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重生 > 暖婚纏綿:重生八零俏甜妻

更新時間:2020-01-11 15:25:18

暖婚纏綿:重生八零俏甜妻

暖婚纏綿:重生八零俏甜妻 傾城一顧 著

連載中 姚若竹宋云飛

精品好書《暖婚纏綿:重生八零俏甜妻》是來自作者傾城一顧所編寫的重生風格的小說,書中的主角是姚若竹宋云飛,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重生前,她被愛情迷了眼,作天作地不愿嫁他,最后和渣男私奔,落得孤苦無依,凄慘而死的下場。重生后,她一心只想好好待他,于是一手虐渣,一手撩他。某朵蓮花盯上他。她立馬怒吼,“我的男人誰敢動?”邪魅腹黑的男人撲上來,“乖,只有你能動?!?

精彩章節試讀:

窗外,北風呼嘯,大雪紛飛。夜,冰涼如水,整個醫院的走廊里透露著一股陰森的氣息。

病床上,姚若竹奄奄一息地躺著,她僵著身子蜷縮在床上,一張臉憔悴失色,似乎很快就不行了。

突然,門外傳了一陣陣敲門聲,姚若竹艱難地開口,“進來?!彼脑拕倓傉f完,就猛地咳了起來。

白心蘭推門而入,她的眼角浮現出淡淡的冷笑,“姚若竹,好久不見?!?/p>

姚若竹瞳孔一縮,渙散的眼神聚起了光,眼神中帶著不可置信之色,“你來干什么?”她的語氣里帶著無盡的怨恨。

白心蘭點了一支煙,慵懶地開口,“我聽說你快死了,特意過來看看你”。

姚若竹的手本能地抓緊了身下的床單,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瞪大了眼睛,神色帶著迷茫,喃喃道,“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白心蘭居高臨下看著她,輕吐一口白霧,臉色露出得意之色,嘴角勾起淺笑,“那是因為你傻?!?/p>

姚若竹狠狠地咬著自己的唇,她的脊背一瞬間僵硬,她的腦中一片空白,臉上的血色一瞬間盡逝,慘白的嚇人。

“對了,忘了告訴你了,你深愛的宋云飛可是把你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全部都給了我?!卑仔奶m笑得燦爛,“上次讓你抓奸在床,也是我故意讓你看見的。我就是想要氣死你?!?/p>

姚若竹怒瞪著她,帶著滿腔的憤恨,帶著不甘和痛楚。

白心蘭微笑道,“姚若竹,事到如今,你還不明白嗎?你怎么那么傻?你說,我明明長得比你好看,比你聰明,可是,憑什么呀,你要什么有什么,而我卻什么都沒有。當你驕傲地像一只孔雀一樣施舍我,我就想要把你從那云端拉倒塵埃里?!?/p>

姚若竹整個身子都在微微顫抖,瞪大了眼睛,她不信,她不想相信這是事實。她把白心蘭當成最好的姐妹,好吃的,好穿的,都心甘情愿地給她,她竟然覺著是施舍。

姚若竹閉上了眼睛,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聲音微微顫抖,“你為什么要這樣?你明知道我對你是真心的?!?/p>

白心蘭冷哼一聲,“真心的?或許吧,可是你知道我最恨你的是什么嗎?我恨你,那是因為我喜歡的男人竟然喜歡你?!彼创叫α诵?,“沈慕騫喜歡你,憑什么他要喜歡你,而不喜歡我。所以,我就讓宋云飛來勾引你,讓你跟著他私奔,讓你敗壞名聲,讓你成了一個人人口中不要臉的爛女人?!?/p>

姚若竹只覺著血氣翻涌,心頭一疼。她的心越來越冷也越來越恨。

“對了,你家情況你不知道吧,你跟著宋云飛跑了就沒有再回過家吧。你離開不久你媽成天出去找你,后來失足掉入了河里死了。至于你爸,受不了這打擊,沒有幾年也死了?!卑仔奶m笑得格外地張狂。

聽到這姚若竹慘白如紙,冷汗不由自主地冒了出來,心刺骨地痛。恨意、悲傷一起涌上心頭,整個人瑟瑟發抖。

白心蘭蔑視地看了她一眼,上前一步,冷笑,“而被你嫌棄的沈慕騫,你知道他現在是誰了嗎?他已經是京城沈家的長孫,赫赫有名的外科大夫了。你的眼睛還真是瞎。那沈慕騫對你癡心一片,自從被你拒絕了以后就終身不娶,我聽別人說你私奔之后,有一天他醉酒的時候還喃喃喊若竹呢?!彼D了頓又說道,“姚若竹,你還真的以為宋云飛對你一片真心呢,你說你傻不傻,被他騙財騙色,最后還要忍受他天天家暴。真是可憐?!?/p>

姚若竹猛然吐出一口血,神色仿佛能夠殺死人,“白心蘭,你不是人,你是害我家破人亡的兇手?!?/p>

白心蘭微微一笑,“誰讓你傻呢?我得不到的,自然別人也別想得到?!彼难壑袧M是狠厲。

姚若竹氣得在咳出了一口鮮血,心是一種窒息的痛。是她自己的蠢,居然把這個狼心狗肺的女人當成了姐妹。讓她像餓狼一樣留在自己的身邊,最后不僅僅把自己給害了,還害了她父母。

姚若竹死死的瞪著眼前的人,她要記住這一切,只求來世,即便是永世不得超生,她也要將這些人一起拉入地獄她這一生,她以為找到了真愛,卻沒有想到只是一場笑話。

窗外的風,越來越大了,姚若竹的那雙眼睛始終都沒有閉上,身子卻越來越冷了。

“若竹,若竹,是我來晚了,是我來晚了?!鄙蚰津q抓著姚若竹的手,清俊的臉上布滿了淚痕,“我不該放手的,哪怕你恨我一輩子,我當初也不應該放手的?!彼穆曇衾锿钢鴿M滿地悔恨。

姚若竹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只覺著心口隱隱作痛。她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沈慕騫了。

她依稀記得,他剛來到她家的時候,不大愛說話,眼神堅毅,嘴唇也總是緊抿著。村里的孩子都覺著他冷若冰霜,見到他都離他遠遠的,可是他一看見她總是淺淺地笑著。他愛她,他寵她,她一直都知道。他是父母為她挑選的夫婿??墒撬偸窍訔壦且粋€小叫花子,根本就不愿意嫁給他。

后來,她跑來,跟著宋云飛跑了。當她拿了家里所有的積蓄,離開的時候。他就用他那雙深邃地不可見底的眼睛盯著她。

“若竹,你若是出了這個門,以后便不再是姚家的人了。爸媽,我會照顧?!鄙蚰津q的雙眼通紅,緊緊地握著她的手,不愿意放開。

那個時候的她早就已經被宋云飛的甜言蜜語哄得暈頭轉向,哪里還能夠聽見這么一個叫花子的話。她拼命地睜開了他的手,冷笑一聲,“那我爸媽就送你了,反正他們眼里也只有你了?!彼^也不回地離開了那個生她養他的家,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那個真心真意對他的男人。

一片黑暗,姚若竹只覺著身體的痛意漸漸消失,她費盡力氣睜開眼睛,她看到自己的父母圍在她的床前,她的腦子嗡了一聲,她,她怎么回來了,她怎么回到曾經的姚家呢?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平码平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