最著名的景觀就是溶洞。幾日前,一個山坡突然發生了塌陷,兩個聯防隊員去該地段檢查是否有泥石流的可能,沒有想到,就在被當地人叫做神仙洞的一個溶洞中,他們發現了人的遺骨。

“遺骨?”我有些吃驚!

“嗯,骨架并不完整,現在只發現了兩個頭骨,兩根脊骨,還有若干碎骨?,F場有一堆長約22公分的散亂頭發,還有兩根52公分長的發辮,以及兩個花布的乳罩,經法醫判斷尸骨應該屬于女性。洞內有凌亂的動物足跡,尸體很可能被野獸啃食并拖動過?!?/p>

“死亡時間呢?”

“不超過三個月?!?/p>

“她們是怎么被殺害的?”

“尸骨表面未發現鈍器傷,所里的同事初步判定死者應該是被勒死的?!贝笾芤贿呎f,一邊往杯子里倒咖啡粉,倒完后才發現沒有開水可用,臉上有些尷尬。

“死者的身份確定了嗎?”

大周點了點頭,道:“這么說吧,作家,這個案子的兇犯在四天前也已經抓到了,他對殺人的過程供認不諱,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覺得還有點問題,就給所長打了個電話,希望他等我回國后再結案!”

我大吃一驚,原來這是一起已經偵破了的案件,我真不明白大周為什么會糾纏于此,但我同時也知道,大周是個嚴謹的人,這其中恐怕必有蹊蹺。

大周向我簡要敘述了破案的過程。神仙洞地處荒坡僻野,洞口雜草遮掩,外人多不知曉,警方迅速作出判斷,認為兇犯極有可能是居住在附近村寨的人。很快,附近頂巖寨里一個叫文繼林的人進入了警方的視線,這個人是個以售賣女性服裝為業的商販。有個女村民在他的服裝店里買了兩件女裝后,發現是被人穿過的舊衣服,其中一件衣服上面還發現了淡淡的血漬,就找文繼林來退換。

沒想到,文繼林不但不承認自己賣過這件衣服,而且還躲躲閃閃的。這名女村民到大隊里來告狀,正好趕上來調查的刑警。

刑警看過這兩件衣服,覺得十分可疑,便申請了搜查令,在文繼林家里查出了多件女性的首飾和兩名女性的藝術照,照片里的兩名女性十分妖艷,著裝尺度很大,都穿著露著***的上衣,大腿上套著黑色網格的絲襪,動作輕佻。

警方審訊后,文繼林交代了罪行,兩名被害人都是市里歌舞廳的陪酒小姐,被他誘騙到神仙洞來,實施***后,然后被他用褲帶勒死了。他洗劫了兩名女性的財物后,又扒下了她們的衣服售賣,沒想到漏了馬腳。

據文繼林交代,那兩張照片就是這兩個陪酒小姐的,她們的身份也已經得到了確認,一個叫陳秀秀,另一個叫王萍,都是遼陽人,DNA比對結果也符合。

“證據,口供俱在!這個案件完全可以結案了?!蔽矣行┵|疑大周還有什么著疑問。

“但是這是有問題的,作家,你看這里?!贝笾苷f著,從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兩份報告,“兩名死者,身高都是一米六左右,而作為證據的兩件服裝帶血漬的那件是加大號(XL)的,后被證實血漬中提取的DNA,與其中一具尸骨的吻合,證明是陳秀秀曾經穿過的衣服。但另外一件,是3個加號(XXXL)的,這件衣服就很奇怪了,這個是一米七左右的人才能穿的,這件衣服死者穿上就顯得過大了。更重要的是,你看一下這里?!贝笾苷f著,把其中的一張照片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湊過去一看,這張照片里呈現的是一段小指的指骨,指骨似乎還被一些污垢裹著。

“這是從現場發現的一段指骨,從這段指骨的長度來看,也和兩名死者的身高并不匹配,這段指骨上還有少量的動物糞便的殘留?!?/p>

“你是說?”我終于懂了大周想說什么。

“沒錯!一般我們看到兩個頭骨,第一印象都會認為,只有兩名死者,但這段小指指骨我經過重新鑒定了,發現并不屬于這兩具尸骨中的任何一具,應該是被野獸從另外的人身上撕扯并吞下,然后又排泄了出來?!?/p>

“除了這兩名死者外,還有第三名被害人?”

大周點點頭。

3

神仙洞附近的地形十分復雜,但大周堅持要對現場進行二次勘驗。

“這個地方小孩子都不敢來的,洞里總能聽到女人的哭聲,老人們都嚇唬孩子們說洞里有千年女妖!”頂巖寨里負責向導的村民說道,那語氣中含有著一絲敬畏。

我作為“特約記者”繼續參加調查,雖然對向導口中的女鬼有些懷疑,但我還是支支吾吾地應答著。

“就是這里!”向導指著洞口說道。

洞口黑乎乎的,從洞里吹出一陣潮濕的空氣,寒氣襲人,再加上剛才向導說的女鬼的傳說,這個大洞就更顯得神秘莫測。

我剛想向前邁步,向導一把攔住了我,“小心??!這里有很多溶洞的,一個連一個,一不小心就可能掉到其他溶洞里,如果掉進去的是個無底洞,那么可就連神仙也救不了?!?/p>

聽到這里,同來的三名警官和一名法醫助手都不敢輕易挪動身子了,只有大周蹲下身子,撿起了地上的一顆石子,向洞內扔去,石子與洞壁碰撞的聲音清晰地傳了出來,并伴隨著輕微的回音。

“怎么說也要進去看看,作家,你和我去吧,其他人在洞口守著?!贝笾軋远ǖ卣f道。

“不行!我要對你們的安全負責?!蓖械氖欠志中叹牭母贝箨犻L。

“那一起吧!”大周說著,打開手電進入了神仙洞,我也跟著鉆了進去。副大隊長猶豫了一下,也跟著我們一起下到了神仙洞里。

在手電筒強光的照射下,洞內的全貌得以展現,這里是個完全封閉的空間,沒有陽光射入,四壁上都是水流侵蝕的痕跡,在洞體的穹窿上有很多石鐘乳筍,倒立著插在洞頂,整個山洞完全出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兩具尸骨就是在這里被發現的!”副大隊長站在原地,指了指地面。

大周朝著那個地方輕輕地走了過去,看了看原地,現場早已被清理干凈,沒有什么更有價值的信息了。大周順著水流的聲響,向里繼續摸索,他突然停了下來,說道:“你們看看這里!”

我們順著大周的手電筒的燈光摸了過去,一個黑乎乎的大洞鑲嵌在墻壁上,大約有一米高。向導說得沒錯,這里確實有很多暗洞。

“我要進去看看!”大周朝著副大隊長揮了揮手中的電筒。

“這次我打頭陣!”副大隊長和大周合作多次,一直很敬重他,說完,他俯下身子,鉆進了洞中。

我和大周互視一眼,他先俯身進入了大洞,而我在后壓陣。

洞口很寬,但是卻越走越低,到后來只能爬行了。大約爬了二十多米的距離,洞口終于豁然開朗,但地上到處都是倒豎的石鐘乳筍,前行很困難。

副大隊長向我們打了一個手勢,讓我們先停下來,大周和我停在原地,不敢輕易挪動身子,而副大隊長用手電一直在向下照著,然后向我們做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們過去。

當大周和我走近時,才發現地上有一個黑乎乎的大洞,而一股惡臭從洞口冒了上來。

“是尸臭!”大周太熟悉這種氣息了。

我由于兩年沒有接觸過尸體,竟然一時忘了要用嘴去呼吸,吸入了惡臭的氣體,我的腦袋一陣眩暈,差點吐了出來。副大隊長倒還鎮定,他拍了拍大周的肩膀,眼神里肯定了他的判斷,溶洞里果然還有其他尸體存在。

4

由于神仙洞內地勢情況復雜,且隨時會有自然災害發生的危險,發現拋尸的地洞后,我們三人迅速原路返回。副大隊長隨即命令警員們封鎖現場,等待支援。

正式的勘察是在2011年5月11日展開的,我記得那日正下著傾盆大雨,洞外雷電交加,洞內風化的石片嘩嘩地往下掉,據周圍的村民說,一到這個時候,洞底的洪水就會上漲,這個時候下洞是很危險的。

但是,尸骨就在洞下,早搶救出來一分鐘,就可能會早一刻破案,干慣了刑偵的人都知道,即便再兇險,也得下去。

經過測量,發出尸臭的大洞深度竟然超過了三十米,第一個下洞的是副大隊長,他腰系繩索,垂吊下到了三十余米下的洞底,憑著手電筒的光束,彎著腰一處處地摸索。

原來這個洞底又呈現一個梯形的布局,除了通天的洞口外,邊緣向下傾斜著,越來越窄,在邊緣的深處竟然還有一個分支的洞口,就在洞口邊,副大隊長摸到了一個骷髏頭,蛆蟲從頭骨的眼眶中自由地爬著,后來找到了兩具重疊在一起的高度腐爛的尸體,這應該就是尸臭的來源。

法醫研究所里準備了大量的設備,有吊抬尸骨的工具,有小型發電機,高架探照燈也被架了起來。在高照燈的照射下,包括我和大周在內的七個人下到了谷底,當然我還是那個可有可無的擺設。

洞底很冷,大周只能彎腰作業,由于洞壁的窄小,他的口鼻幾乎就要碰到腐爛的尸體了。大周少有的親自為這兩具尸體拍了照,還進行了尸表的檢驗。那腥臭和逼人的寒氣,連站在一邊的我都有些受不了,不知道他是怎么承受的?

做完了表面的檢查,在三名鑒證人員的努力下,兩具尸骨被分別抬到了兩個吊具上,被緩緩地抬出洞口。

我本以為洞底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可是大周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在兩具尸體移開后,他開始用考古現場專用的薄邊鏟在洞口的碎石和泥沙中小心翼翼地挖著,結果一塊塊分離散落的碎骨出現了。

原來,正像村民們所說,一下雨洞底的積水就會上涌,洞底積水沖擊上來的細沙,再加上了洞壁上剝落的風化石片,掩埋了一部分尸骨,不仔細查找根本無法發現??峙轮挥邢翊笾苓@樣有著豐富經驗的法醫,才能想到這么多難以參悟的細節。

大周他們的工作持續了四個多小時,我在洞底幾乎都要凍僵了。洞底的每一寸泥沙都經過了大周細心地篩濾,最后在洞底共發現大小碎骨四百多塊,頭發、銅戒指、發卡等女人的裝飾物品也同時出土。

當我們從洞底被吊上來的時候,外邊的大雨已經停了。工作人員給我們倒了熱水御寒,我握著有些燙手的水杯,卻還是一個勁地打著噴嚏!

“作家,你怎么看這些遺骨和遺物?”大周同樣抱著一個水杯,表情有些僵硬,顯然也凍得不輕。

“沒有發現任何衣物的碎片,難不成兩個女子都是被裸體丟入內的洞?”

副大隊長一陣氣憤,大聲道:“文繼林不老實交代,?;ㄕ?,我回去要重審他!”

我總是覺得副大隊長行事有些莽撞,便說道:“隊長,雖然這和文繼林交代的奸殺婦女的作案特點很相似,但是我們還沒有確定這兩名死者是誰,不能這么武斷地認為就是文繼林殺害的吧?再說,這種溶洞在這個山區到處都是,人人都知道這是拋尸的好地點,其他人行兇后拋尸在這里,也不是沒有可能?!?/p>

副大隊長雖然很不服氣,但是我曾經專門為他撰寫過英雄事跡,發表在《公安》雜志上,他對我抱有一份感激之情,故并沒有反駁我,只是點了點頭。

大周突然停下喝水,沖我和副大隊長一擺手,道:“別說話,你們聽!這是什么聲音?”

各位讀者,我絕不會在我的故事里故意渲染什么恐怖的氣氛,但是那時我真的聽見了,洞里清晰地傳來了女人凄慘的哭聲!絕對不會有錯,絕不是什么風聲、滴水聲,確確實實是女人的哭聲,很微弱,但很清晰!

難不成老人們的傳說是真的?這座溶洞里住著女鬼的幽魂?

5

作為大案,開案件分析會時,市里有頭有臉的刑偵專家悉數到場,我作為特約記者,低頭坐在了最后一排。

會議中,大周把這幾天的調查和鑒定結果做了匯報:“新發現的兩具尸骨均為女性,死亡時間應該是在三個月之前,和之前兩具尸骨的死亡時間大體相當。一號尸骨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二號尸骨有一米六二左右,這兩具尸體較之前的完整,根據骨齡檢測,兩具尸骨的年齡都在二十歲左右。二號尸骨上頜第一、二犬齒鑲著一顆銅牙,這在二十歲左右少女中間很少見?,F場還發現了一枚繪有花草圖案的銅戒指?!?/p>

副大隊長接過了話茬,說道:“據了解,這種銅戒指最近在年輕女性中很流行,價格很便宜,樣式很多,女孩們常常戴幾周就換一個,以顯示時尚?!?/p>

主管刑偵的分局副局長臉上一板,問道:“不能和前次的案件并案處理嗎?”

副大隊長搖了搖頭,說道:“文繼林什么都不肯說!”

“那尸體的身份呢?”

“還在排查中!”副大隊長說這話時有些沒有底氣。

“記住,不要只把重點放在本市的失蹤女性上,上次的兩名死者都是來自外省的,在外來人員中也要做進一步的調查!”副局長給出了中肯的意見。

副隊長立即點頭稱是,但很顯然他心里還是沒底。

副局長又看了看大周,問道:“周法醫,您有什么意見?”

大周依舊不緊不慢,說道:“我覺得死者的數量還有可能會上升?!?/p>

這一句話,讓整個會議室變得異常安靜,在座刑警都變得異常嚴肅起來。

這時,副大隊長將一張頂巖寨附近的地圖在辦公桌上展開,說道:“大家來看,據了解,圍繞著頂巖寨有五座地面的溶蝕大洞,西邊是納得假洞,東邊從左到右依次是神仙洞,胡家山大洞,拉干洞,在南部山區還有胡家山下洞,已經確定這個洞與胡家山大洞是相通的。地形十分復雜,而且各洞中子母洞頗多,洞洞相連,周法醫的意思是,兇手很可能將尸體分別拋擲在不同的洞里?!?/p>

副局長深吸了一口煙,道:“周法醫我想聽聽你的依據?!?/p>

“文繼林家里發現了至少三十件女性服裝,但是每件衣服的品牌、款式、大小都不相同,你們覺得這些衣服會是像他所說的是批發來的商品嗎?”大周很少做出推理,但一遇到女性遇害的案件,他都會顯得比平時激動,這次言簡意賅的推理,讓在場的很多人感到了他少見的正能量。

“周法醫,你是說被害人至少有三十個?”副局長繼續發問。

“在沒有見到更多的尸骨之前,我不敢下任何的判斷,但我覺得如果我們行動慢一點的話,很可能有人會含冤而死,因為雨季要到了,這些溶洞很快就會被洪水淹沒的!而且我覺得……”大周很少做出臆斷,但這次他還是想說出自己的想法,“我覺得洞里可能還有人活著!”

這個論斷再次引起了轟動,在座的警員議論紛紛,副局長最后的鄭重地問道:“你是說這是一起拘禁***的案件?”

大周沒有表態,但表情很肯定。

副局長頓了頓,馬上做出了指示,“現在偵破方向必須三管齊下!第一,蹲點頂巖寨附近,四處尋訪,印發查找無名尸體的通報,盡快查明死者身份!第二,對文繼林加強審訊,弄清兩名新的被害人是不是文繼林所殺?第三,組織大量警力對頂巖寨附近的所有溶洞進行大面積排查,搜集物證,并尋找幸存者!”

三管齊下,效果顯著,很快搜尋隊在溶洞中有了新的發現。搜尋隊在拉干洞里發現了三具新的尸骨,而這三具尸骨已經完全白骨化。由于溶洞內地形復雜,偵查人員也沒敢以身犯險,貿然繼續深入。

大周對新發現的三具尸骨迅速進行了勘驗。大周經過反復觀察,從智齒的萌出,還有牙齒磨損的程度推斷年齡,一號尸骨的年齡在二十三歲左右,身高一米六一公分;二號尸骨二十歲左右,身高一米五七;三號尸骨四十歲左右,身高一米六二。三具尸骨的死亡時間都在三年以前。

大周卻對三號尸骨犯了難,由于尸骨的骨盆恥骨弓小于九十,骨骼粗壯,骨質重,這是男性特征,但是這具尸骨的眼眶上緣薄而鋒利,下頜骨平滑,又好像屬于女性!

“你也有犯難的時候???”我笑著說道。

“我又不是神仙!”

“遇到這種問題怎么辦?”

“將尸骨送交了中國科學院,進行專家會診!那是最權威的古脊椎動物和人類研究機構,專家們一定會給出一個肯定的答復的?!?/p>

答復在兩天后得出了,結論為女性。也就是說,三具新的尸骨均為女性。

在送檢的這段時間,大周對五具新的尸骨的頭骨進行了復容(操作方法請參看《問骨》),希望通過對外公開復容后的頭像,盡快確定死者的身份。

很快,市區內傳來了好消息,那一枚銅戒指的主人身份被確認了。她是我市理工學院的一名女大學生,叫李明秋,她在三個月前失蹤。由于該女生常常出入夜店,還有被某老板包養的傳言,對于她的失蹤,很多同學根本沒有在意,而大學又是松散的管理,是否上課,老師根本不會做更多的要求。直到半個月前,李明秋的父親從外省趕來,說已經兩個多月沒與女兒取得聯系了,這才讓理工學院的師生們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報案后,警方在李名秋常常出入的夜店,和與她關系密切的幾個男人都進行了細致的調查,但均未獲得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警方公開神仙洞案件的相關信息后,一個李明秋的同班同學來到警局反映,她認識這枚戒指,是她和李明秋一起買的,由于該枚戒指很普通,警方安排李明秋的父親來驗了DNA,最后確定了神仙洞輔洞里發現的一號尸骨正是李明秋。

其余四人的復原頭像公布后,有三名被害人的身份很快得到了確認!她們分別為市內同一歌舞廳的伴唱張文秀、服務員黎永菊,還有護士學校的學生王蕓。

那具鑲著銅牙的尸骨被證明是王蕓的,她在去年做了牙齒矯正手術,由于少了一顆牙,手術有難度,才植入了銅牙來保持牙齒的整齊度。她的死亡時間是在三個月前。

張文秀和黎永菊都是四年前失蹤的,警方在核對失蹤人口時,與一千多張照片做了對比,又與死者家屬的DNA做了對比后,才正式確定。

至此,只還有那個四十歲的具有男性特質的女性沒有被確定身份,當然,不要忘了,還有一枚斷指,也還不知道它的主人是生是死?

大周對于這樣的進展并不滿意,因為還有尸骨并沒有確定身份,山洞中仍舊沒有生存者被發現,但大周堅信他那天聽到的哭聲不是鬼泣,而是生存者的求救聲。

對于文繼林的審問,一日沒有停歇。經過幾日的突審,他仍是一言不發,現有的證據而言,除了最初被發現的陳秀秀和王萍外,根本無法確定另外的五名死者是文繼林殺害的。

副大隊長又焦急地來到了大周的辦公室,“周法醫,怎么辦?上面真急了,這案子如果結不了,咱們都沒法交代!”

大周氣定神閑,坐在辦公桌前不緊不慢地喝著咖啡,然后把一份報告遞給了副大隊長,“請看看這份報告吧!”

“這是?”

“還記得吧?陳秀秀和王萍身邊有一段指骨,我說過并不屬于其中任何一人的,這段指骨已經通過核磁檢查,還有國外最先進的紅外射線檢測,可以肯定是從活體上被生生咬下來的,是野獸干的!帶警犬去,四下神仙洞,只要找到了幸存者,指認兇手就不在話下了!”

副大隊長有些遲疑,但還是說道:“好吧,豁出去了,希望能有好消息!”

警方又奮戰了兩日,幸存者最終被發現了,在胡家山下洞的一個分洞內,這個洞與神仙洞相連,如果到了雨季,雨水就會將谷底浸滿,相連的部分也就被雨水淹沒了。警犬憑借著超強的嗅覺,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由于過于危險,我沒能親身參與這次行動,但是我看到了當時警方在現場拍攝的照片。

發現幸存者的地方是個極大的溶洞,屬于胡家山下洞內的一個附洞,九轉八繞,洞里的通道十分崎嶇。在這個溶洞內,各種物品一應俱全,竟然還發現了手提電腦和電燈,還有一個小型發電機。溶洞內有一個糞桶,滿滿溢溢,裝著排泄物和衛生紙……

幸存者一共有四名,均為女性,警方趕到時真的嚇了一跳,她們披著棉服,正在吃著糞桶里的糞便。她們全身臟兮兮的,肯定已經很多天沒有進食了,好在洞壁上到處都是流水,這才讓她們能夠挨過饑餓和寒冷。

在最初的階段,當警方表示要把她們帶出山洞的時候,她們抱在一起痛哭不已,這表示她們的意識非常清醒。其中一名受害人提供了新的線索,在這個洞下方的洞內還有一具尸骨,警方再次深入洞中,果然又發現了一具尸骨。這具尸骨還沒有完全腐爛,并且少了一段小指。

隨著四名受害人相繼獲救,這起囚禁女性為***隸的驚天大案終于浮出了水面。

當文繼林聽說警方找到了四名生還者的時候,竟然發出了一聲冷笑,說道:“本以為她們會為我陪葬的,沒想到……算她們運氣好吧!”

我和大周當時就站在審訊室外,大周用手狠狠地擊打在墻面上,嘴里罵了句:“畜生!”

6

文繼林1972年出生,身高一米六九,高中文化。他長得一點也不像個鄉下人,突出的眉骨,挺直的腰板,都顯示出了他一種獨特的個人魅力。他有過自豪的經歷,他當過兵,還是潛艇兵!

在和平年代,很多人都覺得當兵是個好差事,受不了多少罪,如果提干,升官發財不說,還會受到漂亮姑娘的親睞!不過,在中國有一些兵種,雖然他們頂著至高無上的光環,但是他們的工作環境很艱苦,而且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危險,比如海軍潛艇部隊。

中國的海防以防御為主,為數不多的攻擊艦艇,便是潛艇。所以,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起,挑選潛艇服役人員的標準是很嚴格的,服役人員身體素質要好,綜合文化素質也要高。文繼林十八歲高中畢業后,就報名參加海軍,在綜合能力測試中,他超過了很多大學生,被直接指派到潛艇上服役。那時候,文繼林還是個英武帥氣的小伙。

潛艇兵最不能忍受的不是艱苦的訓練,更不是波濤洶涌的海浪時刻帶來的風險,而是無時無刻的寂寞。他們總是要在水下呆上十幾個小時,而在這期間,官兵不可能有任何的娛樂活動,這份寂寞不是誰都能承受的。

人為什么怕死?不是因為怕死而怕死,而是人類因為死亡而不能與外界交流而帶來了一種與生俱來的寂寞感,潛艇兵由于寂寞而產生了深深的恐懼。

在潛艇上服役三年后,文繼林得到了提干的機會,組織上安排他上軍校。但是他放棄了,這讓他周圍的人很吃驚,他對領導說,他想復員!

領導問他為什么想復員?他的回答很簡單,我想找個女人,這樣的生活我受不了!領導又說,當了軍官,好姑娘有的是!他說,現在就算讓我娶頭母豬我都干!領導沒有辦法,惋惜地在他的復員申請上簽了字。

由于沒有什么門路,回到家鄉后,文繼林被分配到了一家鄉鎮制衣廠當起了司機,天天給市里送貨。那時鄉鎮企業效益好,衣服樣式變化也快,他賺了不少錢,隨后娶了一房媳婦。他的妻子是典型的農村女子,大手大腳,身板硬朗,長相卻十分丑陋。但這樣的生活,已經讓他感到了幸福。老婆孩子熱炕頭,一個月還有穩定的工資,這樣的生活對于文繼林來說不知道比潛艇上強了多少倍。

但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城鄉經濟發展差距越來越大,讓文繼林很快感到了另一番滋味。他每天都要給市里送貨,城鄉間對比后的失落感讓他有了新的想法。而一次老戰友的聚會,讓他的情緒徹底跌倒了谷底。

“你都已經是團級干部了?”文繼林問著曾在一艘艦艇上服役的戰友。

“嗯!”那個戰友身邊坐著位出眾的美女,據說是市里某大學里一位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

“真好,真好!”

“老文,當時領導讓你提干,你卻不答應,那個名額才到我這里的,這么說,我還真要謝謝你??!”隨后,桌上的戰友都爆發出了一陣笑聲,這笑聲在文繼林聽來,是那么的刺耳!

回到家,文繼林看了看丑陋的妻子,越看越不順眼,便把一身的氣都撒在了妻子身上,而那時妻子正懷著身孕,這一頓暴揍,使孩子流產了。從醫院回來,文繼林有些后悔,不過當他看到丑陋的妻子和簡陋的房子時,他下定決心,不要再過這樣的生活,金錢、美女他都要得到!

他第一次作案是在1996年。文繼林尾隨了一名歌廳的小姐,趁其不備將她砸暈后,把她搬到了自己運服裝的車上,隨后便把她抬到了神仙洞里,實施了***。泄欲后,他殘忍地殺害了這名女子,最后把她推入了神仙洞中的一個深淵中,那時他甚至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文繼林從小在頂巖寨長大,對周邊的溶洞十分熟悉,再加上強壯的體魄和優秀的攀爬能力,他幾乎走遍了所有洞穴,并且對洞洞相連的情況了如指掌。他拋尸的洞穴一到雨季,就會被水流淹沒,那具尸體隨后也會隨著地下的暗流變得無影無蹤。

這樣的案件在1996到1999年間共發生了三起,都是先奸后殺,文繼林每次都干得干凈利落,不留痕跡。

隨著時間的發展,這樣的犯罪變得越來越難以實施,第一,文繼林所在的制衣廠效益開始下滑,他進城的次數越來越少;第二,實施犯罪的風險較大。文繼林改變了犯罪思路,他本就是個聰明人,聰明人的腦筋用在惡念上,那么將會造成極大的破壞。去外面并抓人實施***風險本就大,每次也只能用過一次之后便要殺掉,這樣算起來風險太高了,他便想到了拘禁***這個方法,利用這個如迷宮般的溶洞,干脆把抓來的女性圈在這里養起來。

在1999年,他的想法被付諸了實踐。一名三陪小姐被他砸暈后強行擄到神仙洞內,他利用地形的復雜,把這個女人放置在胡家下洞的一個大洞里,沒有向導,想要自己走出這個大洞簡直是死路一條。

這個大洞變成了文繼林的天堂,卻變成了這個女人的地獄,她徹底淪為了奴隸,在這里能做的只是滿足文繼林最原始的***而已。文繼林把她身上所有的衣物扒光,讓她換上了抗寒的棉衣,每日供應她不多的飲食,讓她可以在這里勉強生存。

最可怕的是冬天,山洞里實在是太冷了,這名女子受不了寒冷,活活被凍死在了山洞里。文繼林用老辦法,把她拋尸在山洞中,等洪水一上漲,尸骨又變得無影無蹤了。

隨后幾年里,幾乎每年文繼林都要擄女子到這個山洞來淫樂一年,然后再任由她在冬天自生自滅,而在這個山洞里挨過了兩個冬天的女子只有一個人。

但是厄運又來了,文繼林的工廠徹底破產了,連遣散費都發不出來,只能給他們一些廠里的衣服抵債。經濟上發生了問題,文繼林只能休息了幾年,在這幾年中,他干過家具工,做過電器維修。后來他也學著別人做起了生意,倒賣服裝,而且做得有聲有色,在市里還雇了人,租了門面,成了個小有名氣的服裝店老板。

隨著時裝時代的到來,文繼林的服裝生意越做越好,賺了不少錢。飽暖思淫欲,都市里各種各樣的美麗身影在他的店里試著衣服。那些眼花繚亂的裙子,那些紛亂的腳步,那些高跟鞋,一下一下踩在他的心上。文繼林對于女人本來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那些漂亮女人在他看來都是些寵物而已,他與美女們無數次擦肩而過,帶來了無數次的遺憾和惋惜。

新的案件就在這樣的惋惜聲中發生了,首先他先改造了那個溶洞,利用發電機通了電,文繼林還在冬天里設置了火爐,他甚至在里邊擺放了諸多的娛樂設施。在新的“人圈”建成后,他又開始狩獵他所喜歡的目標了。這時,他已經不再只把目標放在那些三陪小姐的身上,風流的***、清純的學生也變成了他狩獵的目標。

文繼林是個很富有男人魅力的人,雖然個子不高,但穿上體面的衣服后,說他是個富翁絕對有人相信。他常常出入聲色場所,還在一些聊天室里結實了很多女大學生。文繼林有些積蓄,但他的錢不足以包養這些美女。文繼林被判處***前曾對法官說,如果他的錢足夠多,他會買下一棟別墅,把這些女人都放置在里邊,他會用錢圈養她們,而不是那個潮濕的地洞。

罪惡在繼續著,文繼林綁架女孩的方式也不再那么簡單粗暴,他覺得男人有錢了,女人自然就會來了,即便是裝作大款,貪財的女人也會如蒼蠅一樣黏上來。女學生、三陪女郎成為了他的首選目標,他裝作大款請她們吃飯,帶她們購物,獲得她們的好感后,又以旅游為名,將她們騙到了那個溶洞內。

他的這座“人圈”內,規模最龐大時,竟然有九個女子被囚禁于此。這些女人迫于文繼林的***,任其***。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頂巖寨附近的村民開始流傳著洞內有女鬼的說法,再也沒人敢接近這里,其實他們聽到的是女孩子們的哭聲和呼救聲,也正是由于村民們的迷信,讓這個案件延后了幾年才被偵破。

雖然洞內設施有所改善,但是生存條件依舊很差,很快意外事件也隨之而來,在這座龐大的人圈中,最先襲來的是傳染病。三年前的春天先后有兩人被傳上了流感,由于缺少藥物,兩人病得很重,不久就變得高燒不退。文繼林沒有將兩人拖出洞外醫治,而是將她們勒死后拋棄于深穴中,后來被證實這兩個可憐的姑娘就是張文秀和黎永菊,如花似玉的姑娘如今已經變成兩具森森的白骨。

就這樣,文繼林竟然把他的色情事業又堅持了兩年。三個月前意外又發生了,洞內竟然出現了野獸,一只狼突然出現在了山洞內,咬掉了一個姑娘的指頭,文繼林打跑了餓狼。但文繼林深怕那個姑娘感染狂犬病,將其在其他姑娘面前勒死后,推入了這座溶洞下邊的洞內。這個舉動既是滅口也是恐嚇,剩余的六名姑娘都被嚇壞了,她們抱在一起痛哭,但是誰也不敢在這個魔王面前造次,只能屈辱地活下去。

進入2011年后,零售業受到了電商行業的極大沖擊,文繼林的小服裝店已經入不敷出,他只能關閉了店鋪,回到老家來繼續經營。鄉間的購買力有限,文繼林再也無力支持這個龐大的“圈養事業”,而他此時竟然將自己圈養的女子的衣物也拿出來賣,維持生計,這才最終露出馬腳。女孩們的食物攝入量在減少,而且她們都在文繼林的眼神中,看到了一股新的殺氣——他隨時有可能因為食物不夠而殺掉她們。

其中兩個女子早就預謀好了,她們想要逃跑,無論如何也要逃出這個魔窟!這兩名女子就是最先在神仙洞的洞口被發現的陳秀秀和王萍。她們利用文繼林不在的時間,已經做過了多次探查,不知道是她們運氣好還是運氣差,雖然走了很多冤枉路,但是真的走出了這片迷宮,可是卻沒有想到,在洞口等著她們的是迎面趕來的文繼林。

文繼林毫無猶豫地殺害兩名女子。陳秀秀在被害前,死死抓住文繼林的雙手,滿面淚痕,一聲一泣,苦苦哀求,承諾自己再也不逃跑了!但是文繼林卻狠狠地說道:“今日有你無我!”陳秀秀、王萍兩人就這樣被勒死在神仙洞的洞口。

以上是我根據本案的案卷和文繼林的口供做出的敘述,至此這起驚天答案才宣告破解。

7

破案的那天,陰沉沉的,天又下起了大雨,大周看著陰沉的天空,突然念起了一首西江月來:

“千古悠悠,有多少冤魂嗟嘆,空悵望,人寰無限,叢生哀怨。泣血蠅蟲笑蒼天,孤帆疊影鎖白鏈。殘月升,驟起烈烈風,盡吹散。盡吹散,盡吹散,滂沱雨,無底澗,涉激流,登彼岸。奮力撥云間,消得霧患,社稷安撫臣子心,長驅鬼魅不休戰,看斜陽,照大地阡陌,從頭轉!”

“沒聽說你還對詩詞感興趣???”我笑著說道。

“是葛程教我的!”

“又是那個女人!搞不懂!”

“是??!女人確實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搞懂的動物!”大周喝了一口咖啡。

“別發神經了,你是又對這起案件有想法了吧?”我笑著說道。

大周憂郁的眼神有些迷離,他喝了一口咖啡,半天才說道:“我總在想這些受害人為什么防范意識這么差?那些風月場上的小姐也就罷了,這些大學生都是高學歷的知識分子,卻也不會保護自己,這么輕易就被誘惑,被文繼林這樣的禽獸欺騙,真是悲劇?!闭f完,他深嘆了一口氣,又喝起了咖啡。

是啊,浮躁的社會,必然會產生浮躁的悲劇。有的人為了追求物質生活,墜入紅塵,輕易地出賣自己的靈與肉;甚至有個人為了買部iphone手機,可以賣掉自己的腎臟。這些都是個人的悲劇,也是社會的悲劇。當然,最讓人遺憾的是我們當下出現了像文繼林這樣的惡魔,他手段殘忍,念頭惡毒,視生命如草芥,年輕的女性在他的魔爪下猶如待宰的羔羊。

我總結了一下,色魔或誘拐犯的獵物主要有以下幾個特點:第一,單身女性;第二,涉世未深,單純幼稚;第三,有所急或有所需。

而色魔或誘拐犯常常使出的手段無非是:偽裝殷勤,假裝關心,施以小惠,博取好感;自我吹噓,花言巧語,騙取信任;排解急難,投其所好。

輕易得到的東西,必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容易走的路也多是下坡路。虛偽的欲望背后,可能招致的是讓人意想不到的致命后果。所以,作為女性,無論遇到什么困難,受到什么樣的誘惑,一定要潔身自好,保護好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假象所蒙蔽,未來還很長。作為一名作家,對女性的話,我只能說這么多了。

當然,本案還有一些環節要簡單交代一下,比如那個被咬掉小指的尸體的身份,她后來被確定是個叫米小玲的外省白領,二十七歲,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了,當初是到我市來旅游,在服裝店偶遇文繼林,便攀談了起來,文繼林翩翩的風度,讓他們很快發生了***,米小玲最終被文繼林俘獲,成為了奴隸。

至于陳秀秀、王萍為什么沒有被拖入洞內拋尸,文繼林沒有說。

我和大周曾經討論過這個問題,大周也搖頭說不知道,我對大周說:“會不會是因為那兩張照片?”

“照片?”

“還記得警方第一次搜查文繼林家時發現的那兩張死者的照片嗎?文繼林除了衣物和首飾外,處理了所有的可以證明死者身份的東西,卻留下了那兩個姑娘的照片,而且他的家里只有那兩個姑娘的照片,這說明什么?”

大周依舊搖著頭。

我嘆了口氣,“你在這方面真的是個笨蛋啊,我覺得文繼林非常喜歡這樣類型的女孩,所以才會留著照片的,他不急于拋尸,很可能也是想多看她們幾眼吧!”

“變態!”

“還有一具尸骨沒有確認呢?那是……”那具一開始連大周都分不清楚是男是女的尸骨在我的心中一直是個懸案。

“那是文繼林的妻子!”

“他妻子?”

大周點了點頭:“尸骨我已經檢驗過了,應該是正常死亡的。而且警方也找到了三年前,文妻死亡時的證明,系正常死亡后下葬在村頭??赡苁俏睦^林把他妻子的尸體挖了出來,又拋尸在洞里吧,而文拋棄妻子的大洞是個不會受到洪水侵襲的洞口,也就是說他想永久保存他妻子的尸骨,可能是想讓她看看他的天堂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吧?還有死者張文秀和黎永菊,可能正像你說的,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所以也被拋尸在了這里。哎,這種變態殺人狂的心理真的是很難猜測的,這些都是樊師傅(樊師傅的事跡請看《問骨》)幫我推斷的!”

“不要想了,每個案件都是有遺憾的,總算是破了!咱們去喝杯東西吧!”

大周搖了搖頭,道:“作家,你知道我現在正在想什么嗎?”

“不知道!”

“那三十件女裝,如果代表了三十個被害者的話,不知道還有多少冤魂在那座山洞內徘徊著,老人們的傳說,也許是真的!”說這話時,大周看著窗外,他的眼神里充滿了迷離。

問骨2:骨惑

問骨2:骨惑

作者:佚名類型:靈異狀態:已完結

《問骨2:骨惑》以主人公“我”(一位作家)和法醫大周的經歷為背景,以實錄的方式講述故事,力圖用*科學的尸骨鑒證方法,把一段段關于...

小說詳情
平码平肖论坛 最准特马 友好广西棋牌正版 湖北11选5一定牛 如何网赚 四人麻将免费打 怎么看股票趋势图 手机兼职赚钱app 海南麻将打牌小技巧 香港股市行情查询 彩库宝典1.2.1版香港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