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仙俠 > 仙夢云蘿

更新時間:2019-12-10 11:37:43

仙夢云蘿

仙夢云蘿 蓮沐初光 著

連載中 云蘿曦華

仙夢云蘿小說主角名為云蘿曦華,是作者蓮沐初光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目前正在快看連載。全文講述了"作為一只小仙廚,云蘿的日常就是開心做做菜,偷偷下個凡。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云蘿沒想到,自己這一趟下凡,濕鞋還差點失身!幸得神秘少年相助,匆匆滾回天宮,到天河采珠,卻又偷了上神句芒的幻珠,此后上神天天來找茬。云蘿一聲長嘆:注定無法做一個安靜的小女仙!而此時陰神之力動蕩,天庭妄用小仙廚的性命來抵擋!對錯原來不重要,因果原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張揚跋扈的上神不允許!真愛就是如此任性,他陪她下凡了解一切。這一生,有始有終,有笑有淚。但最幸運的是,有你。"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一章】幾回知君在人間

春雨潤如酥。

正是三月天,日頭起得晚,這個江南小鎮上還鮮有行人,可是八卦消息已經開始撒腿狂奔了。

街邊的店小二一邊拆著板子,一邊和身旁人議論:“白家這是做了什么孽……”

“可不是,白老爺一夜急白了頭?!?/p>

“聽說那白小姐生得仙資麗質,比天上的仙女兒還美上幾分,怎么就得了這個病呢?果真是紅顏薄命嗎?”

比仙女還美上幾分?

云蘿執著一柄粉綢傘經過,恰好就聽到了這句,不覺有些好笑。這些人說得跟真的似的,只怕仙女到了跟前也不認得。

原本想繼續走,可是偏偏有一股香味散進雨水里,幽幽地向她纏過來。循著香味,云蘿走到一戶人家門前,看到上書兩個大字,白府。

朱紅大門闊氣十足,人有錢,就連那兩頭石獅子都威武一些??磥磉@里就是那名生了病的白小姐府上。

本來不想管,但誰讓她嗅到這股不同尋常的香味了呢。

門口正站著一個垂頭喪氣的官家,見著個行人就有氣無力地喊一嗓子:“老爺有令,能治小姐怪病之人,賞錢管夠,賞飯管飽!”

好大的口氣!飯能管飽,但是錢能管夠嗎?還有人會嫌棄錢多?

不多想,云蘿收了傘,上前道:“我能治好你家小姐的病,請引薦吧?!?/p>

管家打量了一下云蘿,只見她一張清艷若桃花的容長臉,一雙美目如浸了冰水的黑曜石,滴溜溜地看進人心里去,忙正了神色回答:“姑娘,不會法術就別多問了。我家老爺說了,治好了小姐的病重重有賞,若是治不好就得割了舌頭趕到外鄉?!?/p>

“我能治好?!?/p>

管家一怔:“可你還沒問我家小姐什么病呢?”

“你家小姐一個月前臥病不起,只嚷著渾身懶。到后來神志不清,連婚事都取消了。吃了多少藥都不見好,白老爺覺得白小姐恐怕是被什么不干凈的東西給魘住了?!?/p>

聞言,管家臉上的肉抖了一抖,表情肅然。

她猜得一絲都不錯。

“姑娘,府上還請了另一名道長。你的法術若是比他強,老爺自然會讓你來診治小姐?!?/p>

云蘿笑著應了。

一路跟著管家到了院子,云蘿看到已經擺好了香爐桌案,案前有一名灰衣神棍正在做法??吹剿?,神棍嗤笑:“哪里來的漂亮姑娘,不去跟情郎相會,也來跟我們搶飯碗?”

云蘿也不惱,半句話也沒有搭理?;乙律窆鬓哿宿坌渥?,大喝一聲:“看好了!”說著,向桌案上的一只桃子指了指,那桃子竟然歪歪扭扭地浮在了半空中。

這個法術叫做,浮生浮世。

管家試探地看向云蘿。云蘿施施然伸出手指勾了勾,再展開手心,那里已經赫然多了一枚桃核。

神棍渾身一震,用隨身帶的利劍剖開桃子,發現里面空空如也,桃核已經不見了。

“這位姑娘取勝!道長,您好走,我使人送你出去?!惫芗蚁铝酥鹂土?。神棍不服氣地嚷嚷:“憑什么!只是一招隔空取物,就比我強了?”

管家只苦笑不多言。神棍終于拉下臉來,哼了一聲便離開了。等到他一走,長廊處忽然有人鼓掌,一名鄉紳模樣的男子步出,喜道:“姑娘,你知道我為什么讓管家選你嗎?”

云蘿料定他就是白老爺,落落大方道:“知道?!?/p>

“那你說說看?!?/p>

云蘿低頭看著手心里的那枚桃核:“你看中我隔空取物的戲法,也就是說,白小姐的病其實是……肚子里有了不該有的東西?!?/p>

管家嚇得恨不得上前捂住她的嘴,見左右沒有婆子來打擾,才跺腳道:“姑娘放仔細些,別知道什么都往外嚷嚷?!?/p>

白老爺也是慘白了一張臉,嘆道:“哎,家門不幸啊……”

在白老爺的敘說下,云蘿才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要說這也奇了,白小姐尚未出閣,平時家教甚嚴,從未與男子有過任何接觸,卻在出閣前夕突然診出了喜脈。白老爺著急上火,趕緊讓郎中配了紅花端給白小姐??蓛赏爰t花灌進去,白小姐的肚子卻更鼓了。

云蘿心里已經有了把握:“白老爺,白小姐的病我有把握了,你領我去看看便是?!?/p>

兩人歡天喜地地將云蘿迎進了白小姐的閨房。云蘿抽了抽鼻子,只覺得那香味更濃郁了。

梨花木床上垂著密密匝匝的紗帳,依稀可見里面躺著一名女子。白老爺看了看云蘿,她立即會意,走上前輕輕掀開簾子。

那果真是如芙蓉花般美麗的女子,卻像被一夕之間抽去了靈氣,肚皮鼓鼓的,人也只懨懨地躺著,垂著眼皮無精打采。

云蘿輕喚:“白小姐?!?/p>

她抬眼看了看云蘿,干枯的嘴唇中擠出一句話:“爹又請來了郎中?呵,不管你給我配什么藥,對我都沒用?!?/p>

云蘿無視她的敵意,兩根指頭按在她的寸口,果然診出了喜脈??砂凑瞻桌蠣斦f的,這身孕才兩個月,那么這肚子也大得太離譜了。

“這孩子天賦異稟,多少碗紅花都打不掉!我勸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趁早逃走吧!不然你知道了白家的秘密,我爹不會放過你的!”白小姐強撐著身子坐起來。

云蘿若有所思地問:“你真的確定,你肚子里有孩子?”

“那還有假?”

云蘿并不多說,往白小姐額頭上一按,她就昏睡了過去。勾了勾手指,幾縷白色霧氣便從她額頭中沁出,最后顯示出影影綽綽的場景。這,便是白小姐整日做的美夢了。

之前散發出誘人香味的,正是這個美夢。

世有傳說,夢貘是一種上古時代的神獸,傳說中,他們以夢為食,吞噬夢境,也可以使夢境重現。云蘿在成仙之前,正是凡間的一只異獸。

當然,他們也有不能食用的夢。含有惡毒恐怖的夢不可食用,隱晦下流的夢不可食用,天機的夢不可食用,否則輕則上吐下瀉,重則萬劫不復。

成仙后一千年,她還記得那首引夢的歌令,可以被夢貘們唱得凄婉或者歡快。那首《如夢小令》是這樣唱的:

樓外飛花入簾。

龕內青煙疏淡。

夢中浮光淺,

總覺詞長箋短。

輕嘆,輕嘆。

裳邊鴛鴦成半。

一曲終了,人們的美夢就會從身體上浮出,夢貘將美夢吞下,得以飽腹。

如今自己已經成為仙人,但還是抵擋不出美夢的誘惑。

云蘿往美夢中看去,果然看到夢中有一名相貌不凡的少年。眼極黑,眉極直,挺拔身軀如同傲骨雪松立于世間,青色披風翻卷如飛鵠,只看一眼便覺得天高云清,再挪不開目光。

原來,白小姐對他是相思成疾。

云蘿心中了然,從房中步出,白老爺連忙迎上來:“姑娘,小女的胎……”他有意無意地盯著她的手,似乎在想那神乎其神的隔空取物。

“白小姐沒有懷孕?!?/p>

白老爺一驚:“既是如此,那為何小腹一天天地大了起來?”

“人之一念,放下便是放下了,放不下便是執念。白小姐愛慕一名男子,但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和他在一起,這情念就成了執念,最后整日幻想為他生兒育女,以至于走火入魔,身體也相應發生變化,甚至能夠診斷出喜脈??善鋵崨]有什么孩子,所以無論喝下多少碗紅花都不頂用?!?/p>

說白了,就是太想要個孩子,結果就假懷孕了。

“可是小女并未踏出閨房,如何有愛慕的男子?”

“花朝節那日,白小姐是不是和侍女出了門,結果路遇一家宅子失火,差點身陷火海?”

白老爺點頭。

那就是了。年輕臉皮薄的大家閨秀,遇到英雄救美的戲碼,就義無反顧地深陷其中,一顆春心就再也收不回來。

明白了女兒的病因,白老爺又喜又怒。喜的是自己女兒并沒有失身,怒的是居然是這種不知羞恥的病因。他忍著怒氣問:“那姑娘可有解決的辦法?”

云蘿眼珠子滴溜溜一轉:“有倒是有,不過過些時候?!?/p>

“只要能讓小女康復,就算是三年也無妨?!?/p>

“三年,用不了那么久?!?/p>

云蘿言罷,便提步進了書房。

白小姐依舊昏睡,喃喃地喊著一個人的名字。云蘿在床沿上坐下,將那個春夢引出,然后運足仙氣對著夢團中的美少年一吹,那少年臉上就長滿了麻子。這種法術叫做改夢,夢貘族可以改掉凡人的夢境。

你不是喜歡俊男嗎?我就讓你的夢中情人變成麻子臉,看你還怎么情有所鐘,??菔癄€。

果然,將那個夢團重新塞回白小姐腦袋里之后,她不再夢囈,而是皺起好看的柳葉眉,睡得極不安穩。

半柱香之后,云蘿才將白小姐晃醒。白小姐看到她,柳眉倒豎:“你怎么還沒走?”

“我剛才又給你診了一回脈,你不曾有孕?!?/p>

“不可能!”白小姐有些癲狂,“信期有兩個月沒來了,肚子也一天天地變大,許多郎中都說是喜脈,怎么就不是?”

“確是不曾有孕,我還騙你不成?”云蘿施施然起了身,“你若是不信,我幫你去找你的情哥哥如何?”

白小姐一怔,似乎是記起了夢中情境,有些猶豫。她明明記得他是個貌美的翩翩公子,為什么自己只能記起一張麻子臉?

“你若是為了個貌似潘安的男子也就罷了,偏偏是個貌丑的男子。白小姐,你可想過,值不值得?”云蘿知道白小姐的心理已經起了變化,連忙諄諄善誘。

白小姐猶豫:“可是……就這樣忘了他,也太顯得我涼薄了?!?/p>

就算是因為癡迷皮相才愛上,也不可能說放下就放下那個人。云蘿了然于心,繼續勸說道:“你不肯對他涼薄,可曾想過對父母涼???因為你病了,白老爺不知道受了多少罪,這些你可想過?”

白小姐頓時面露羞愧?!拔摇?/p>

“快別多想了,等下去跟白老爺請個安,你還是他的好女兒?!痹铺}安慰性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白小姐點頭,對她的敵意已經蕩然無存,繼而對她敞開了心扉。

“我從生下來就活在這園子里,爹管得嚴,我也不知道外頭是什么樣兒的。后來,爹打算讓我嫁給鎮上的寧少爺,可我連他的樣子都沒見過!打心眼里,我偏偏要跟爹對著干。所以花朝節遇著個男子就迷糊了,為了他要死要活的。哎,好姐姐,你說我這是為了什么?!?/p>

云蘿明白,她的相思病已經好了大半,還是夢里那張麻子臉起了作用,于是將她扶下床:“女孩兒家哪有不做夢的?如今夢醒了就罷,快起床梳洗,見你父親去吧!”

領著賞錢從白府走出,云蘿去了鎮子上唯一的碼頭。白府的事算是一個小小的插曲,不耽誤她的要緊差事。

雨水總算是停歇了,連帶著空氣都清新了不少,不少船夫在岸邊解繩解錨,開始準備接應生意。

“船家,去清河山?!?/p>

她跳上一搜小船,徑直走進船艙。站在船頭的船夫高喝一聲:“好嘞!”木槳劃水,泛起一圈圈的漣漪,小船就離了岸。

云蘿歪在船艙里休息,可是鼻子里還是隱隱纏繞著那股香味。她苦笑,白小姐的夢再香再美味,她都不可以吃下去。

夢貘食夢,天經地義??扇羰浅韵铝瞬辉摮缘膲?,那后果就不堪設想。

云蘿記得自己尚未成仙的時候,某天夜里隨大伙一起去覓食。一只小夢貘不懂事,闖進人家十五六歲的小姑娘閨房里,沒頭沒腦地就吞下一個春夢。結果春夢入肚,不亞于凡人食用***。小夢貘渾身滾燙,恨不得立即化為人形去人間婚配。云蘿和另外幾只夢貘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制住了她。

等那只小夢貘回過神來,想起自己的所作所為,又羞憤得尋死覓活。云蘿又是一番折騰,好不容易才勸得她回心轉意。

如此一來,春夢就成了夢貘族的一個禁忌。族長下令,吃夢之前都要將那個夢境打開看一看,確認無事才可以吞下。否則,那個夢再香甜也不可以吃下去。

想起往事,總是有許多往事可以細細說來。只是,當年的夢貘族,如今都怎樣了呢?

云蘿眼角有些濕,索性出了船艙看湖景。這一看不打緊,她暗呼不妙。

只見那船夫立在船頭,手里的槳早就丟開了一邊,可是腳下小船的速度卻絲毫未減。

這世上還有不劃槳,就能走的船?

云蘿心念一動,上前問:“船家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頭戴笠帽,猛然回頭看她,露出兩道銳利的眸光。云蘿忍不住后退,那根本不是風里來雨里去的皮實面相,而是一張清俊少年的臉。他,根本不是什么船夫!

“我是誰,沒必要告訴你?!彼Z氣不善,聲音卻是好聽,如同削金斷玉般清脆。

說話間,云蘿卻已經恍惚記起,他和白小姐夢境中的情哥哥很是想象。當下,她便猶豫地問:“你,莫非是白小姐……”

“我只是救了她而已!誰想到惹出這么多麻煩!”他沒好氣地說。

云蘿笑了笑:“船家,我看你也是個不凡的,應該知道沾染了情愛就會損了道行……要不是我幫你解開白小姐的心結,恐怕你至少得減上一百年的修行呢。這么說來,我也算你半個恩人,你可不要恩將仇報?!?/p>

那人傲然而立:“我不會動你,但你可要多付些船資?!?/p>

云蘿穩了穩心神:“多少?”

“三千兩銀子?!?/p>

她聞言,伸開雙臂轉了個圈,玲瓏的身姿仿佛隨時都能被風吹走:“你看,我像是帶了那么多銀子的人嗎?”

“是銀票?!彼毖?。

“銀票也沒有?!?/p>

那少年彎唇,伸手一勾,手指頭都沒碰到她,卻讓她整個人都失了重心,一頭栽到甲板上。與此同時,一張銀票晃悠悠地從腰中飄了出來,就像長了眼睛,轉眼就到了那少年手中。

“謝了?!鄙倌陮⑹掷锏你y票甩得嘩啦響。

云蘿差點一口血噴了出來。

以為小仙掙點香火錢很容易嗎?忙活了半天,剛從白家得了三千兩銀子,就被這個來路不明的家伙給訛去了!

只是自己是仙,居然被他一個小動作就制服了……難不成,他也是仙人?

“我可有得罪你,為什么你要跟我過不去?”云蘿氣急敗壞地站起來。

少年露齒一笑,冷冽的氣質頓時去了大把:“誰讓你給我畫了一張麻子臉?”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原來他惱火的是這個。云蘿想起自己給他畫得那張麻子臉,有些想笑又極力忍住。

“早知道你會來找我算賬,我就再給你安個豬鼻子?!?/p>

少年冷笑一聲,并不言語。云蘿卻已經覺察到不妙,探出身子臨水一照,頓時勃然大怒!

不知何時,她臉上居然多了一顆媒婆痣!原本清艷的臉上,因為多了這么個玩意,頓時變得滑稽可笑。

云蘿氣得手指都抖了:“你,侮辱上仙,回頭我定要稟告西王母,治你個不敬之罪!”

“你要告就告去,我只是以牙還牙而已。你可別忘了,是你先冒犯我的!”

云蘿心頭一驚,已經明白了他也是位了不得的上仙,便不再言語。只是這人雖然同為仙人,自己卻從未見過他。

“你要怎樣才去掉這顆痣?”云蘿裝作可憐巴巴的樣子問他。

他端起架子,道:“等我高興?!?/p>

云蘿正要發作,那少年已經一指前方:“那就是清河山。你不下船,我可就不停了?!?/p>

云蘿拎起裙子,剛要上岸,忽然記起了什么,回頭警告他道:“我付了船資,你可不許擅自離開?!?/p>

“那是自然?!鄙倌暌皇謸沃栄?,一手將銀票晃了晃。云蘿狠狠剜了他一眼,才上了岸。

清河山是地仙的聚集地。云蘿剛飛上山頂,就發覺天仙下凡,賞賜仙酒的消息,早就傳遍了整個清河山。

不多時,山上的地仙都出來迎接了。有空空道人、龍山道人、孢子精、狐貍怪、鯉魚精……呼啦啦地跪了一地,看得她眼花繚亂。

龍山道人滿臉堆笑地道:“仙女下凡,我等有失遠迎,還望贖罪?!?/p>

云蘿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臉,幸好她機靈,摘朵花將那顆媒婆痣給去掉,否則這會兒就出洋相了。

“無妨,你們起來說話?!痹铺}隨手從袖中取出一只錦袋,口往下一抖索,一股仙氣便飄逸而出。旁邊的空地上出現了桌案、糕點和酒水等物。糕點是集合了日月精華所制,香氣撲鼻,幾位地仙差點流了哈喇子。

“你們地仙平日為人間太平也做了不少貢獻,西王母特意派我來賞賜你們一場春日宴?!?/p>

地仙們紛紛謝恩。

云蘿這才松了口氣。其實她這趟來,當然不是為了御賜仙品,而是有其他的目的。

這世界上最尊貴的仙,自然是住在天宮里的。地仙雖然道行高深,卻只能待在人間,要受那顛沛流離之苦。但如果地仙們的仙骨很正,修為也很純,那么地仙就有資格升上天庭,位列仙班。

因為云蘿成仙之前有識夢的能力,所以西王母就將識別仙骨這份差事交給她了。畢竟人心隔肚皮,地仙里面很容易出壞胚。索性灌醉了看看他們平時的夢,就可以判斷這個人有沒有壞心眼了。

這個目的當然不能告訴這些地仙們。否則,他們為了能升上天宮,一個個地卯足了勁來巴結她,反而要壞事。

思及此,云蘿舒展了一下廣袖:“你們不必拘束,都落座吧,春日宴本來就是要高高興興的?!?/p>

地仙們謝過,紛紛落座。

“啟稟仙女,我有一事要稟告?!笨湛盏廊送蝗粡淖腊负笃鹕?。

云蘿道:“有事稟來?!?/p>

空空道人忿忿然瞪了一眼龍山道人,才咬牙切齒地對她道:“龍山道人最近收了一名爐鼎!”

龍山道人一驚,忙起身道:“仙女明鑒,我是收了一名爐鼎,但一沒傷及爐鼎的性命,二是她是自愿的!”

云蘿聞言,淡淡一笑。

所謂爐鼎,就是用于男女雙修,以提升男修的功力的一種方法。仙人講究的是一個清靜無為,她偷白老爺的春宮冊子都不害臊,又怎么會為了爐鼎一事而責罰龍山道人呢?

“爐鼎這件事我雖然聽不上去,但如果是為了修為,也未嘗不可?!痹铺}浮在半空,懶洋洋地道。

空空道人攥緊了拳頭,目呲牙裂地高聲喊:“可是……那爐鼎長得很像仙女您!這是對上仙的大不敬?!?/p>

云蘿只覺血液呼啦一聲沖上頭頂。

長得像她?

這是當她是什么人了!居然還有地仙敢意淫仙女!

龍山道人見她臉色大變,忙跪下解釋:“仙女明鑒,空空道人血口噴人!我那爐鼎是有幾分像仙子,但當初……是那女修主動找我,愿意做我的爐鼎的!并不是我有意侮辱仙子?!?/p>

云蘿還是動了怒。這幫地仙腸子彎彎繞,壞心思不比凡人少,這一次都算計到她頭上了??扇绻痔幚睚埳降廊?,那差事可就要泡湯了。

“罷了!難免有相似的臉面,料你龍山道人也不敢造次!”云蘿威儀十足地道,“我見這附近山清水秀,想要清修一番,你們自行方便,不用跟著了?!?/p>

說完,她便冷著臉,駕云離開。

清河山上栽滿了紫竹林,竹葉綠得能滴出水來。云蘿挑了一棵半人粗的竹子,倚靠著看湖景。遠遠地,那一葉扁舟還停在山腳下,掌舵的少年閑的無聊,正在湖上踩水玩,身形矯健利索如蛟龍。

“不知道這是哪位仙尊?!痹铺}凝眉回憶了一遍,還是心頭茫然。

紫竹林里風聲颯然,如同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撥動絲竹。云繞霧纏之中,她能夠聽到不遠處的春日宴,有人雅興起,高唱“綠酒一杯歌一遍”。不過一盞茶功夫,那些聲音便漸漸低落下去,接著是一片靜謐。

沒有地仙能夠抵擋得了醉仙酒。

云蘿起身,重新飛回到方才的山頂空地上,就看見諸位地仙已經躺在地上睡得橫七豎八。酒量最好的龍山道人,靠在山石上打起了盹,兩撇小胡子十分喜感地被吹起落下。老老實實的白狐精,此刻正枕著自己的大尾巴睡得正香。

而其他地仙更是不用說,早就神游太虛了。

云蘿走到龍山道人身邊,伸手在他額頭上摸了一摸,旋即搖頭道:“仙骨不正,而且平日酗酒虧了不少根基,不行?!?/p>

一句話,就判定了龍山道人永遠只能是個地仙,無法飛升天界。

她走到白狐精身旁,使勁將尾巴抽出來,放在手里摸了摸,自言自語地道:“仙骨很正,可惜修行懶散,還得過上五百年才行?!?/p>

“修為懶散,也比仙骨不正要好得多?!彼终f道,心疼地看了看玉盤中被龍山道人吃得只剩碎末的綠寇糕,搖頭嘆息:“可惜了西王母御賜的春日宴,竟便宜了這般蠢物?!?/p>

最后,云蘿選了幾個修為不錯的地仙,開始引夢。三個夢團徐徐升起,分別是空空道人,鯉魚精和貔貅獸的美夢。

只要她將三個地仙的夢境察看一番,沒有違清修的事情,這次的差事就能了結。

可是偏偏是,她餓了。

白小姐的春夢委實香甜,勾起了她肚子里的饞蟲。作為一只夢貘,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人間的美夢,那種滋味真是銷魂蝕骨。

其實,云蘿腰間的荷包里就裝著一個美夢。

那個夢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可她就是不忍心吃它。因為,那是心上人留給她的最后一件東西了。

云蘿回頭看了一眼四周,紫竹林在身后迎風搖曳,空無一人。如果吃掉這幾個美夢,委實是無人發覺的。

她小心地將將鯉魚精的夢境吞下,頓時覺得一股清涼水霧迎面撲來,猶如海面浩淼生虛煙,有凌風駕云之妙。

在吃掉夢團的同時,也能看到夢中的情景。她來了興致,將貔貅獸的夢境也吞了下去。這個夢團是金黃色的,帶著璀璨的光點,剛一入口就嗅到一股牡丹馥郁的香氣。夢境中的畫卷在腦海中徐徐打開,竟是一派高堂富貴,花繁葉茂的景象。

接著,她又將空空道人的夢境也吞了下去。因為這是空空道人是凡人修仙,所以夢境以人間場景居多。吞下夢境之后,她試著睜開眼睛,果然看到自己置身于一處幽靜竹篁中,眼前是一處木屋。

這場景應該是空空道人的居所。

若是要探知空空道人的修為,最好進入這個木屋,看看他平時愛讀什么書,都煉成了什么丹藥。這般想著,她便試著走進木屋。

只見屋子里大多數是藏書,窗邊放置著一張書案,上面攤著一本書。清風從窗縫中飛過,將那本書翻得嘩啦作響。

她走上前去,將那本書拿起來。本以為那應是煉丹秘籍,沒想到只看了一眼就頓時面紅耳赤!

那竟然是一本春宮圖!

不好,這是一個春夢!

就在這眨眼的瞬間,一股熱流從小腹涌上。云蘿忙作仙法,將神思從夢境中抽離出去。然而為時已晚,就算如此,她依然感到渾身發熱,口干舌燥。

眼前枝葉繚亂,景象混亂,她都全然不顧,只想著找一處清涼之地。踉踉蹌蹌飛下山,她一頭撲進水中,被沁涼入骨的湖水一激,才覺得那股燥熱退了不少。

此次她私自吞夢,回到天庭一定會被懲罰??删退闶潜涣P下凡間,云蘿也不怕。她怕的是,這股燥熱會讓她想起一人。

水中有荷花亭亭玉立,鵝黃花蕊在荷瓣間若隱若現。不知道仙界的荷花是否也和這人間的一樣,蓮心最苦。

云蘿扶著荷花粗大的根莖,浮在水面上微微喘氣。河水清亮,映出她嬌美的容顏和眉目間的輕愁。那逶迤拖在背后的長發,油油地蕩在水中,猶如一匹上好的玄色綢緞。

這樣的美麗容顏,已經寂寞了幾百年了。

她正在黯然傷神,忽然聽到岸上傳來一聲輕笑。

這一聲輕笑猶如驚天霹靂,嚇得她忙躲在荷葉后面。她這才記起湖邊上還??恐凰易约汗蛠淼男〈???墒欠叛弁?,那小船哪里還有蹤影?

“這可奇了,莫非……他已經走了?”云蘿想起那少年玩性大,說不定甩手走人也是可能的。她不敢久留,一邊嘀咕著一邊向后退去,接著后背便抵上了一個堅硬的東西。

身后有人!

云蘿渾身汗毛直立,掐了一個遁地決就向水中扎去。然而身后那人動作竟然飛快,她只覺腰間一麻,鋪天蓋地的池水便涌過來,嗆得她劇烈地咳嗽起來。

春夢最后一波效力襲來,她只覺兩眼一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煦缰?,嘴唇上一暖,一股仙力源源不斷地注入她的體內。

那股力量沁入心脾,浸入四肢百骸,熨燙得身體沒有一處不妥帖。云蘿的神智漸漸蘇醒了一些,只聽到有人在耳邊輕聲笑道:“幫你劃船,還幫你解了這情毒。你說,三千兩銀子值不值?”

“唔……”

她想開口辯解,可是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上方有一個模糊的人影,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正在被他擁吻。

就在這一瞬間,風云乍起,天地變色,剛才還是旭日暖陽,此刻竟然日落西山,天完全黑了下來。

她一時情急去推那少年,拼盡了全部力量也沒能如愿,氣得在心里將他從頭到腳罵了個遍。

終于,他放開了她,腔調懶散:“別這么蹬著我,你吃了春夢,如果我不把足夠的仙力渡給你,你的經脈就亂了?!?/p>

云蘿又羞又氣,想要反駁那人??墒巧褡R這種東西,越是想要集中越是渙散,最后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她就徹底暈了過去。

昏迷前,她最后一個念頭是,她真是最最窩囊的仙女。

云蘿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家普通客棧的客房里。床上垂著棉紗帳子,被風吹得一晃一動。房內擺放著桌椅和茶壺,并無異樣。

她咬牙下床,灌了自己整整一壺茶水才恢復了精神。夢貘不可隨意吃夢,比如這春夢就是不能吃的,因為吃掉春夢會讓夢貘走火入魔,最后化為一道幽魂。今日之事極為兇險,如果沒有那少年渡給自己的仙力,恐怕后果不堪設想。

走下木質樓梯,店小二巴巴地迎了上來:“吆,姑娘您醒啦?”

云蘿看外頭天色已大亮,便問:“是誰把我送來的?”

“一個年輕公子,這么高,面皮兒生得極俊。他說你偶感風寒,想要在這里住上兩天。今兒早上他說出去抓藥,還沒回來呢!要不,您上去等等,我給端點包子上去?”

“不用了,我這就走?!?/p>

店小二有些猶豫,云蘿甩給他幾個碎銀子,他便喜笑顏開地接了。

“姑娘您好走,回頭再來?!?/p>

云蘿走了兩步,忽然回頭問:“小二,你這鎮上可有什么比較靈驗的廟?我想去拜拜?!?/p>

“吆,這你可問對人了,咱這小鎮最有名的就是龍王廟,據說龍三太子還顯過靈呢!這方圓百里啊,香客不斷呢!”

云蘿有些發怔,想起那少年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惶惶然有些失望。猶記得那日,他俯身輕吻,牢牢地鉗住她的掙扎。頭頂上是星漢萬里,華彩滿空,耳邊是清涼池水,水聲冷然。

這附近的龍王她是見過的,并不是那少年。這么看來,他必定是龍三太子了。

不知怎地,她竟有幾分期望那少年也是天宮的仙。說不定,偶爾還能打個照面。

地仙無詔不得進入天宮。如果他是龍子,那么恐怕過上千年也再難見面了。

云蘿怏怏地向店小二道別,一路出了客棧。算算時辰差不多,她拐進一條偏僻的巷子,念了個御天咒便升入云霄。

大仙女早已在南天門等候,見她前來,便笑瞇瞇地迎上去:“仙子辛苦了?!?/p>

云蘿屈膝一禮:“有勞大仙女等候了?!?/p>

“仙子此次去清河山,可有什么收獲?”

云蘿心虛,定了下心神才將鯉魚精和貔貅獸的修為描述了一遍。當然,她下意識地隱瞞了空空道人的春夢一事,只說他不堪大任。

“仙子辛苦了,我就去稟告母后?!贝笙膳巳?,又道,“你回去仙廚宮之后,稍作休息就去星河采些珍珠吧,曦華公主要用的?!?/p>

“是?!?/p>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平码平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