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穿越 > 霸王夫人要從良

更新時間:2020-01-23 11:10:19

霸王夫人要從良

霸王夫人要從良 水珠 著

連載中 尹子染溫良夜

《霸王夫人要從良》是最近很火的穿越重生小說,作者是水珠,主角是尹子染溫良夜,小說情節跌宕起伏,前勵志后蘇爽,非常的精彩。內容主要講述了穿越就算了,身邊還有個虎視眈眈要害她的夫君是怎么回事?尹子染無力地靠在浴桶邊緣,虛弱地望向著自家夫君?!澳恪且獨⑽覇??”夫君渾身一怔,目光游移,似乎不敢與她對視,“不……我沒有?!币尤究s起來,身子輕微顫抖,“我……我剛才看見了?!薄胺蛉?,良夜一時手滑,還請莫怪?!?

精彩章節試讀:

春雨朦朧,五儀山仿佛籠在一層白霧之中。
山腳下,月兒村的某處院落中,一支嫩柳抽了新芽。與之相反襯的,是破敗失修的院落柵欄,滴水的茅草屋檐。
“夫人?”一個溫潤的聲音試探地喚著她。
尹子染躺在榻上,費力地睜開眼,頭暈暈沉沉。額頭一陣劇烈的疼痛,感覺有什么溫熱的東西順著臉流下來,她虛弱地伸手一摸,一陣驚嚇。
血……尹子染微微顫抖,茫然四顧。
一個朦朦朧朧的白色身影抱著毛巾靠近,似乎猶豫了一下,才說,“夫人,良夜已將熱水備好了?!?br/> 夫人?良夜?她明明在宿舍熬夜趕論文呀,只是太困了就趴著睡了一小會,怎么一睜開眼,就來到了這里呢!
還未看清那男子的樣貌,卻已被他小心翼翼地扶起,聲音輕緩,“夫人,良夜伺候你沐浴更衣吧?!?br/> 大腦暈乎乎,一陣又一陣的。尹子染想不明白,他為什么穿著古裝啊,自己是在做夢嗎?難道……尹子染身子一抖,天吶,穿越這么小概率的事,不會被自己碰上了吧!
尹子染大腦鈍痛,沒等她開口拒絕,那男子便靠近了,聞到他身上清冽的味道,尹子染緊張地縮起來。
迷迷糊糊之中,她感覺一雙冰涼的手搭在了她的領口,似乎是要解她的衣服,不知怎么地,卻僵在原地,遲遲沒有下手。
尹子染疑惑地看向他的手,那雙白皙修長的手此刻正微微顫抖著,一滴鮮紅的血液滴在他白皙修長的手背上,綻開了一朵血花。
???額頭又流血了嗎……尹子染虛弱地伸手擦了擦腦袋。
男子一愣,纖細的手抖得愈發厲害。募地,他猛然停下了,面色復雜地盯著尹子染,試探地喊了一聲,“夫人……?”
尹子染頭疼欲裂,艱難地擠出一個字,“嗯?!?br/> 見她發絲散亂,額頭破潰,卻又神志不清的樣子,男子忽然深吸了一口氣,迅速將她身上衣服除去。
尹子染覺得臉幾乎要燒了起來,偏偏大腦無力,全身酸軟,只能弱弱地掙扎,“不……不要”。
男子聞言一驚,手上微微停頓,便抬頭去看她的臉。尹子染滿面鮮血,面目猙獰,此刻手腳無力地晃著,男子眸中閃過一絲暗芒。
垂眸,壓下眼中的陰郁,他一把將尹子染抱入木桶中。
水汽氤氳中,男子用吸滿熱水的毛巾,輕柔地擦拭著尹子染的身體。待到尹子染放松警惕,昏昏欲睡時,他低聲輕喚道,“夫人?”
尹子染眉眼耷拉著,沒有回應。
男子眸光一沉,此刻,是唯一的機會。他將毛巾輕輕搭在木桶邊緣,悄聲地走向木桶邊的陳木衣裳架子。
終于可以結束這一切了,男子嘆了口氣,心道,尹子染,你莫要怪我,一切……都只因你作惡多端,自食惡果罷了。
察覺男子突然離開,尹子染費力地抬眸,只見他白色的身影朦朧地一閃,那沉重的衣裳架子便猛地向自己面門倒下來。
尹子染一驚,慌忙撐著木桶,往右一躲,那衣裳架子便險險地擦過她的發絲,砸在了浴桶邊緣。
桶中的水飛濺了一地,尹子染無力地松開手,順著木桶壁緩緩滑下。剛剛這一躲,使出了她渾身的力氣,著實是嚇得不輕。
終于看清了那男子的樣貌,他發絲如墨,眉目清朗,生得極為俊美,只是,那兩眉間似乎總是夾雜著一絲淡淡的愁緒。
只可惜尹子染現在無心欣賞,她無力地靠在浴桶邊緣,虛弱地望向著那男子。
“你……是要殺我嗎?”
男子渾身一怔,目光游移,似乎不敢與她對視,“不……我沒有?!?br/> 尹子染縮起來,身子輕微顫抖,“我……我剛才看見了?!彼H眼看到,分明是他伸手一推,那架子才會傾倒的。
男子張了張口,嗓子喑啞,低著頭道,“對不起夫人,怪我莽撞,不小心碰倒了架子。驚擾到了夫人,良夜難辭其咎,請夫人責罰?!?br/> 真的是這樣嗎?尹子染瑟縮著,虛弱地摸了摸額頭上的傷口。這男子的態度好奇怪呀,既然是這具身體原主人的夫君,言語中卻仿佛很懼怕她。
“尹子染,趕緊滾出來,還錢!”院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吵嚷聲。
男子立即擦干了手,低著眉道,“夫人,我去門外看看?!?br/> 這惡狠狠的聲音是在叫她嗎?尹子染嚇得渾身一抖,縮在浴桶里,豎起耳朵仔細地聽著門外的動靜。
似乎是一腳踢開院門的聲音,接著便有個粗糙的嗓音嚷嚷道,“喲,這不是那母老虎的上門婿嗎?溫良夜,你家那混世霸王尹子染呢?叫她滾出來,別躲在屋里當縮頭烏龜!”
見沒人應聲,那人便扯著嗓門朝屋內大喊,“連我振興賭坊的錢也敢欠?怎么的,月兒村的村霸,還敢在鎮子里橫行?”
尹子染嚇得渾身一哆嗦,這原主竟然是個村霸,還欠著賭坊的錢?
那漢子帶來的人也附和著一并叫罵,直叫人聽不下去,什么“敢做不敢當,孬種?!笔裁础傲舸I棺材”之類的,尹子染越聽越心驚,原主竟惹上這種潑皮無賴。
罵聲此起彼伏,正起勁呢,男子溫潤的聲音突然響起,輕柔又熨帖,“各位大哥,請問我夫人她欠了多少賭債?”
“二兩銀子另三百文,怎么,你家不是那母老虎做主么,你難道還有私房?”那漢子嘲笑道。
母……母老虎?尹子染顫抖著環抱住弱小的自己,她明明是只小白兔啊,前世她就讀于醫科大學,老師同學們對她的評價全都是溫柔乖巧聽話懂事……她是不是拿錯穿越劇本了……尹子染欲哭無淚。
等了一會,未聽見任何動靜,尹子染萬分緊張,一時間便只能干著急。這群壞蛋,自己如今這副模樣,千萬不能讓他們闖進來。
忽然,聽見她那夫君開了口,“這位大哥,您拿好。這是我們家僅有的二兩銀子,您先收下,剩下三百文,能否請您再寬限幾日?!?br/> “得,同為男人,兄弟見你混得這副可憐樣,著實不忍啊,哈哈哈?!彪m是這樣說,那漢子卻是嘲笑的口氣,“那就三日!三日之后,若是再沒有,可別怪我振興賭坊心狠手辣。弟兄們,走!”
等了半晌,男子終于進了屋。他蹙著眉,神情暗淡,沉默著走近,彎著身子要將尹子染從浴桶中扶起。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霸王夫人要從良或者回復書號5883 閱讀全文

×
平码平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