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武俠 > 大日如來真經

更新時間:2020-03-18 18:08:08

大日如來真經

大日如來真經 張半途 著

連載中 張一凡張元山

《大日如來真經》中主要人物有張一凡張元山,由張半途打造的武俠小說,已上架落初。全書主要講述先練九陽,后練大日,大日如來,天下無敵!大羅世界,武風昌盛,萬宗林立,大小大陸數不勝數,其中更有四座超級大陸,分別為:騰龍大陸、天玄大陸、九幽大陸和玄冥大陸。后天武者分八門:開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驚門和死門。先天武者分九秘: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脫胎褪五凡:頂輪、受用輪、法身輪、化身輪和筑基輪。圣人化三境:御境、不死境、化圣境。

精彩章節試讀:

大羅天宇,騰龍大陸,廣闊無垠,武風昌盛,百派爭霸,萬族林立!

百派之中,以天傀宗、萬劍閣和四院聯盟最為強大,彼此之間明爭暗斗,卻又沒有完全撕破臉皮,因此好幾千年來誰都奈何不了誰,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如今的三國鼎立之勢。

天傀宗人才輩出,不僅有神妙莫測的傀儡之法,其本身宗門眾人的實力也是不可小覷,乃三大宗門中最為強大的。

萬劍閣修劍之道獨領***,強如蜀山劍派都得俯首稱臣,即便是萬里之外,均可御劍取敵首級。

而作為三大宗門之一的四院聯盟,顧名思義,是由四個宗門聯合一起的超級大門派,位于騰龍大陸的東南部,地勢優美美,山清水秀,四院各有各的本領,是三大宗門中的獨特存在。

雖說百派中以天傀宗、萬劍閣、四院聯盟為最強,但一些超然的隱世門派也不是吃素的主,他們神秘而強大,小覷之下,定會有滅頂之災,就連那三大宗門,也不敢無視他們的存在。

而且,在這大羅天宇中,還有數不盡的妖族異獸,它們個個都是嗜殺成Xing,茹毛飲血的狠角色,稍有不慎,都會隕落它們將手中……

騰龍大陸的某一座深山老林深處,坐落著一家略顯破舊,但依舊門庭堅固的無名武林門派——《隱龍門》!

門匾上“隱龍門”三字筆畫蒼勁有力,氣勢磅礴,恍若飛龍在天,猛虎下山之勢!

此時此刻……

窗外,九月臨秋,樹葉逐漸開始枯黃敗落,迎來陣陣蕭風,在半空中孤零旋舞飄落。

張一凡跪在一個擺放著兩個靈位的靈臺面前,神情恭敬的上了三炷香。

雖說張一凡只有十八歲,但身高早已達到一百八十公分,身軀健碩有力,烏黑的短發配合一臉剛毅陽光的臉龐,儼然一個陽剛的俊少年。

“爹,娘,孩兒昨天光顧忙著偷練新偷來的絕學,一不小心就忘記給您二位上香了,讓您二位餓了一整天,是孩兒的不孝,但這也不能怪孩兒啊,要怪就怪那個為老不尊的臭老頭子,老是不肯教我新的武學,這十五年來就只教了我【羅漢拳】,【大力金剛腿】,【鐵布衫】,【鐵頭功】,【鐵襠功】,【一葦渡江術】和一門頂級內功絕學而已?!?/p>

“不過還好我也不笨,偷偷的偷學了幾門絕學,這幾門絕學雖然挺難練成的,但好在孩兒資質超凡,一學就會,只差些許火候而已?!?/p>

張一凡喃喃自語的給父母上完香之后,便站起身來向大門的方向走去,當他的一只腳即將邁出門檻走出去的時候,忽然,一道身影從一個角落里竄飛而出,伴隨著喝聲從其背后突兀暴起發難:“小鬼頭,接我一招【羅漢拳】,羅漢獻錘!”

頓時,張一凡便感覺到背后襲來一道凌厲的勁風,但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驚慌失措之色,反而在其嘴角之上,流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好似早有防備似的迴身閃避,運起泛著淡金色氣勁的拳頭直揮而上,輕聲喝道:“臭老頭,我早就知道你會乘機偷襲的,看我【羅漢拳】,羅漢開山!”

迴身閃避,運勁反攻,這一連串繁雜的動作被張一凡一氣呵成,毫不拖泥帶水,而且反擊的時機恰到好處,讓偷襲他的身影無法還擊。

然而,卻被其運用了一個很巧妙的身法給躲了過去,落在了大門口的正中央處,其高大威猛的身軀恍若一堵巨墻似的完全堵住了張一凡的去路。

但張一凡卻乘勝追擊,淡淡的金黃色的【九陽神功】氣勁貫注雙拳,掄起裹著一層金衣似的雙拳直轟而去,絲毫不讓其有反擊的機會,喝道:“羅漢出洞!”

【九陽神功】是【九陽真經】里面的武功,此功佛道相參,剛柔并濟,練者初階受用無窮,練到最后大關,必須熬過全身燥熱****之苦,或得名師指點,打通全身所有幾百個Xue道,才真正練成【九陽神功】,否則只是積存九陽內力,施展內力不能淋漓盡致,戰斗后容易泄氣過度致死,練成神功內力自生奇快,猶如無窮無盡,就算是普通拳腳也能使出絕大的攻擊力,而且防御力無可匹敵,自動護體功能反彈外力攻擊,儼如金剛不壞之軀,習者輕功身法勝過世上所有輕功精妙高手,更是療傷圣典,百毒不侵,萬邪不擾,專門克破所有寒Xing和陰Xing內力,【九陽真經】集融會貫通的武學至理,練成后天下武學皆附拾可用。

然而,奇怪的是【九陽真經】原本是《少林寺》的不傳絕學,加上又早已失傳了幾百年之久,如今卻不知為何會出現在《隱龍門》之內,而且還被張一凡練成了。

張一凡內含【九陽神功】氣勁的【羅漢拳】一出,登時在其背后隱隱出現一尊佛光爍爍,滿目威容的佛門羅漢和一輪金光璀璨的太陽,散發出至陽至剛的炙熱氣息,隨著【羅漢拳】直逼前去。

然而,那道身影自始至終都是從容不迫的模樣,見到張一凡攻勢猛烈如潮,嘴角上不禁的露著一抹戲謔,不慌不忙的頂著透亮的光頭迎頭而上,卻沒有運起絲毫功力,全然沒把張一凡含有【九陽神功】氣勁的【羅漢拳】放在眼內。

“好樣的,后天杜門就能生出異象,果然后生可畏,看我的【鐵頭功】!”

看到來者如此托大,張一凡便是一怒,加大功力直轟上去。

砰的一聲響起,張一凡的【羅漢拳】與那道身影的【鐵頭功】相撞到了一起,頓時間如火星撞地球,金光四射,勁風狂掃,張一凡的功力終究是不敵,背后模糊不清的羅漢金像與車***的太陽異象瞬間如玻璃破碎,一下子就被震飛出去,在半空中打了好幾個跟斗,幸好張一凡身手不凡,一落地就站住了,否則鐵定會摔個七葷八素的,但其還是整整后退了三步才穩穩站住腳跟。

而那道身影在沒有運起絲毫功力之下,僅僅依靠一門硬氣功便將張一凡逼得如此狼狽的田地,可見此人在武技方面的造詣是何其的高深莫測了。

待站住腳跟之后,張一凡立刻感覺到雙拳上傳來的一陣陣刺痛,而且還微顯紅腫,心中一惱,賭氣似的也向著那道身影一頭撞過去。

“這招我也會,【鐵頭功】!”

見此,那道身影不由豪邁地哈哈大笑起來,中氣十足道:“好,就讓你這Ru臭未干的小鬼頭嘗嘗你爺爺我的獨門秘技,好讓你知道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秘技之一,爆炒栗子!”

那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與張一凡相依為命的爺爺張元山。

只見張元山高高的舉起右手,拇指按住彎曲著的食指,朝著已沖到跟前的張一凡的頭顱上狠狠地敲了一記下去。

啵!

頓時,張一凡的頭顱就像敲木魚似的發出了一聲脆響,聲音清脆響亮,張一凡苦修十幾年的鐵頭功就這樣被輕而易舉的擊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陽剛的俊臉瞬間與殘舊的木質地板來了一個親密接觸,雙手抱著劇痛的頭顱哼哼直叫,雙眼冒金星,痛得連眼淚都飚了出來。

“哈哈……小鬼頭,怎么樣,爺爺的獨門秘技滋味如何,好不好吃???”

說完,張一凡的爺爺張元山雙手插著熊腰,抖著高大的虎軀又是一陣爽亮的豪笑,他那一腦在陽光下锃锃發亮的光頭顯得刺目十足,儼然一只發亮的電燈泡,笑聲把嘴邊的銀須震飛而揚,好像這樣來逗玩自己的孫子是一件很值得開心的事。

“臭老頭,你別得意,我遲早會讓你好看的!”

張一凡痛得眼角冒著星星淚點,恨恨說道,能對爺爺說話如此沒大沒小的,恐怕也只有張一凡一人了,但這爺孫倆一向如此,你叫我是Ru臭未干的小鬼頭,我喚你是為老不尊的臭老頭,彼此都是半斤對八兩,不過這也是他們爺孫感情深厚的表達方式。

自打出生以來,張一凡就沒有了父母,從小就沒感受過父母之愛,一直以來都是他爺爺將他含辛茹苦的養大Cheng人,所以爺爺張元山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一個親人了,也是他最敬愛的人,張元山亦是如此,只是這倆爺孫表露情感的方式太過奇特罷了。

“哈哈,小鬼頭還敢嘴硬,想贏過我,再修煉一百年吧!”

張元山一番調樂之后,內心不由感到一陣欣慰,道:“嗯,不錯,你果然沒讓我失望,現在的修為還是后天傷門,【九陽真經】還是固定在一個太陽之內,兩者都沒有違背我的意思選擇突破?!?/p>

武者共分四級,分別是后天武者、先天武者、脫胎褪五凡和圣武化三境,而這四個等級分別又另有小階段。

后天分八門:開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驚門和死門。

先天有九秘:臨、兵、斗、者、皆、數、組、前、行。

脫胎褪五凡:頂輪、受用輪、法身輪、化身輪和筑基輪。

圣武化三境:御境、不死境和化圣境。

正抱著頭喊痛的張一凡一聽到這話就來氣,登時就跳了起來,氣惱道:“臭老頭你還好意思說,我從三歲開始就被硬拉著練武,只用了一年就接連突破進階后天傷門,可就在那之后你就嚴禁我再次突破,說什么要鞏固一下功力,但這一鞏固就鞏固了十四年,而且就連武技你也只教了我【羅漢拳】,【大力金剛腿】,【鐵布衫】,【鐵頭功】,【鐵襠功】,【一葦渡江術】和一門【九陽真經】內功而已,其他的還好說,就連【九陽真經】也要嚴禁我突破到第二層第二陽,硬逼著我在九陽第一陽里整整修煉了十四年,每次我快要突破時都要竭力按捺下來,都快憋死我了!”

啵!

張一凡的話剛說完,張元山朝著他的腦袋瓜子又賞了一個獨門秘技?,痛得張一凡呀呀直叫。

“小鬼頭你懂什么,我這是為你好知道不,你要知道,學武就跟蓋房子一樣,根基越深越厚,房子就越能蓋的更高更穩健,反之,根基不牢,就算你蓋的房子多快多漂亮,也不可能蓋得高而穩健,最后樓塌人亡?!?/p>

張元山徐徐而道:“所以我只教了你這些皮毛,嚴禁你的修為和【九陽真經】的功力有再次突破,目的就是為了讓你以后能爬的更高,走的更遠,這樣一來,以后學更高深絕學也不會留下什么后患了?!?/p>

“還有,你這小鬼頭不說還好,一說我就來氣,你別以為偷偷的練就以為我沒發現了,居然敢瞞著我暗地里偷學了幾門絕學,【大力金剛指】和【般若掌】這兩門武學我倒還可以原諒,雖然也是武林絕學,但不算太精深,但我沒想到你的胃口竟然如此之大,連【金剛獅子吼】都敢偷著練,你知道不知道這可是武林里不可多得的絕世武學???施展開來不僅威力驚人,而且消耗極大,這都不是問題,問題這門絕學和【九陽真經】一樣,乃《少林寺》的不傳之寶,我們《隱龍門》的武學大多都與《少林寺》有極大淵源,若是被他人發現,隨時都會給我們《隱龍門》帶來滅頂之災的!”

“哼,就你理由多,再說了,我們《龍隱門》來來去去也就你和我而已,要滅那還不容易?!?/p>

聽完爺爺的解釋,張一凡小聲嘀咕了一番之后也終于明白爺爺為何要按壓他的修為了,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以后不留下任何后患,看見爺爺如此為他費心著想,張一凡的心田不由流淌過一條暖流,接著道:“那你老實說,我到底還要等到什么時候才可以進階后天杜門,繼續修煉【九陽真經】第二陽???”

“快了?!睆堅接行┓笱艿南右傻?。

“那‘快了’是什么時候?”張一凡心中迫不及待了。

“總之就是快了,小鬼頭你問那么多煩不煩啊?!?/p>

張元山被問得心煩起來,直接又給了張一凡一記獨門秘技,旋即把系在腰間的酒葫蘆拿了起來,自顧自地就是猛灌幾口,顯得豪爽十足。

又被敲了一記響栗的張一凡痛的呀呀直叫,但一聞到濃郁的酒香之后,頓時雙眼冒金光,口水更是疑似銀河落九天,一發不可收拾,搓著兩只手賊嘻嘻的說道:“臭老頭…不,爺爺,我的好爺爺,您能不能也讓您的孫兒嘗一小口,不,半口,就半口而已?!?/p>

看見張一凡一副見酒如若見到美女一般的神情,張元山就一臉哭笑不得,當即又再一次賞了一個響栗上去,可憐的張一凡苦修了十幾年的【鐵頭功】在爺爺的獨門秘技面前,根本就毫無用處,一次又一次的被擊的體無完膚。

“你想都別想,難道你忘了你十歲那年,偷喝了我的百果花釀液,結果發酒瘋,差點沒把我的《隱龍門》給拆了么?那次要不是老頭子我的老骨頭還算硬朗,恐怕早就被你這小鬼頭拆成九節了!”

張元山回想起以八年前這小鬼頭偷喝酒的那一幕,依然心有余悸,那次若不是自己功力深厚,還真沒把握在不傷及他的情況下將其制服,也從那之后,張元山就嚴令禁止張一凡從今以后,沒他的許可不得沾半滴酒物,這讓極為好酒卻毫無半點酒力的張一凡痛苦至極。

“有那么夸張么?”

張一凡自知上次是自己的錯,所以臉容尷尬微紅,只是因其太過好酒,表情有些委屈罷了。

“哼,不給就不給,我才不稀罕呢,我要去喂小金了?!?/p>

張一凡一邊說不稀罕,一邊卻在偷偷瞄著爺爺手上的酒葫蘆直咽口水,然后運起了絕頂輕功【一葦渡江術】,輕飄飄的飛身離去。

“記住,要千萬小心別讓人看見你身上的兩個紋身,也別使用【九陽真經】的武功!”張元山喊著。

“知道啦!”

張一凡回頭大聲回應道,運行【一葦渡江】閃速穿梭于山林間,然后很快就消失在張元山的眼前。

“這臭小鬼的功力真是越來越渾厚了,看來,要想再壓住他的功力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想不到他僅僅用了十四就有如此功力,天翔啊,我記得當年你用了十六年吧!果然不愧是虎父無犬子啊……”

張元山看著張一凡很快就逐漸遠去消失的身影,心中不由一陣感慨,當他轉過身來望向靈臺上的那兩個靈位時,臉容卻是一陣陣的落寞和愧疚……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平码平肖论坛 2分彩客户端下载 美国股票指数道琼斯 河南体彩快赢481快赢481开奖号码 35选7开奖查询 棋牌娱乐 英超赛季什么时候开始 江西多乐彩11选五玩法 富贵棋牌手机版官网 永久不变规律开马公式 安徽快3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