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重生 > 重生盛寵:傅少的小惡妻

更新時間:2020-02-24 11:28:15

重生盛寵:傅少的小惡妻

重生盛寵:傅少的小惡妻 后羽 著

連載中 傅司寒封歡

重生盛寵:傅少的小惡妻中主要人物有傅司寒封歡,由后羽最新為大家著作,目前已完結。全書主要講述傅徵(傅司寒):我不懂愛情是什么,我只知道有你在,我很安心。封歡(慕鴿):這世界上的真真假假太多,如果可以,我真想信你一輩子。韓柯:我從不以為,我愛你不及他愛你。閆擎:我愛你的時候,最累的時候就是對你小心翼翼。我愛你,億萬分星辰不如你。你的眼里盛滿星空,在月光下倒映出來的樣子,是眼里有我之后是最美。

精彩章節試讀:

微微蠕動的眼球和腦海里的畫面讓慕鴿知道,自己重生了。

重生到了一個花季少女的身上。

慕鴿有些兒艱難的睜開眼,纖細秀美的手腕上胡亂纏繞著被血浸染的白色紗布。

慕鴿撐起了身子,額頭上面的絲絲細汗順著她絕美蒼白的臉頰滑下,滴落在身上的薄被上,氤氳出一朵朵綻放的花兒。

慕鴿掀開身上的薄被,腳尖剛踩下地,病房的房門就被來的人粗魯的一腳踢開。

慕鴿就那樣的坐在床沿邊看著來者,只見來人挺著個啤酒肚,滿臉的雀斑,體型臃腫,腸唇無光。

如果慕鴿在大腦里接收的記憶是沒有錯的話,那么這個人便是原主的養父,李廣。

李廣是一個商人,但卻因為投資失敗破產了,每天吃喝嫖賭,而原主住院,也是因為她這個‘好’養父想將原主送給一個老男人,但原主是一個貞潔烈女,寧愿死都不愿意服從,所以原主***了。

所以現在,才有了這么的一出。

李廣滿身酒氣,一走進來就怒氣沖沖地指著慕鴿叫罵著:“你個小賤種!老子養了你這么多年,你連回報老子一下都不肯!不就是陪個男人么!老子供你讀書供吃穿住的,你就是這么回報老子的!”

李廣說著說著,就突然間的走到慕鴿面前,揚手就是一巴掌。

慕鴿下意識的躲閃,剛好躲過了李廣的突然襲擊,卻沒有想到這一做法完完全全的激怒了李廣。

“小***!你還敢躲!老子打死你我!”

李廣完全喪失了理智,拽住慕鴿的頭發就往地上一拖,毫無手法的拳腳相加,慕鴿只能雙手抱住頭,她無力反抗,也反抗不了。

“***,我踢死你我!***,***!你個死***害死老子了!”

一句又一句的粗罵聲從病房內傳出,來往的人也越來越多,聚集在門口的人也匯聚起來堵住了門口,但是在場的人,卻沒有一個肯阻止肯跑去叫醫生。

直到男人的一聲冷呵,“你們圍著干什么!不救人也別擋著路!”

圍著的眾人紛紛讓出了路,其中還有一些嚼舌根的人自以為‘好心’的勸告。

“哎呀醫生你可別進去啊,這打的這么狠,醫生你進去可行不得??!”

“就是啊,聽這聲音那打人的人一聽就是個狠角色?!?/p>

韓柯冷硬的臉龐驟然一冷,完全沒有理會那些說話的人,跨起大步就沖了進去。

當看到滿身是血卻一聲不吭蹲在角落里的少女時,韓柯的俊臉冷的如同冰霜。

在李廣的拳頭再次降下的那一刻,韓柯一把抓住,遒勁的手臂一用力,李廣殺豬般的叫聲就響徹了整個病房。

“嘁,沒用!”韓柯一腳踢開了李廣,李廣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在了地上,好死不死的坐上了他剛剛打碎杯子的玻璃碎渣上。

“嗷~疼疼疼~”李廣如韓柯的意料之中內,叫了起來。

韓柯不屑的冷嗤,蹲下來伸出帶著薄繭的手掌,輕輕地拍打著慕鴿捂住頭的手臂,以示安撫。

慕鴿的身軀明顯顫了一下,但她卻能感覺到,正在輕撫著她的人,是沒有惡意的。

慕鴿放下已經布滿了淤青的雙手,抬起頭來,眼睛里面沒有一絲害怕和畏懼,還無所謂的笑了笑,反過來的安慰了一下韓柯。

“謝謝你啦,不過我沒有多大的事兒,只不過這些血啊傷啊什么的看起來比較嚇人而已,其實不疼?!?/p>

韓柯愣了。

怎么他感覺,被打的人是他呢?

韓柯搖了搖頭,覺得這種想法莫名其妙,他朝著慕鴿伸出雙手來,對她笑的如同春風,“我抱你去處理一下?!?/p>

慕鴿清澈的瞳眸中倒映出韓柯的俊臉,心里微微地有了思量。

軟趴趴的伸出布滿淤痕的雙手,甜美一笑,活生生的如同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吶,要抱好了,可別摔著你的祖宗哦?!?/p>

韓柯被逗的似笑非笑,小心翼翼的抱起她離開,在走出病房門的那一刻,韓柯將她的頭按住,使任何人都看不到她的模樣。

慕鴿其實是明白他的用意的,她也沒有反抗而是乖乖的依偎著他,像極了一個找不到家的小貓咪。

韓柯將她抱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安置好她在椅子上坐好,從存放藥物的柜子里的內格里拿出醫藥箱。

動作熟捻的拿起棉簽,扭開藥膏擠到棉簽上,轉過身來就牽起慕鴿的手臂,一處傷口一處淤痕的幫她涂抹開來。

期間,韓柯怕慕鴿太疼會忍不住抽動手臂,便也有事沒事的找著話題聊,但卻因為這樣,韓柯竟然遭到了慕鴿的嫌棄。

“醫生先生,您就盡管上藥就好了,我忍得住?!?/p>

言外之意就是:這點小疼小痛的我還是忍得住的,你也沒必要去扯一些話題聊,怪尬的。

畢竟當初的慕鴿,可是連子彈都中過,而且還是那種差點就去閻王爺那里報到的那一種。

韓柯對于慕鴿這種看的很開的態度還是感到有些兒奇疑的,就算是習慣了,也沒必要真的那么無所謂吧。

跟個沒心沒肺的人似的,而且主要還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韓柯本人表示,現在自己老了,也不懂得這些個姑娘家的心思了。

不對,他就沒懂過。

待到幫慕鴿完全上完藥后已經是半小時后了,沒辦法,誰讓慕鴿身上的傷口太多了。

而且加上那些崩裂出血的傷口,韓柯還是費了一番心思來止血清理,不過在一個小姑娘身上,這新傷跟舊傷也未免太多了吧!

可見,她一定是常常被家bao。

不過也是難為了一個小姑娘了,這么多年來居然還堅持了過來,可見也是個心性堅強的。

上完藥后,韓柯正在收拾醫藥箱,漫不經心的朝著慕鴿問了句:“你叫什么?”

“???”慕鴿第一先沒有反應過來,隨即就開口回了句:“慕……封歡?!?/p>

慕鴿本來想說叫慕鴿來著,但轉念一想自己是重生過來的,自然是不能用原來的名字了,所以只能改了口。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書程小苑

回復重生盛寵:傅少的小惡妻或者回復書號193 閱讀全文

×
平码平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