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武俠 > 客不歸

更新時間:2020-03-29 13:01:23

客不歸

客不歸 意空流 著

連載中 吳世鳩柳晨生

《客不歸》男女主角為吳世鳩柳晨生,是意空流創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武俠小說,正在落初火熱連載中。全書主要講述江湖恩怨,江湖了。踏遍武林,何處覓知音。且看柳晨生如何提劍殺人紅塵中,脫身白刃里。

精彩章節試讀:

鵝毛雪飄悠蓋上一層,渝河平如曉鏡。兩畔洋槐枝葉光零,分外蕭索。

街道行人稀少,昔日那座燈火闌珊,喧鬧通天的石拱長橋,如今瞧著形只影單。

平安街商鋪閉門打烊,唯有鐵匠鋪門戶開敞,里內行頭滾燙。外頭些許個孩童依偎墻角,隔墻取暖。

小女孩身形單薄,衣服也不厚實,縮在墻角哆嗦。缺角瓷碗牢握手中,小臉撲紅。她也不出聲,來回揉搓小手,呼著哈氣。顯然,這是一位“??汀?。

“這個飄雪季,不知要凍殺幾多人?!蹦贻p人過路,望著小女孩興嘆道。她身子偏晃,顯然蹲坐氣力都沒了。一頭栽入雪地。

年輕人取下佩劍,徑直走向孩童,解開身上還算暖和的大襖,將孩童包裹。而后起身提起佩劍,抱著她往醫館行去。

醫館內爐火旺盛,老郎中喚來伙計熬姜湯,那妮子嘴唇蒼白,體溫似炭火,卻死死拉住大襖。

“柳晨生,得虧你及時,不然這妮子便凍死街頭了?!崩侠芍形惯^煎服藥草,轉身說道。

年輕人未搭話,走至醫德崇尚的牌匾下,倚靠門坊前。

雪停片刻,寒風猛刮,便又冷上幾分,方才初冬罷,若入深冬,乃至融雪時分,許多孤寡貧寒怕是熬不過。

“銀裝素裹,一片蒼茫,這些個才人士子吟詩作對,無非是溫有好酒,披有貂裘,景落入眼中自然美極……”年輕人絮絮叨叨,下文吞咽在肚子,未曾吐出。

老郎中待到妮子險情好轉,便尋年輕人嘮叨,恰巧聽到他吞吞吐吐。老人拂須道,“簡團練文采斐然,望天地感慨萬千,老夫嘆服?!?/p>

年輕人側身鞠一躬,而后笑道,“林老莫要打趣小子,小子區區一介武夫,斗大字不識,何來文采一說。何況這并非小子原文,借故友之談,見笑了?!?/p>

一老一小寒暄半晌,見小妮子未有蘇醒跡象。林老郎中扯過年輕人,兩人坐于門檻上。

“這妮子命苦,落地是個好門庭,奈何錯生性別,府令盼天盼地禱告男兒身,夫人卻誕下女兒,這便被府令逐出門庭?!?,林老郎中四季里難得空閑,一坐下,家常話連綿不絕。

年輕人回身望一眼小妮子,沒有回話面容平靜,愈發沉默。

老郎中見怪不怪,繼而談道,“妮子的娘親活生生氣到上吊,撇下孩子,不顧其生死?!?/p>

館內伙計端來溫好的花間酒,給一老一小各斟一杯。林老郎中猛灌一口,突然神情憤懣道,“要我老林講,虎毒尚不食子,枕邊人,親骨肉,兩者皆拋。狠,當真是狠?!?/p>

年輕人抿嘴道,“林郎中,今日此舉怕是會給貴館招來橫禍,待妮子稍好轉,我二人立即離開,必不會落人口舌?!?/p>

老郎中聞言,即刻跳腳起來,怒聲道,“這話不厚道,怎的?你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子尚不懼縣令府,老頭我就怕了?你心安在肚子里,老頭我雖未有圣人慈悲濟世之心,可這人間常情,是非黑白拎得清?!?/p>

年輕人終歸是年輕,見到老郎中這副跳腳拼命的模樣,隨即笑道,“林郎中醫德高尚,小子佩服?!?/p>

林老頭笑罵道,“得,少溜須拍馬,老林我不吃這一套?!?,這一老一小笑得開懷,酒意上頭,自然藏不住話,二人交談,也不再客套。

黃昏,鵝毛大雪鋪天搶地,年輕人抱著半醒的小妮子,辭謝林氏醫館好客的老頭。

小妮子在年輕人懷中有些忐忑,不時眨巴著眼打量他。顯然,這妮子懂些“察言觀色”。

氣氛有些凝固,二人都不出聲。待到過石拱橋時,小妮子試圖掙脫,小聲對年輕人說道,“叔叔,小琳能自己走的?!?/p>

聞言,年輕人俯身放下小妮子,低頭念道,“待會跟緊我,別走丟了?!?/p>

小琳很乖巧的點頭,年輕人走一步,她便跟一步,不敢怠慢半步。

越往下行去,市井街坊越發繁華,途徑渝河鎮最是恢宏的路段。映入眼簾的縣令府便首當其沖。一張一合兩扇銅門,門前擱置兩座威武不凡的怒目石獅。

雇傭平頭百姓掃瓦除地,飛雪連天也未能在其門庭上添置一絲積雪。官家人果然“非同凡響”。

倒是看門的衙役竟去醉夢樓討喝花酒了。

年輕人牽著小琳穿街走巷,走至一處大黃柳樹垂枝及地的宅邸前。宅邸高懸“精武”二字牌匾。其內傳來大小不一的喝聲,此起彼伏。

越過門檻,里面大院空曠,設有眾多木樁小人。一群赤膊大漢滿臉通紅打練木樁,見年輕人越門而來皆是止住手上動作,躬身抱拳齊聲喊道,“柳團練好?!?/p>

年輕人點頭示意,領著小琳朝側房去。陌生面孔頗多,小妮子顯得怯生生。

“柳晨生,兔崽子,瞎跑胡鬧飽了,還曉得回精武館?”側房內有人扯著嗓大罵,隨即怒沖沖推門而出。

小妮子不知所措,竟把頭鉆進年輕人懷里。來人是個不修邊幅的老漢,一身不合襯的衣衫,兩顆門牙不知所蹤,破口大罵時嘴漏風。

老漢手提柳樹條制的教鞭,揚手欲揮。瞥見小琳時,老漢嘴也閉攏,眼也生花,硬生生從滿臉褶子上擠出笑容,手中的柳樹條早已不知蹤影。

柳晨生見這副笑容可掬,“惺惺作態”的嘴臉當即笑罵道,“杜老頭不厚道?!?/p>

杜老頭也不怒,未理睬柳晨生,輕呼呼將小琳抱入房中?!澳葑?,折騰一天,餓了吧,爺爺這就弄飯去?!倍爬项^這刻待她如親生。

灶臺許久未生過火,以往冷冷清清沒個樣,如今倒是有些許煙火氣。

杜老頭手藝可稱尚佳,菜品口感頗為不賴。難得開葷,老頭坐在小琳一側,幫其夾菜添飯。柳晨生這倒成了“外人”。

食完飯后,小妮子困倦,早早入了夢鄉。

夜已至深,杜老頭披上襖子,秉一盞燭火。將未困的柳晨生拉扯出門外,兩人輕聲細語。

走至大黃柳樹下,杜老頭方才開口,“兔崽子,你可知妮子來頭?”

“不知?!绷可鸬?,“這妮子怪可憐,見她熬不過寒冷,才將其領回家中,怎的?老頭方才不是喜歡的緊?!?/p>

“休要欺瞞我,你這是明知故犯,人莫要活糊涂咯?!倍爬项^壓低音調。

見柳晨生未搭話理睬,杜老頭無奈道,“妮子乃是當代縣令之女,是眾目睽睽下的棄女,你如今將其帶回,等同于惹禍上身。

遙記你當年撿的棄嬰,張員外的。怎的?而后讓人家雇人掐死,投尸入井。

員外就敢如此,何況渝河鎮的青天老爺,有頭有臉的人物尚要看他臉色行事,你區區二十人的刀劍團練,怎可與之匹敵?”

杜老頭講累了,幾十年也未有此刻多話。

他挪腳,起身進屋。

“這世道重男不重女,我知?!绷可_口道。

杜老頭身形一頓,未出聲,進門而去。他低聲嘀咕道,“重男不重女,人命比狗賤吶”

這夜的風雪,將二人灌了滿頭。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重男不重女,人命比狗賤
  • 第二章、朱門酒肉臭,人也臭
  • 第三章、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 第四章、青樓借干凈
  • 第五章、漣水看漣水
  • 第六章、不入流笑二流
  • 第七章、報應不請自來
  • 第八章、響馬無馬
  • 第九章、一劍一江湖
  • 第十章、客不歸
  • 第十一章、殺頭換酒
  • 第十二章、君笑君不知
  • 第十三章、且聽風吟
  • 第十四章、酒不醉人人自醉
  • 第十五章、孔雀東南飛
  • 第十六章、手有長纓
  • 第十七章、夜黑風高
  • 第十八章、有趣無趣
  • 第十九章、不抵酒錢
  • 第二十章、皮囊丑心亦丑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平码平肖论坛 微信捕鱼群 全民捕鱼季您话费下载 熊猫棋牌游戏平台 众彩网山西体彩11选5 20选5中奖 互联网赚钱月收入万 幸运赛车小游戏在线 快乐彩票12选5走势图 南宁麻将手机下载 股票软件下载手机版