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穿越 > 寒門貴妻:仙師大嫁來種田

更新時間:2020-03-06 16:26:04

寒門貴妻:仙師大嫁來種田

寒門貴妻:仙師大嫁來種田 巫山不是云 著

連載中 秦瑟謝桁

寒門貴妻:仙師大嫁來種田男女主角為秦瑟謝桁,是作者巫山不是云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目前已完結。全書主要講述一代玄門大師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農家小媳婦。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陽春水,村里人都不喜歡她?沒關系,風水堪輿、相面八字、鐵口直斷、尋龍點穴,訓到他們服氣,一個個哭爹喊娘地叫祖宗!秦瑟意氣風發的朝前走,屁股后面卻跟了個便宜夫君。這夫君啥都好,就是太粘人?!澳镒?,我的腿不舒服,你抱抱我……”“……”“娘子,我的腰不舒服,你親親我……”“……”“娘子,我的頭不舒服,你快來陪陪我……”碰上個粘人夫君怎么辦?還能怎么辦,誰讓他長得好看,留著唄。

精彩章節試讀:

秦瑟被人從河里撈上來的時候,喝了太多水,嗆得有點懵,就聽見附近嘰嘰喳喳地聲音響個不停。

“老謝家的媳婦,又尋死了?”

“可不是,聽說還是為了李員外家的小子,跳河了!”

“也不知道老謝家做了什么孽,娶了這么一房媳婦?!?br/>
什么媳婦?

秦瑟抹了一把臉上的河水,抬眼就看到四周站在衣著古樸,滿臉黑黃的老弱婦孺,而在她面前,還站著一個年輕男子,微微擰著眉,面無表情,身上的衣服與她一樣全都浸透了,但依舊擋不住他頎長的身姿。

“能站起來嗎?”男子見她看過來,扭過頭,正面望著秦瑟,聲音低沉。

秦瑟一眼就定格在他的面相上,男子長得極好,龍章鳳目,三庭五眼都極為規整,典型的富貴命,但眉宇間卻凝著深重的青黑之氣,破壞了原本的好面相,久病纏身,怕是活不長久。

這面相出現在他臉上,相互矛盾,讓秦瑟一下子皺起眉來。

謝桁以為她又在耍小姐脾氣,眉頭皺得更加厲害,卻伸出大掌來,橫在她面前,想要將她拉起來。

旁邊的荷花村的村民,瞧見秦瑟那一動不動,心不甘情不愿和謝桁回謝家的模樣,便再次七嘴八舌起來。

“我說桁小子,這個不守婦道的臭婆娘,你還要她作甚?應該立馬拉出去浸豬籠才是!”

一個穿著汗衫,膀大腰圓,滿身橫肉,一臉兇相的大漢,抖著滿身的肥膘,頗為不屑地望著秦瑟,往她面前吐了一口口水。

有他開頭,其他人都跟著附和。

秦瑟這才發覺情況有點不太對勁,她皺著眉,想起剛才在河里時,腦海里漲漲的,浮現出來的記憶,驀然發現,她穿越了。

秦瑟來自23世紀,靈氣復蘇,玄門昌盛,她胸口偃骨,年紀輕輕就成了玄門的掌教,穿越前并未身亡,只是喝了一杯酒,怎么就穿了?

從她的記憶中來看,秦瑟穿成了一個不知名朝代荷花村內,與她同名同姓的村婦,也就是這些村民口中,不守婦道的臭婆娘。

眼前的這個男子,叫做謝桁,就是她名義上的丈夫。

秦瑟當初并非自愿嫁給謝桁,所以夫妻關系并不和睦,她三天兩頭尋死覓活,連帶著謝家成為荷花村的一大笑話。

今天她失足掉入河里,在旁人看來,就是又一次尋死,且有人往她身上潑臟水,說她是為了李員外的兒子,想攀高枝不成,才羞憤跳河。

這可誤會大發了!

秦瑟的記憶中,原身明明是被人推入河里,才不是跳河!

而推她下河的人,就在這些人之中。

思及此,秦瑟抬眸冷眼瞧著方才叫嚷最兇的大漢,他是荷花村里唯一的屠夫,殺氣很重,一副橫死相,凝著他,秦瑟開口,聲音泡過水沙啞的難聽。

“誰說我是為了個男子跳河的?你們誰親眼瞧見了?”

“喲,你還會找借口了?”王屠夫看著秦瑟,譏諷地道:“方才我家翠兒親眼看著你攀扯李員外家的少爺,被推開后,羞憤跳進了河里,她還能說假話冤枉你不成?”

王屠夫說著,就把自己的女兒,王翠拉了出來,道:“翠兒你說,是不是你親眼瞧見的?”

王翠并未隨王屠夫的長相,容貌偏向柔美,且王屠夫家比一般人家有錢,將唯一的女兒嬌養的跟鎮子上大戶人家的小姐一般,看著更是柔柔弱弱,讓人心生憐愛。

而在原身的記憶里,秦瑟正是無意中撞見王翠和李員外的兒子摟抱在一起,才被他們倆聯手推進河里的。

王翠被拉出來,怯生生地望著秦瑟,點點頭:“是,我親眼瞧見了……”

“你親眼瞧見了?”秦瑟抻著發軟的雙腿,勉力站起來,卻站得挺直,一雙清澈的眸子,宛若一張明鏡,照出王翠虛偽的模樣,她撣了撣衣袖上的水,沉聲:“你有證據嗎?一句你親眼所見,便定了我不守婦道這么大的罪名?若無憑無據,只一句親眼所見,就能定罪,那今天應該是我定你的罪才對。王翠,你自己做過什么,需要我幫你回憶一下嗎?”

見秦瑟沉靜淡漠四平八穩地說了這么長一番話,謝桁忍不住扭頭看著她。

秦瑟自矜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小姐,一向笑不露齒,語不聲高,還嫌棄村里人多窮酸,不愿意搭理村里人,便是與他說話,從來都不肯好好說。

今日倒是……

“我,我做了什么,需要你定我的罪?!”王翠聞言,面上閃過一絲慌亂,“秦瑟,我警告你,你別在這血口噴人,反咬一口!”

“我說什么了嗎?你干嘛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秦瑟含著淡笑凝著王翠,“我又沒說,我瞧見了你和李員外的兒子抱在一起,也沒說你們倆為了掩人耳目,把我推下河,你著什么急?”

王翠心頭猛地一跳,這還叫沒說,這分明什么都說了!

村里的人都不由得朝王翠看過去。

王屠夫勃然大怒:“姓秦的,別以為你曾經是千金大小姐,就可以隨口污人清白!你自個兒不守婦道,已經嫁給謝家,卻為了攀高枝享富貴,跳進河里,沒憑沒據還有臉冤枉旁人?真不要臉!”

“我說了我所見,就是憑空冤枉,她王翠隨口一句就能定我的清白,你們爺倆是把荷花村當成了你們倆的一言堂,是非是錯都由你們說的算?”

相比較于王翠的慌亂和王屠夫的氣憤,秦瑟顯得很平靜。

王屠夫冷哼道:“整個荷花村,誰不知道我家王翠最是柔善,向來規規矩矩,斷然不會和男子私相往來!”

“柔善?看來你真不了解自己的女兒?!鼻厣獟哌^王屠夫震怒的臉,涼涼地落在王翠臉上,沒有錯過她眼底的慌亂,“你非要我在眾人面前說破嗎?”

王翠心慌的厲害,“我,我做了什么事,還怕你說破?更何況,你根本就是胡言亂語,你的話沒人信!”

王屠夫滿臉硬氣。

村民們一臉看戲,同時也不大相信秦瑟。

因為秦瑟在荷花村的名聲太臭了。

誰都不愿意相信這個三天兩頭尋死覓活的女人說得是真話。

相反王屠夫一家,一直扎根在荷花村,雖脾氣不好,但四周村民都對他家知根知底,更容易選擇相信他和王翠。

看到所有人一臉不相信的模樣,秦瑟低低地嗤笑一聲。

余光瞥見她唇角那一抹譏諷,謝桁忽然開口,“你只管說,公道自在人心?!?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寒門貴妻:仙師大嫁來種田或者回復書號7892 閱讀全文

×
平码平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