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武俠 > 阮郎歸

更新時間:2020-03-30 17:17:11

阮郎歸

阮郎歸 懿真 著

連載中 衛言心陸乘風

阮郎歸小說主角名為衛言心陸乘風,由懿真最新為大家著作,正在奇熱聯盟火熱連載中。初出山林的少女,沉默寡言的少年,溫柔如水的佳人,把酒言歡的知己,江湖歷險,仗劍天涯。

精彩章節試讀:

古往今來,江湖之事,似乎總是和朝廷不大相關的,你們幾百個武林高手,被朝廷幾十萬大軍一圍,也發揮不出什么作用來,朝廷有這張大牌在手,對于江湖之事,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這么個環境下,也就有了無數向往鮮衣怒馬,長劍在手,美人在懷的少年,比如此刻那位坐在路邊茶館,腰佩長劍的十八九歲毛頭小子。

坐在路邊衣衫襤褸的小乞丐衛言心砸吧砸吧嘴,一邊對路對面的少年評頭論足,挑挑揀揀,諸如此類。不為別的,這少年腰里這把寶劍,乃是“蛟分承影,燕落忘歸”的承影劍,殷天子三劍之一,相傳此劍鑄造于周朝,至今仍吹發即斷!

雖然難免有夸大成分吧,可就從這評價來看,足夠排當世十大名劍之內了。

“嘖嘖嘖,怎么都是出來闖蕩,這小子就這么好命?!”等等,衛言心暫停腹誹,定睛一看,原來這位公子哥被人盯上了啊,看他身后那個眼神亂飄,卻始終圍繞在他身上的目光猥瑣的男人,嘖嘖,真是傻啊,有點眼色的江湖人士看到那把劍都得避一避好嗎?這小毛賊膽子可真大,這位公子看著是像大大咧咧,初出茅廬,人傻易騙,可是這小毛賊也太不會察言觀色了吧。

衛言心翻了個白眼,她決定,還是在這小毛賊出手的時候幫這位公子一把。

終于,在罪惡的雙手將要伸向這位公子的錢袋的時候,衛言心身影閃動,快速來到少年身后,一把抓住小毛賊的手,然后施展了一個小擒拿手,這小毛賊的手就被反剪在后,動彈不得。

衛言心看著這個毛賊一臉痛苦,說道:“誒,看你很久了,就你這點身手,回家練幾年再來吧,可別讓大爺我再看見你,滾!”說完一腳把他踹了出去,看著還敢回頭的毛賊說了句:“還不快滾!”??匆娝荒橌@慌,落花流水,不禁心情大好。

這時聽見身后這位小哥道:“多謝公子?!?/p>

衛言心這才轉過身來,“不謝不謝,在下叫花一個,不算什么公子,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咱們就此別過”說罷,拱拱雙手,抬腳便走。

“若公子執意要走,也未必不可,可是在下在這里居住多日,發現這城里的毛賊都是拉幫結派,息息相關的,一個被欺負,大家也會一起上,在下錢袋里只有一些很少的碎錢幣,不值什么,方才在下也知道被人盯上,只是不愿多惹是非,倒是不介意他把錢偷去,公子方才這一下拔刀相助,恐怕就已經被記恨在心,還是不要獨行的好?!?/p>

衛言心腳下一個踉蹌,“媽的,老子收回‘人傻好騙’這一句!”

眉如劍鋒,眼含星辰的公子淡然一笑,“在下謝峰,有幸結識公子,幸甚至哉”。衛言心翻了個白眼,我可不幸。

“這幾日泉城高手云集,沒想到公子衣衫襤褸,卻有如此身手啊,移形換影的身法倒是極快”謝峰眉眼低垂,親自給衛言心把酒斟滿,雖然此人心思深沉,可就算對待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也仍舊客客氣氣,倒是讓衛言心挑不出毛病來,伸手拿過細白瓷的酒杯一飲而盡。

“呵呵,過獎過獎...”

“說了這么多,還不知道公子的名字呢?!?/p>

“在下姓衛,單名一個言,無字?!薄霸瓉硎切l兄啊,方才還是要多謝衛兄出手相助”衛言心眼角直抽抽,一個謝字反反復復說了這么多遍,你無聊不無聊啊。

兩人推杯換盞,言談間聽到左邊酒桌上幾人高談闊論.衛言心側耳聽著,原來是在談論這幾日泉城的一件大事,只聽一人說道,“若所這幾日泉城高手云集,都是因為一件事,這銷聲匿跡多年的龍淵寶劍橫空出世,按說這樣一把寶劍,該是有實力的人拿到才對,誰知這次卻不是讓江湖四大世家得了,而是讓一個中不溜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一個王家獨獨占去。

傳說這龍淵寶劍天下無雙,足有撼動半個武林之力,當世十大名劍,是要排在榜首的!

這江湖四大世家,北梁,南楚,東獨孤,西慕容,包括這么多的大大小小,什么南海劍神,西山老怪,多少人覬覦著呢,這王家得了寶劍的消息一經傳出,多少人齊聚泉城,有的是想瞧瞧寶劍什么樣子,有的可就不只是瞧瞧那么簡單的了!”

衛言心冷眼瞧著,自不言語,謝峰卻把臉湊過來,說道:“小兄弟來到這里,又身手不凡恐怕也是為了此事吧,怎么,小兄弟你有何高見?”

衛言心輕笑道:“且不說這寶劍之事是真是假,這王家得了這么一把不知道是不是龍淵的劍,就敢讓消息在外面這樣瘋傳,不怕引來殺身之禍嗎?況且這把劍傳言有撼動半個武林之力,也是因為上一個擁有它的主人衛不平本身便是武林上使劍的高手,衛不平一戰成名,打敗上一任劍仙后功成身退,在四十年前銷聲匿跡,龍淵寶劍也不知所蹤,才會這樣叫人遐想,其實寶劍固然是把利器,可威力如何,還是要看使劍的人,當今武林,恐怕沒有誰再能讓這把寶劍發揮出如此威力了吧?”

“衛兄所言甚是,衛劍仙至今也該有六七十歲了吧,卻不知身在何處,當真叫后輩們難以望其項背,咦,衛兄恰好也姓衛,不知是否見過老劍仙???”

衛言心腦海里閃過一張笑呵呵的布滿皺紋的老臉,“不不不,我怎么會見過老劍仙呢?謝兄真是開玩笑啊”。

吃罷酒飯,謝峰問道:“衛兄似乎在泉城并無棲身之所,不如和我一起,既可避禍,又能有吃有住,如何呀?”

衛言心呵呵一笑,“再好不過,再好不過?!眱扇穗S即折向城東,越發往富庶之人聚集之地走去,衛言心一路上悄聲打量著周圍房舍,只見高樓廣廈,鱗次櫛比,雕梁畫棟,目不暇接,心中暗暗咂舌,世風日下,世風日下啊,我們家那小竹舍才多大,值幾個銀錢?

這里的房子卻這樣富麗堂皇,舉國上下多少像我這樣的窮人可憐兮兮的,這些富商大賈卻如此奢靡,唉......臭老頭當年怎么沒多敲幾筆錢呢?

走在身邊的謝峰忽然腳步一停,原來卻已經到了,抬頭一看,朱紅大門上掛著一匾,上面兩個金色大字,“王府”。

衛言心心里一驚,“媽的,你這是把我往死里坑??!”衛言心心里的吶喊還沒結束,轉身剛要走,謝峰已敲響大門,立刻有人迎了出來,謝峰一把抓住衛言心的衣袖,順利地把想要逃走的衛言心扯回,“衛兄,請”。

靠,老子跟你應該無冤無仇吧,你這個死謝峰,死瘋子!可是無論她眼神多么怨毒,就像在眼睛里寫了一首古往今來最好的怨婦詩似的,謝峰依舊輕描淡寫把她帶進了虎口狼窩。

進門先是一個大大的石屏風,畫著五福臨門,招財進寶之類有吉祥寓意的畫,這卻讓衛言心心里疑惑,自古習武的人家里,所有裝飾打扮講究簡潔威嚴,可是這王府卻不像如此,繞過石屏,一路所見擺設,雕刻,看著都像是個富商大賈家里一樣,完全不像習武之人,衛言心暗暗疑惑,卻也打定主意在這里一探究竟。

方至正廳,就見一個中年男子迎了出來,想必便是王府之主王定安了,衛言心更加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謝峰究竟是何身份?竟然可以讓這王定安親自出迎?

正疑惑間,卻聽謝峰道:“王前輩好,今日晚生帶好友前來叨擾,還望前輩多多擔待”王定安心中疑惑,不明白這位大人物為何自稱晚輩,但好歹是個打拼多年有眼色的人,當下扶起謝峰,“謝賢侄客氣了,來來來,坐坐坐”,當下兩相見禮,按下不提。

卻說這日,來到王府已是兩天,衛言心正打算今晚一探究竟,看看那龍淵寶劍到底在哪里放著,卻聽見門外一陣喧鬧,心中奇怪,難道是又有什么貴客來了?

理理身上的衣袍,昨天那一身乞丐裝也換了,王府的人拿來幾身新衣,穿上之后無不合身,這王府倒像是極會待客的。衛言心把門打開,隨著眾人往正廳走去。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1章
  • 第2章
  • 第3章
  • 第4章
  • 第5章
  • 第6章
  • 第7章
  • 第8章
  • 第9章 陸乘風
  • 第10章
  • 第11章
  • 第12章
  • 第13章
  • 第14章
  • 第15章
  • 第16章
  • 第17章
  • 第18章
  • 第19章
  • 第20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文學

回復阮郎歸或者回復書號4682 閱讀全文

×
平码平肖论坛 香港二肖二码期期中特 精准三肖提前公开 掌上温州麻将下载安装 涨鑫宝配资 排列5中3个号算中奖 黑龙江22选5 福建22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欢乐捕鱼单机破解版 十一运夺金开奖号码 百家乐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