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穿越 > 邪鳳毒妃

更新時間:2020-01-23 13:05:27

邪鳳毒妃

邪鳳毒妃 且為東風住 著

連載中 夜阡陌容冽

《邪鳳毒妃》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夜阡陌容冽,由且為東風住傾心寫作的一本十分不錯的穿越重生小說,目前正在追書云連載。強者為尊的異世,從家族第一天才隕落,她,夜阡陌嘗盡冷眼,最終死于非命!但,異界殺手的靈魂降臨于世,欺辱我者,殺!背叛我者,殺!神階魔寵認主,更有幻境殘魂追隨,變強的道路上,眾美男相隨。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她愛的,唯有那霸道強橫的絕世魔尊,一襲紅衣,冠絕天下,更侵襲她的心!

精彩章節試讀:

“你要干什么?”
阡陌沒有理會他,縱然他就是這條紅蛇的主子,也不能打消她的念頭,她總不能被這條蛇給控制了!只是在她刀鋒對著那紅蛇的一剎那,那看似沉睡的紅紅突然之間卻揚起了她扁平尖小的腦袋,紅寶石一般的眼珠子死死的盯著她,阡陌心一顫,為何她能感覺到這蛇眼里的不屑之意呢?莫不是已然成精?
“不想被我殺了的,就下去?!?br/> 阡陌冷聲道,雖然對著一條蛇說話看起來有些白癡,不過這異界的天階魔獸已開神智,只是不能吐人言而已,她相信,蛇應該是聽懂了的,不過那紅蛇卻是張開了嘴,閃電般的直接咬上了她手腕,而與此同時,她右手也是手起刀落,對著它的七寸砍了下去,只是還未觸及到它的身子,她那持刀的手直接被冰凍在了半空中!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紅蛇咬了她,然后施施然的游走開來。
而那被咬了一口的手,傷口已成紫紅色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轉眼之間她那只胳膊仿佛已經廢掉了,全然沒有了知覺,而另外一只手也被冰凍著,阡陌在第一時間轉身朝著她身后的背影撲去,聽聲辨之時,她已大概猜測那人的方位,不遠,幾步路的距離而已,所以當她整個人撞進他的懷里,并用那只已經被廢掉的手掐著那人的喉嚨之時,整個時間,只用了三秒鐘,而這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反應很快嘛?!?br/> 調笑的話從他嘴里說來,聽著有些諷刺,他起頭,那雙嗜血般的紅眸就這么定定的看著她,阡陌身子像是墜入了冰窖之中,冰冷刺骨,甚至于她的靈魂都被淬了毒,她似乎看見了前世那不堪回首的一生,她是殺手,殺人是她僅存的意義,她依舊能看見那些人死前猙獰的臉,害的她夜不成寐,還有在她臨死之前看到的那張臉,被背叛的痛覺襲來,她似已在地獄!
“幻術么?你若再用的話,我會挖掉你的眼珠子?!?br/> 不過是片刻之間,她已經恢復了清明,鳳眼淡漠之極,那雙奪人心魄的眼已失去了它迷惑人心的作用,她用眼神剮著眼前的男人,對于那張精絕艷美的臉,沒有絲毫的動容,左邊的身子已經沒了知覺,恐怕再過不久,她就該魂歸西天了。
“很有意思,我舍不得你死了,紅紅,來,給她解毒?!?br/> 容冽無視著那掐著他脖子的手,笑意濃烈,那樣一張臉笑起來艷絕天下,只一眼便讓人迷了魂魄,紅蛇慢悠悠的游了過來,順著她的腿上滑,冰涼的蛇身縱然是隔著衣服也讓人毛骨悚然,只見它又重新圈在了她的左手腕之上,然后向著她的傷口處….吐了點口水?!而后又繼續圈在那沉睡….
阡陌默然了,這所謂的蛇毒,只要用蛇的唾液便可解?是這個世界玄幻,還是她玄幻了?
“美人,毒已經解了,能否放開你的手呢?”
容冽輕笑道,這美人果然長的不錯,雖不比上他本人的花容月貌,但在人類的范疇之內,也算的上一等一的美人,黑衣勁裝顯得人英姿勃發,五官小巧精致,肌如凝脂,如皎月般熠熠生輝,鳳眼清冷,仿若雪上之上的融水,拒人于千里之外,她該是個心冷狠辣的女人。
她的手正掐著人家的脖子,而那條紅蛇就圈在她的手腕上,所以那紅蛇的身子正貼著人家的臉呢,阡陌冷笑一聲示意自己的被冰凍住的右手,卻見他淡淡一笑,甚至連動都沒動一笑,憑空中便有一團紫火將她手上的冰融化了。
若是其他有眼力勁的人在場必定驚詫之極,且不說這憑空而生的火與冰,但就是這男人同時能動用火之力與水之力,這兩種不能共存的玄力便已是驚世駭俗,阡陌大概也知道一些,只是對眼前的男人忌憚一些,倒也不顯得如何驚駭。
只是當她收回了手并后退了幾步,這才發現他的肩胛之處卻被鐵鏈緊緊的鎖住,雙手雙腳卻是自由的,而鐵鏈連著兩個畫著符咒的擎天鐵柱,而身上的衣服從材質上看倒是頗為華貴,只是年月太久貌似有些破爛了。
一頭的青絲未束起,披散在后腰間顯得甚是魅惑,至于那張臉,只怕這世人看了,都會迷失在那樣的神跡之中,完美刀刻般五官,上揚的唇角顯得有些漫不經心,而那雙如紅寶石一般的眸眼,卻更叫人驚心動魄,仿若光華流轉,阡陌看了一眼便已經知曉,這男人絕對不簡單。
“美人這么看著我,難不成是被我美色所惑?”
“沒有,美的只不過是你的皮相,誰知里面是個什么東西?”阡陌嗤之以鼻,全然對他那張臉沒有絲毫興趣,轉過身抬頭看著那萬里無云的藍天,再看看四周高不可攀的深澗,心思全在如何逃離出去,晚娘還在等著她呢,如今不知急成什么樣了,只是想要出去實在有些困難。
“美人想出去么?”
“想如何,不想又如何?”阡陌冷冷盯著他,全然不露絲毫情緒,這個男人擅懂人心,又口蜜腹劍喜怒難測,所以,阡陌十分謹慎。
“若想的話,不如你我合作,你救我,我送你出去如何?”邪魅的笑容如盛開的罌粟花,讓人心驚,阡陌越發小心翼翼,他比那些兇神惡煞的人更為殘忍,因為在他笑的時候,眼底卻是冰冷之極。
“救你?閣下莫不是開玩笑?我若能救你,那我也必然能出的去,況且你之前差點要了我的命,我若救你,只怕死的更快!”
“美人真是鐵石心腸,算了,既然沒有利用價值,紅紅,咬她一口,送她去地獄吧?!?br/> 殘忍之極的話從他嘴里說來卻仿若情人般的低語,那原本還呼呼大睡的紅蛇瞬間揚起了蛇頭,吐著芯子冷冷的看著阡陌,這種死亡近在咫尺的感覺讓阡陌甚是不舒服,男人果然善變,嘆息一聲,冷然的盯著他問:
“我沒有玄力,靈基也被毀的差不多,所以,或許沒那能力幫你?!?br/> “沒關系的,只要美人將你的心頭之血,灑在那柱子上面的符咒之上便可?!比葙郎\笑著溫柔之極,阡陌斷定,他就算是殺人,也定然是笑著看著別人死的。阡陌后退了幾步,似乎踩著了一個東西,低頭一看竟然是人頭骷髏!
“心頭之血?閣下還是直接送我去地獄吧,若放出心頭之血,我還有生還的可能么?你當我是傻子么!”
阡陌氣的臉都扭曲了,用刀刺進心臟放出心頭之血,他這是讓她殺身成仁舍身取義么,笑話!紅紅此刻圈在她的手臂之上,似乎對兩人的對話很感興趣,若仔細看會發現蛇眼之中的笑意!蛇還會笑?
“還有,這里有骷髏,是不是說明,之前也有人掉下來然后也被你逼著救你,然后死于非命?”
“美人倒是聰明,這上古符咒并不是誰都可以解,你若照做還有一絲活的希望,若不答應的話,現在就讓紅紅送你去地獄好了?!?br/> 簡單的選擇題,二選其一,沒有第二條路可走,阡陌嘆氣,對著手腕上的紅紅那尖細的腦袋,很想一巴掌拍死了它,而紅紅似乎了然她的想法,對她吐著蛇芯,威脅意味不言而喻。
要不要賭一次?阡陌緩緩站起身,走近那刻著符咒的柱子前,那些符咒她一點都不看懂,只是看起來年代似乎很古老花紋細膩,偶爾會有流光溢彩閃過,她伸手觸碰著上面的印記,沒有絲毫的阻礙,男子眼底劃過一絲冷芒,笑意越發的深刻,運氣還不錯,這人身上竟有上古遺傳下來的血脈。
阡陌拿著刀口對準了自己的心,對著那側頭看著她的男人冷聲道:
“倘若你拉不回我,那么請你帶著我的尸骨去找夜家一個叫晚娘的女人?!?br/> “放心吧,美人,我不會讓你死的?!?br/> 阡陌沒理會他,刀口的鋒芒一點點的刺進了她的心口,劇烈的鈍痛傳來,她咬著牙冷汗直流,心口的血順著刀鋒流了下來,阡陌將之涂抹到了鐵柱之上,片刻的功夫,她有些支持不住,身子軟軟的倒在了一旁,而鐵柱上符咒卻仿若蝴蝶一般,盡數剝落。
那嵌入男子肩胛骨內的鐵鏈開始晃蕩著,容冽邪魅一笑,眼底血色漸漸濃烈,他的手撫摸在鐵鏈之上,那鐵鏈竟在他的手中慢慢融化成灰燼,這是何等通天的玄力?那束縛他的鐵鏈盡毀,整個山谷忽然之間地動山搖了起來,天界翻滾著紅云似要吞噬了整個天地!
就讓整個山谷要塌方要壓下來的時候,男人袖口輕輕一揮,這山谷中所有的東西靜止了,至高無上的空間之術,就這么被他順手用來,只見他漸漸的走近阡陌,伸手抱起了她,然后緩步走向深潭之間,跳了下去。
潭水的冰冷刺激的她打了個寒顫,神智清明了一些,睜眼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心臟忽而動了一下,在水下,他看著她,眸眼中的紅色退卻不少,淡紅極艷如最美麗的桃花,仔細看去有淡淡的溫情,他對了她淺笑,而后臉慢慢的靠近,最后薄唇終于吻上了她的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邪鳳毒妃或者回復書號5896 閱讀全文

×
平码平肖论坛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 波克棋牌官网 财神捕鱼技术打漏洞 吉林科乐麻将群 海王捕鱼怎么猜罐头 丫丫陕西老麻子下载 炒股软件手机版下载 浙江麻将怎么玩法介绍 股票走势图分析图解 新娱网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