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靈異 > 零點裁縫鋪

更新時間:2020-03-21 16:00:15

零點裁縫鋪

零點裁縫鋪 八星 著

連載中 柳笙陳璇

熱門好書《零點裁縫鋪》是來自作者八星傾心創作的一本靈異類型的小說,文中主角是柳笙陳璇,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性格開朗,但是命運多舛的男主柳笙,十五歲生日被道人凌楓帶到了軍糧城的裁縫鋪,認作師父過后,柳笙發現裁縫鋪是一個幌子,而師父凌楓竟然是一個“鬼特助”。柳笙三陰體和一個暗戀同桌陳璇鴿簽訂了《陰陽契約人》,三人一起經營裁縫鋪,每夜零點解決鬼魅疾苦。

精彩章節試讀:

“笙子,快來!這里的果子大!”

大興兩條腿環在樹上,胳膊伸得老長摘上面的青果。

今天是柳笙十五歲的生日,平常母親都不讓他出門,今天難得,柳笙想吃小時候最愛吃的青果,哥們大興給他帶路,兩個人這才在樹林中找青果。

但是找了一下午,大興才發現有一棵樹上面的青果,又綠又甜,于是喊著柳笙一起。

柳笙還在另一棵樹下爬著呢,聽大興這么一叫,興奮的從樹上順了下來。

而就在這時,柳笙脖子上帶著的紅色小布袋被刮掉了,柳笙毫無察覺。

“嗯…太好吃了!”柳笙用白色的球衣兜起來大興摘下來的青果,美美的嚼著。

這時半空突然起霧,隱隱約約看不見前路。

大興也摘滿了一小兜,從樹上爬下來,彎著葉眉笑著說:“回家吧,還等著蹭飯呢,嬋阿姨做的醬肉是絕了!”

柳笙自豪的揚起頭,“那是,走吧?!?/p>

但是回過頭看山下的路,兩個人都傻眼了,全部被大霧籠罩,什么也看不清。

“這…怎么辦?山里怎么還有霧呢?”大興有些驚愕。

柳笙倒是挺淡定,在地上用石頭畫了一個星星圖案,拍拍手說道:“好了,做了記號,就不怕迷路了,走吧?!?/p>

兩個人也不知道這是東南西北,一前一后,柳笙膽子大在前,而大興畏畏縮縮在后。

天越來越黑,朦朧著一片白色,柳笙隱約在大霧中看見了一個個黑點。

兩個人以為逃離了大山,但是當走進的時候,兩個人都傻眼了。

“啊,這是…這是…死人墳!我們遇見了鬼打墻了!”

大興生活在安平村,多多少少聽老一輩人講過這一類的故事,沒想到今天讓他給遇見了。

為什么說是鬼打墻?因為兩個人在地上看見了熟悉的記號“星星”。

大興立即嚇得癱坐在地,兩條腿不自覺的發抖,言語不出來。

“咕咚”柳笙咽了口口水,頭頂生汗,順著眉梢滑落下來,手腳冰冷,血液迅速凝固起來。

柳笙淡定的蹲了下來,在脖子上面摸索起來,最后又急忙在全身摸索,似乎在找什么東西。

“誒?我…紅咒呢?哪去了?”柳笙帶了十年的護身符不見了。

那是他五歲的時候,母親求一個道士給他的,對他的母親說切記做什么都不要摘下來,去鬼魅的。

柳笙徹底慌了,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了身后有一個輕柔的聲音響起,似乎是女人。

“啊,你是誰?”柳笙回頭,看見一個白衣女人站在離自己四五米遠的地方,微笑著,皮膚白如雪,頭發黑長黑長的。

大興看見柳笙的狀態也嚇了一跳,好好一個人怎么說瘋就瘋了,但是大興也不敢輕易打擾柳笙。

只見那女人沖柳笙擺擺手,“我叫晴珂,三世前是你的妻子,你是一個王爺,我們被奸人所害,但是…”

女鬼頓了一下,“我想永生永世守護你,就沒有轉世?!?/p>

柳笙本來就緊張,聽了這一段故事,才發覺,這個女人是個鬼!

頓時更加緊張了,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我想回家,改天我讓我媽給你…燒點紙錢,你看…”

柳笙故作鎮定,黑瞳緊縮,小臉煞白。

女鬼晴珂點了點頭,消失在迷霧之中,似乎沒有傷害柳笙的意思。

霎時間,道路開辟,周圍明亮起來,原來他們在果樹附近并沒有遠離。

“好驚險!”柳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吐了一口氣。

大興突然爬了起來,用驚恐的眼神望著柳笙,“你…你能見鬼?”

柳笙好像也才反應過來,這不止是他第一次看見鬼了,五歲那年正是因為這樣,也同樣看見同一個女鬼,被母親帶著四處找陰陽先生,最后一個路過的道士給了柳笙一個紅色小布袋,告訴他的母親這是紅咒,帶上以后就不會看見鬼了,可以平安的長大。

如今紅咒丟了,女鬼再一次現身,可把柳笙嚇壞了。

兩個人迅速沿著來時路下山,往村子里跑。

而這個時候,柳笙家門口已經擠滿了人,柳笙母親嬋娟跌坐在地。

“我的兒啊?!?/p>

柳笙母親哭的稀里嘩啦的,還有鄰居家大興的父母,都哭喪著臉,希望孩子不是走丟了。

這時人群之中擠進來一個人,滿頭白發,背部背著小包,身著白色的太極服,一臉清幽的走過來。

“是你!出什么事了?”那穿著太極服的人認了出來,嬋娟就是當年在他這里求符的那個人。

嬋娟就像看見了救命稻草一樣,捧著那人的大腿哭喪著喊:“凌楓道長,快救救笙兒吧,今天是他生日,已經出去一天了都沒回來,十年前你不是說不讓他去山上嗎,可是…我不知道他去山上了?!?/p>

嬋娟有些自責,本以為過生日,孩子開心就好了,沒想到柳笙會夜不歸宿。

凌楓掐指一算,本來皺起的眉頭又緊了幾分。

“不好,這個兔崽子,紅咒給丟了!”凌楓快步往村東頭的進山方向走去。

但是安平村被好幾座大山環繞著,進山口也特別的多,凌楓各個方位都算了一邊,最后確定了方位。

嬋娟還有她的丈夫,也就是柳笙的父親也跟了上來,后面的村民嘰嘰喳喳,說什么的都有。

凌楓站在進山口突然停住了腳步,看了看進山口,又回過頭。

“等著吧?!?/p>

凌楓這一句話給父母兩個說懵了。

柳笙母親用驚奇的曈眸睨著凌楓,“笙兒能回來?他沒有事?”

凌楓好笑的看著柳笙的母親說道:“怎么?你不太希望你兒子回來?”

“不不不…”柳笙母親連連搖頭。

這時黑諾諾的山口有兩個身影走出來,但是在凌楓的眼里并不是兩個,而是三個!

“媽!爸!”柳笙奔了過來,直直的鉆進了母親嬋娟的懷里。

雖然已經十五歲了,但是在大人眼中,還是一個孩子。

柳笙是那種長相清秀的男生,個子也很高,下巴上還有一顆美人痣,而他的哥們大興就不太一樣,身材魁梧,肉多臉圓。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平码平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