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都市 > 天道戰神

更新時間:2020-03-25 10:40:11

天道戰神

天道戰神 東方十三 著

連載中 陳奕林千念

獨家新書《天道戰神》是來自東方十三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類型的小說,文中主角是陳奕林千念,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一介境王,手握天下兵權,退伍后卻成了公認的廢物?家族和丈母娘痛悔:“是我們錯了!”

精彩章節試讀:

江南市,通港樞紐。

如同黑云壓境,一艘巨輪浩浩湯湯,即將入港。

“轟…!”

“轟…!”

數千黑衣戰士持槍肅穆,與之隨來的,是綿延千里海岸的黃龍絲旗。

周遭恐懼目光緊盯著這道人海,不知是何等權貴,竟然如此陣仗。

巨輪即將靠岸,人海中站出一位軍裝男人,神眸緊皺,仿若心若所思,立刻轉身離開。

很快,港口外區。

陳奕點燃一支煙,默然注視著眼前的男人。

“大人望您繼續鎮守北疆,至于令尊之事,他愿洗冤?!?/p>

單膝蹴于青石基面,胸前的數枚勛章熠熠閃光,年僅三十即取得這等榮譽,確是將才。

但如此凌頂的成就,在眼前的年輕男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他愿洗冤?”

陳奕深呼一縷白霧,嘴角些許戲謔,“若不是他閉塞消息,恐怕我也不會在三年后才知道,我陳某,早已是孤家寡人了吧?!?/p>

“讓他屈尊?我陳某消受不起?!?/p>

話中機杼刺心,若是別人如此耳語,恐怕早就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京都軍部的總司,又豈是誰人都能如此諷刺的?

但眼前的男子,不一樣。

堂堂軍中脊梁,一人鎮守千萬北疆的王!

這又僅是生小口談?

“十年,也算是仁至義盡?!?/p>

掐滅煙蒂,望著陳奕身影越行越遠,軍裝男人沒有半分挽留。

他很清楚。

境王一生所決定之事,絕無改變可能。

他又…何必為難?

踏出港口,接駕車隊早已等待多時,隨著一聲嘆息,如龍車隊,直駛中延河!

三月的江南,頗有些煙雨之氣,陳奕身如岳般矗立在中延河前,拳,死死緊握!

“奕兒,為父一生清白,可沒想到老來,卻被至親潑了一身臟污!”

“你往后,就在軍部好好生活,莫要重回江南,那些賊子,你不是對手!”

仿想起那晚了三年之久的話語,陳奕指間微顫,劍鋒雙眸中,兩行清淚緩緩撒下。

三年前,江南豪門陳家家主,陳國棟留下這番遺言后,自投中延河,血骨無存!

就在陳國棟身死三天,陳家支系堂而皇之宣布,陳國棟生前,已經簽下遺囑。

陳家的一切,全部歸于他們!

而這則消息。

整整遲了數千日月,才傳到陳奕耳中!

陳奕,只恨。

只恨自己,實在是太過遲暮!

如山身影矗于清風揚撒,天公同感,前一刻還朦朧的普光,此刻云收見日,眾多老者支起火燭。

江南,自古即有祭江之舉。

今日,也正是他父,第四個年頭的祭日。

祭先人,又怎可能不做萬全準備?

目光投向來時的青石路上,下一刻,由一尊西裝身影為首的隊伍,齊齊整整的屈于陳奕的面前。

“境王?!?/p>

“您所需已經準備完全,共一億美金。并且屬下已經查明,今日陳家,有族宴一場?!?/p>

言人正是陳奕麾下部眾于文,與之隨來的,是一車散發著駭人氣息的米國現金!

微風吹拂,不少現金由風翱翔,不少香客見到如此場景,面色皆是如驚蟄春雷。

這是…?

整整一車美金?

可是,帶著如此龐大數額的錢財,來這江邊作何?

下一秒,陳奕手上的動作,為他們做出了解答。

只見陳奕只手抓起無數現金,向著如東海奔騰的中延河,深深撒去!

人者,以香燭銅錢祭拜。

而這男人。

竟是以現金…作為祭物?!

只見一把又一把,滄瀾龐江之上,已經全數被美金覆蓋,可陳奕的動作,依舊沒有停下!

仿似想起那年,父親送他從軍之時,那一番語重心長。

“奕兒,我出走半生,從商為獨,可我卻每年行善,國有國難之時,我更是捐款十億,你以為,是咱們陳家有如此閑錢嗎?”

“是為父為了臉面嗎?”

“非也,國之有難,商足應援,你從戎,也要牢記如此,有國…才有家啊?!?/p>

那一日,陳奕歲足十八。

人成翌翼。

“爸,我牢記如此,如今國泰平安,可我…卻沒了家......”

陳奕身軀輕顫。

父親生前所捐財款,不下百億。

卻被自家族人,用莫須有的罪證,給逼上了絕路。

而今。

陳奕同用錢財,為父祭奠!

既然,這天下沒了公正。

那他,便還這天下,一個公道!

漫天錢鈔飛舞,如夏花紛飛,陳奕怵然猛跪,九響頭,天地可鑒!

三響跪父,三響定心,三響立誓!

不遠處,一襲倩影纖足踏石,朱唇欲啟難開,一對明澈清眸早已是淚眼婆娑。

陳奕,我等了你整整十年。

你可知道,十年,是如何難熬?

你可知道,碧玉年華至始室年歲,是多少個日日夜夜嗎?!

林千念不止一次念想過這一天,可真如愿,她才知道,一切話語,都已是多余。

父母之命,她林千念無怨無悔。

可你陳奕,又有什么資格,出走十年?一日未歸?

似是察覺,陳奕緩緩轉身,四目相對,陳奕身形猛然一震,一道少女倩影,頓然浮現。

“你…還好嗎?”

軍中無所睥睨的他,此刻卻啞了語。

林千念聽聞,倩影一晃。

好?

這十年,她何時,配得上這個好字?

尤其是在陳家覆滅后,她在林家,徹底成了格格不入之人。

她很想大聲質問,陳奕,你知道我這十年,過的是如何滋味嗎?

可當此刻她才知道,連一句“不好”,都是如此難以出口。

陳奕能做的,只是將她柔弱的身軀涌入懷中,林千念緊咬紅唇,眼淚卻不聽指揮的不停落下。

她沒有發泄,也沒有質問,只是像十年前那般恬靜溫柔,猶如一枚絕美的珍珠,她只是靜靜的哭泣,雙手卻像是害怕什么一般,死死的抓著陳奕的手臂。

她真的害怕,這個男人,再一次離她而去。

陳奕溫柔的拂去她的淚水,“對不起,我回來晚了?!?/p>

堂堂的境中之王,絕尊爵者,此刻卻只剩下滿腔的柔情。

“你,你這回…還要走嗎?”美眸擔憂的看著陳奕,猶如受驚的小動物,這番,讓陳奕更是心疼。

“不走了?!陛p笑著,陳奕仔細整理著她的發絲,“不過,我有些事情需要先處理,你先回家等我,好嗎?”

林千念倔強的抿著唇,但最后,恬靜溫柔的她,還是選擇相信陳奕。

纖足走過江邊,由她手中,三支供香緩緩燃燒,她今日,也是為了給陳父上供而來。

寥寥青煙下,林千念回過身來,陳奕給了于文一個眼神,隨后,便將林千念送上了車隊。

“陳奕......”

似乎從未見過如此場面,林千念顯得頗為緊張,而陳奕只是在她耳旁,輕輕吐出了四個字。

“等我回家?!?/p>

如龍車隊瞬時出發,而陳奕則是緩步行走,彼時的陳家大院,如今,已經成為陳家的總部。

丈有千尺的摩天大樓,陳奕就這般矗立,眼眸中寒意越冷。

此陳,非彼陳。

而且他倒是想看看。

他父親當年留下的那份遺囑,以及......

當年,登上各種頭條,陳家支系指控陳國棟叛國的…那份證據。

深吸一口氣,陳奕剛準備踏入大樓,數個保安便直接將他攔下。

“今日乃是陳氏的族宴,沒有家主親授之人,一概不予入內,你有邀請函嗎?”

幾個保安神態倨傲,眼神中寫滿不屑,當看到陳奕搖頭否定過后,越發霸氣凌人。

“若是沒有,那便快滾!”

“一身如此寒酸,就是想蹭陳氏的光,也得先換身行頭再來吧?!?/p>

面對如此的譏諷,陳奕只是點燃了一根香煙。

他持屠刀而來。

殺人,還需要等死之人準許?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殺人,還需要等死之人準許?
  • 第二章 所有人…都有罪!
  • 第三章 離婚!
  • 第四章 沈家殺念!
  • 第五章 你應該謝謝我!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平码平肖论坛 怎样融资融券买股票 长沙麻将六六顺是什么牌型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排 德甲勒沃库森对拜仁 今晚35选7中奖号码 game850棋牌下载苹果版 楚天风彩30选5开奖 股票查询00062 平码六不中高手论坛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