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穿越 > 第一女仵作

更新時間:2020-01-22 18:48:08

第一女仵作

第一女仵作 手雷斬云 著

連載中 瑾華孫宸軒

火爆新書《第一女仵作》由著名作者手雷斬云著作的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瑾華孫宸軒,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現代法醫穿越到古代化身仵作,女扮男裝驗尸,卻被某位爺看上了。

精彩章節試讀:

還只是上午,仲夏天空卻早懸掛著火熱的太陽,蒼穹湛藍不見半片云彩,地上熱得似是要冒出白煙來,可卻絲毫不礙興盛街道的熱鬧,此時都聚集于吉祥客棧門前,外三層里三層地圍觀。
人頭涌涌可卻安靜得連根針都聽得見,個個探頭望向客棧里的一青衣少年,只見少年拿出一塊姜片往嘴里一塞,手上戴上白布手套便摸向地上的那具中年男尸。
“初驗,后脖有處約一寸非致使傷口,非利器所傷,倒像是竹片所至,頭部曾受過重擊,衣服干凈整潔鞋底有明顯河沙?!鄙倌甑穆曇羟宕鄤勇?。
一旁站立的文書手飛快地寫著,一會皺著眉頭問:“瑾哥兒,何以你能肯定死者后脖處傷口為非致命?”
圍觀的人潮響聲交頭接耳之聲,文書正問出了他們此時的疑惑。
“傷口雖能見少量血跡,且傷口較淺,衣物上均無發現血濺,如若傷口深重,傷口便會出現血濺,衣服不可能如此干凈?!?br/> 圍觀群眾紛紛點頭,文書將剛才少年所說的話也紀錄下來。
瑾華輕輕地解開死者衣袍,露出死者褻衣,褻衣污臟。
“再驗,褻衣有泥沙,褲腿有污泥,膝蓋處更是兩處明顯跪印,手腕處仍沾有泥沙,均與鞋底,褲腿吻合?!?br/> 瑾華用鑷子采集了些泥沙放包在草紙上遞給文書,又繼續解開死者褻衣,此刻死者脫得只剩下一條平腳褲。
所有人都全神貫注地盯著瑾華,大姑娘大姨大媽們卻捂起雙眼,但又禁不住地在指縫中偷看。這瑾家可是興盛鎮出了名的仵作世家,雖為賤籍,可本事了得,破案的本事尤為佳話,現在能親眼看到瑾哥兒驗尸自然是機會難得的。
本來瑾華一直是跟在瑾老頭身后幫忙紀錄,可偏偏今日瑾老頭出了外差,故縣衙便讓瑾華獨自來辦案了。
“三驗,鼻孔內及發內均有潮泥沙,疑被人于背后襲擊倒地所至。兩邊膝蓋均有瘀青,疑溺水前被人強行下跪所至……”
“瑾哥兒,你可驗清楚了?”一旁站著的李捕頭問道。
而吉祥客棧的掌柜事發至今沒露過面,倒是掌柜的侄子冷靜地站在一旁指揮。
晨早,有伙計突然在吉祥客棧后院發現一具尸體,死者正是吉祥客棧的客人,于是伙計嚇得趕緊報官,好平冤清白,否則他這吉祥客棧也就到頭了。
瑾華皺了皺眉頭,輕輕地用鑷子將死者鼻子的東西給夾出放在草紙上,繼續摸著尸體,臉色突然變了,不容多想,對人群說道:“誰有鏡子,快!拿塊鏡子來!”
鏡子?驗尸需要鏡子的嗎?
大家都愣住了,互相對望著后又唰的紛紛望向瑾華。
“我、我有!”一個怯生生的姑娘紅著臉將一面小鏡子舉起來,瑾華腳步輕移快速地接過鏡子,又迅速地蹲在死者旁,將鏡子放在死者鼻孔處。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全盯著她看。
卻見一會,瑾華抹了抹鏡面的霧氣,將手中鏡子放了下來,慢著臉伏在死者胸前,一臉沉著冷靜,一會,卻見她手掌打開平放在死者胸前,另一只白晰纖長的手握成拳頭用力的打在自己手掌上,一下又一下的,全然不顧所有人都似看怪物般盯著她看。
李捕頭有些看不過去了,怒斥道:“瑾華,你瘋了?你想做什么?叫你來是驗尸的,你搗什么亂!”
看著暴怒的李捕頭,瑾華眉頭緊擰,沉著道:“救人要緊?!?br/> 此話像是一個炸彈般,所有人都聽懵了。
李捕頭有些不可置信地望著瑾華,問:“你、你說什么?”
瑾華不作聲,繼續則著臉在尸體胸前則聽,一會繼續錘打死者胸口,一會她猛然抬頭,沖門外圍觀的人群道:“大家快往外散開,讓空氣流動一下!”
李捕頭被她這副凝重的樣子給震到了,喝了一聲:“大家往后退三步!”
瑾華突然伏下身來,與死者嘴對嘴的人工呼吸,看呆了一眾吃瓜群眾,大家都臉上滿是錯鍔震驚。
親、親吻尸體?!
“看,尸體的手指動了!”
人群中傳來一把驚訝的喊聲,個個不可思議的看著瑾華。這時,只聽得人群中“哐”的一聲有東西掉落下來,可很快便又安靜了。
“快,去請個大夫來?!辫A停止人工呼吸,抿了抿唇道。
剛報案的伙計則有種絕處逢的感覺,雙腿已是顫抖著還帶著剛才那種震驚已是連滾帶爬的跑去請大夫去了。畢竟客棧出事,伙計也難逃其責。
看到死者,不,傷者!
看到傷者的呼吸緩和過來,瑾華輕輕地將仵作箱子打開,將水杯拿了出來,輕輕地喂他喝了口水。
所有人的目光盯著地上那活過來的中年男子,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叔,你能聽到我說話嗎?”瑾華輕輕地問。
地上躺著的傷者手指似是又動了動,可雙眼仍然緊閉著。
瑾華小心翼翼地說:“現在我需要繼續檢驗你的情況,以方便捕快們盡快破案,我如果說是對你就用指頭動一下,如果說錯了你就動兩下,好嗎?”
傷者的手動了一下。
圍觀群眾個個面面相覷,這瑾哥兒還真神了!
“昨日你入住客棧,且拇指上的玉斑指被奪去,身上貴重飾物不翼而飛,包括你身上的盤纏對嗎?”
傷者的手指動了一下。
大伙“嗬”的一聲,齊齊不解地望著瑾華。
“瑾哥兒,咱們是來辦案的,可不能亂猜,范事得講個證據?!崩畈额^皺著眉頭阻止她繼續胡說胡話。
文書倒是很疑惑地問:“你怎么知道他手上的玉斑指不見了?”
“且看?!辫A指著傷者拇指上的白印,如若不是常年佩戴斑指,何以留此白印呢!
接著指向已解開放在一旁的腰帶,上面吊著一個沒有結著玉佩的瓔珞繩子,可見玉佩已被人扯了去。
可文書心中頗多疑惑:“可據伙計交待此外鄉人昨天傍晚才入住客棧,昨晚吃完飯便回房休息了,既然賊人有心搶劫他的財物,為何尸體又會出現在后院呢?”
這,也是大家都想知道的事情。
此時客?;镉嬚龓е幻持t藥箱的大夫趕來,掌柜看到死者活了過來,更是感激地跪下:“小哥神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第一女仵作或者回復書號5880 閱讀全文

×
平码平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