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都市 > 巔峰往事

更新時間:2020-03-13 16:50:55

巔峰往事

巔峰往事 風語 著

連載中 凌正道趙麗然

《巔峰往事》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凌正道趙麗然,是風語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異能小說,已上架追書云。國稅局小科員凌正道,因不夠圓滑,在工作中被一直打壓。一天醉酒后,他無意間撞破了副局長唐立君與縣委書記夫人趙麗然的秘密,被唐局長從征稅科調到辦公室工作……自此,他開始了真正的仕途之路,各色各樣的美女也接踵而來,令人眼花繚亂!

精彩章節試讀:

深夜,凌正道喝的醉醺醺,踉踉蹌蹌地從一個小飯館中走了出來。

本來他就只是吃個飯,可是煩悶之下喝了點酒,這一不小心還喝大了。一個人喝悶酒喝大了,顯然是心里有郁悶事。

27歲的凌正道,是中平縣國稅局征稅科的一名小科員,作為燕大畢業的高材生,也算是年輕有為的公務員。

可是這鐵飯碗卻不是那么好端的。兩年前,他帶著一腔的熱血,放棄了留在大都市的機會,報考公務員分配到中平縣國稅局。

年輕人總是有些氣盛,對于體制內一些事情也很看不慣。一來二去,他就不小心得罪了征稅科的副科長韓洪超。

起初凌正道覺得自己并沒有做錯,可是自從韓洪超成為征稅科的正職后,他在征稅科就變得舉步維艱了。

如今在科室里,凌正道這燕大高材生差不多就是一保潔員,掃地擦桌子清理洗手間,總之什么臟活累活都是他的。

就這樣還不算完,韓洪超又搞了什么業務考核,整天做保潔員的凌正道,能有什么業務可考核?

“對于某一些在科室里混吃等死的人,那是堅決要開除的!”韓洪超有事沒事,就在凌正道耳邊說這句話,說白了就是想讓這眼中釘離開國稅局。

就現在這情況,凌正道覺得自己差不多到年底就會因為工作能力差被開了。

想到自己一個燕大高材生,做了兩年小科員毫無建樹不說,最后還落個開除,這心里就郁悶的不行。

就是因為這樣,他才喝了一頓悶酒,把自己給喝大了。

本來就有些頭昏眼花,再被涼涼的晚風一吹,這酒勁就上來了。胃里一陣翻騰,嘴里也冒出酸水,這是要出酒。

強忍著嘔吐的感覺,凌正道匆匆地鉆進一條胡同,準備找個沒人的地方把肚子里的東西吐出來。

轉進胡同,他一不小心,整個人就撞在了胡同里的一輛轎車上。也幸虧這轎車是停著的,不然可就出***煩了。

誰大半夜的把車停這地方?被撞了這么一下,竟把凌正道的酒勁撞回去一下,他揉了揉眼,很是惱火地看著眼前的轎車。

“你給我下來!”酒精上頭的凌正道指著那車就吼了一嗓子,也不管車上有沒有人,就用力地拉起了車門。

這三更半夜的估計車上也沒人,凌正道如果不是喝多了,也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可是原本沒人的轎車車窗,卻在這時候落了下來,探出一張面色鐵青的臉?!澳阆敫墒裁?”

想干什么?見對方還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凌正道的火氣就更大了,“你說想干什么?你車撞我了……”

本來凌正道是想跟對方好好說道說道的,可是話還沒有說完,他就發現眼前這人有些眼熟,看上去有點像國稅局的唐立君唐副局。

不會是看花眼了吧?再次揉了揉眼睛,凌正道看的可就更仔細了,車上的人不是唐局又是誰?

“唐局……”凌正道有些尷尬了,心里暗嘆著倒霉,這好端端的怎么又撞上了局長,看來自己在國稅局真的沒辦法混了。

不過凌正道剛剛喊出“唐局”兩個字后,整個人就又愣住了,透過車窗從車內燈光下,他看到副駕駛座上還有一個衣冠不整的女人。

這女人是誰,凌正道一時沒看清楚,但是絕對不是唐立君的老婆!

氣氛突然變得沉寂起來,凌正道和唐立君對視了好一會兒,誰也沒有說話。

“你是征稅科的吧?”終于,還是唐立君先問了一句。

“是,唐局你這……”

凌正道剛想問局長是怎么回事,可是話到嘴邊他就吞了回去。這還用問嗎?大半夜的,車上男女衣冠不整還能干什么?

“我就是路過?!睆U了半天勁,凌正道終于把話頭擰了回來。

“呵呵,那回去吧,明天還要上班?!碧屏⒕茴I導派頭地笑了笑,只是這笑看上去有些難看。

凌正道連忙點頭說:“那我先走了?”

說這句的時候,凌正道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副駕駛上瞄了一眼,他想確定那女人到底是不是局長夫人。

可是這一看,著實又把他嚇了一跳,這那里是局長夫人,明明就是縣委書記的夫人!

縣委書記胡展程的夫人叫趙麗然,是縣環保局的副局。凌正道之前又見過幾次,對于這位端莊大方,氣質優雅的女局長頗有幾分印象。

不過此時,那位端莊大方的女局長卻滿臉通紅,一副慌亂之色。

唐立君見凌正道的眼睛一直停在趙麗然身上,臉色也是越來越黑,他干咳了兩聲說:“小凌呀,你是不是該回去了?”

“回去,我馬上走?!?/p>

凌正道意識到自己看了不該看的事,有了慌亂地說著,隨后又不忘來一句:“唐局,對不起呀,我真的只是路過?!?/p>

轉身走出了胡同,凌正道的酒勁算是徹底醒了過來。

“是不是喝多了出現幻覺了?”用力搖了搖腦袋,凌正道回頭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別克轎車,這可不就是唐局的車嗎?

……

昨晚喝多了,凌正道一覺醒來摸手機一看時間,竟然已經八點半了。

“要遲到了!”忍著宿醉的頭疼,他從床上坐了起來,迅速地穿上衣服,隨便洗了一把臉就沖出了出租屋。

真是倒霉催的!韓洪超平時沒事還找自己麻煩,這上班遲到恐怕更沒有好果子吃了。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凌正道早飯都沒顧上吃,就騎著自己的單車,火急火燎地奔國稅局去了。

果然,剛到科室的門口,凌正道就碰上滿臉陰沉的韓洪超。不用問,這肯定是在等自己的。

“都幾點了!”看到滿頭大汗的凌正道,韓洪超陰沉的臉上,竟隱約帶著幾分怪異的喜色。

“對不起韓科長,我……”

“國稅局不養閑人,征稅科更不養閑人!就你這樣的,整天混吃等死沒有半點工作能力的人,還有什么臉留在國稅局!”

根本不聽凌正道怎么解釋,韓洪超張嘴就是一番訓斥。四下的同事看到這一幕,也都是面露譏笑之色,顯然大家對韓科的眼中釘都沒有什么好感。

凌正道越聽越窩囊,自己怎么混吃等死了,科室里活自己少干了嗎?還有什么工作能力,自己是征稅的不是來當保姆的好不?

感覺自己已經干不下去了,凌正道也不想再任由韓洪超如此羞辱自己。心一橫,他就準備要辭職走人了。

“唐局一早就在找你,你過去一下吧!”

就在凌正道那句“老子不干了”還沒說出口,韓洪超卻不緊不慢地說了這么一句。

唐局?唐立君找我?凌正道愣了好一會兒,腦海中迅速浮現出昨晚的一幕,心里不由就有些慌了。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巔峰往事或者回復書號348 閱讀全文

×
平码平肖论坛 互联网金融赚钱模式 股票配资门户找象泰配资可靠GO 娱乐棋牌大厅 北京快中彩软件下载 网上兼职赚钱平台 财神爷精选六肖已公开 腾讯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车联网1431传销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今天 全民福州麻将有没有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